Follow

中共干部 “封控”期间强暴女童 

中共干部为非作歹 “封控”期间强暴女童

撰稿:Peter-Chen

9月13日,据中共国网友网上发帖,江西鹰潭贵溪市天禄镇流桥村,村党支部书记刘亮宗在9月10日中秋节当天,将一名12岁女童强奸。贴中提到,女童被强奸后一身是血回到家中,经其家中亲人询问后得知被强奸。据网上披露,强奸幼女的中共官员已52岁,不仅是村支书,还是当地村集体企业,贵溪流桥力富建筑劳务公司法人代表,同时也是贵溪市人大代表。

有趣的是,案发前的9月5日,人大代表刘亮宗还被当地政府机关进行专题报道,在这篇《人大战“疫”|人大代表抗“疫”进行时(二十)》报道中,刘亮宗被形容“每天在村组卡口代班值守……以实际行动践行人大代表初心使命”,更有趣的是,案发后这篇报道,被立即删除。不知道中共宣传的“每天在村组卡口代班值守”的村支书,如何忙里偷闲“分身”去把女童给强奸的。而去年年底的一篇报道中,刘亮宗所在村竟然是“平安建设”典范,接受并陪同当地市委领导调研,市委领导对刘宗亮领导的村平安建设充分肯定。被肯定的“平安建设”典范村,负责人竟然在不久后把幼女强奸了。

而更让人气愤的是,女童父母此时竟然正被隔离在方舱,得知消息后父母欲回家看望女儿,却被公安阻止。中共推行疫情“封城隔离”以来,造成无数悲剧,包括大庆市孕妇隔离无法就医造成难产、老人就医不被放行被迫下跪、长时间封闭郁跳楼、甚至四川发生地震都禁止出门等,层出不穷。中共为维持独裁统治,通过舆论引导、管控等手段,将中国人变成待宰羔羊、成为世界的笑话。相信未来还会有更多悲剧发生,但中共这个靠谎言和暴行维持统治的政党,最终会露馅并被消灭。

@Cayce5s 当年“红黄蓝幼儿园”性侵幼童事件,我记得其特殊一点是:这家幼儿园还算一家较有档次的幼儿园,其幼儿家长应该在社会阶层中至少在中等以上,那么,这“安全感”就对应中等了么?
这是一个整体性溃烂的过程,悄无声息地发生,偶尔轰轰烈烈展现,可惜的是,社会学者何清涟女士很诚恳却悲观的学术观点是:中共极权是“溃而不崩”——我真希望她的结论是错的。
在这悲且惧中,目睹这弥漫于所有阶层的随机惨剧,谁能说自己有足够保障、安全和尊严呢?人们说这些元素综合在一起的时候,用的词是“体面”。
我不是体面人,他也不是体面人,而那走火入魔、草木皆兵的当今圣上也不是。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Qoto Mastodon

QOTO: Question Others to Teach Ourselves
An inclusive, Academic Freedom, instance
All cultures welcome.
Hate speech and harassment strictly forbid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