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耿耿于怀,那些只言片语,我可能及其厌恶自己犯蠢而被坏人利用的时刻,看到真相的时刻我的小心脏还是承受不住要往大脑里打激素。

我的郁闷根本不值得,但jw告诉我这是好事,年轻的时候遇到过,起码不会在中年再吃亏,也说不准。

你不知道谁在某一刻他的过去会爆发在你身上,目前的状态是已经几乎放弃了深度交往新的朋友。

我好久没有深度平静过了,除了在阿姆斯特丹那个礼拜,包括在那因为抽叶子被房东赶出来的那天也一样

睡眠才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最抑郁的日子里也很少一夜到天亮不睡,全靠睡觉清洗大脑和记忆。睡眠比我的故乡还像我的故乡。

去年在网上遇到一个人,好像是澳大利亚,还是哪儿的记不得了。
当时是为了想锻炼英语口语, 想找一个母语人跟我对话。 Skype上面谈了一阵子,发现此人甚是有安全感,告诉我他正在和几个朋友创业,电话里人还在途中去募集资金,甚至还给我看了几页ppt。一来二去知道我也是做设计还热情邀请我一起探讨。

可惜下次再聊就没有回应了,估计是自己都觉的说多了,留下我一人尴尬。

我挺懊恼的,但完全理解。现在谁还一小时11块给你打母语电话粥。但我也搞明白,成人世界里没事跑来找人聊天还是相当自大的行为,特别如果你是对聊天质量有追求的人,总会无意会暴露信息,如果这个人你信不过,那还是趁早算了。

今天从起床问道一些刺鼻的猫shit味到吃早餐,都算比较fresh了,完全可以接受。吃完早餐开始,开始想起以前交往过的混蛋和蠢货。虽然早就断联了,但想起来还是胸闷。

总结一下,几乎,应该说是全部,都是厌女属性的人,也是我最后的底线。

明白了这一点,就可以轻装上阵了哈。我会越来越爱女。

谢谢那谁,连名字我都不敢提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这样断联,但我觉得这样对我们都好。

你是我的亲人,和我真正有血缘的亲人一样

谢谢小赵,对不起,我挺喜欢你的

一直想记录想法 目前我连豆瓣都不是很信任 偶然知道了这个地方 发现隐私做得不错 决定写一些鸡毛蒜皮。

在本子里写日记也没有用。我从小学起到高中就有各式各样的日记本,有的没有写满过。大学以后,日记就很少写了,这里写一点那里写一点,写不满,也不连续。没有意义。

这一年过得比较痛苦,其中个人原因比较多。有时候我很想回到通过憎恶自己来逼得产出的状态,因为现在的生活和个人水准远不配去和生活和解。是吗,我问自己。

由此我想到了小马,我真的很对不起他。

想找到一个连体婴一起体验生命是不可能的。自我的消失,已经带给了我身体上可感到的痛楚。也给他人带来了痛苦。

我主动放弃,也伤害了曾经的朋友,因为没有发展出很好的自我,可能有一部分,曾经被一些朋友关系紧紧地黏住了,遏制住了发展,我感到厌恶和憎恨,由于憎恨我也走上了新的道路。

但我高兴地太早,高估了自己,竟然想去拾回曾经的朋友,但大家早都变了。这种无力感该怎么描述,好像一开始我们就互相误会了,一直到今天,你被一些事物蒙蔽了,我被生活和缺失的自我牵制了。不如早些断联。但真正让我痛苦的是什么呢,强行分开后的争论,完全说明了我们双方都不会为彼此改变,两个自我不完善的成年人在一起,完全就是浪费时间的假性亲密。

昨天躺在那里,想到妈妈可能有一天不在世上,忍不住掉了眼泪。我又说了同样一番话,我说小马,你永远不知道我的痛苦。

小马问,你怎么知道,如果我的态度还是如此哪怕我知道你的痛苦呢。

我知道原因没那么复杂,他只是没被中国式家长pua过。

我偶尔也会想起断联的父亲,夜晚三点他一个人坐在赌场,抽着廉价烟,妻离子散。他妈妈也活不久了,那时候他会改变吗。

那时候我会改变吗。

po 第一天
只在这里分析生活了 也谈不上分享 自说自话吧

Qoto Mastodon

QOTO: Question Others to Teach Ourselves. A STEM-oriented instance.

An inclusive free speech instance.
All cultures and opinions welcome.
Explicit hate speech and harassment strictly forbidden.
We federate with all servers: we don't block any serv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