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ore

2:30pm LIVE︱港擬實施電話卡實名登記 商經局保安局見記者交代公眾諮詢
https://bit.ly/3crDc9r

#蘋果日報

Show thread

很简单。指纹需要硬件固件支持,而面部识别不需要,且数据掌握在商业公司自己手中。尤其这两年,瘟疫时期以安全之名,滥权横行。

git 里的很多语言也很有意思,比如 git 本身的意思就很 mean(图一),因为创始人 Linus Torvalds 认为自己就是一个 git [1].
还有 git commit,如果 commit 了什么不太好的东西,就可以叫 committed a crime(图二)。想知道是谁 committed the crime, 可以使用 git blame.
除此之外,我还特别喜欢 cherry-pick 这个名字,听起来很美,而且和 git 里的 branch 对应。
顺便分享一个德语里 git 的翻译 [2]. 从表格第二列的 aktueller Gebrauch 可以看出来英语融入德语多么拿来主义,参见我的相关嘟文 [3]。这些英文词使用起来仿佛都是可以不带感情地直接当专业术语用,但是如果认真翻译成德语突然就超级好笑,git = Depp, gitlab = Deppenlabor, git blame = Deppenbeschuldigung, pull request = Ziehbegehren, fork = gabeln, 特别生动形象,完全没法正常使用的那种,Beispiele 每一句都笑死人了,虽然不知道好笑在哪里,明明翻译得那么好。
[1] git.wiki.kernel.org/index.php/
[2] github.com/danielauener/git-au
[3] rhabarberbarbara.bar/@unagi/10

不光Arch啊

多个 Linux 发行版考虑移除 Chromium 软件包 solidot.org/story?sid=66710

我为什么要重置关注关系 

重置关注关系不难,tootctl accounts reset-relationships 管理命令行一行命令的事,效果也很简单就是清除掉所有关注者与被关注者。
重置关注关系这个想法,并非今天突发其想,而是早已有之,大概是之前想写自己所感受到长毛象的变化一嘟时便有了一点这些想法,但嘟文没有写成,重置关注关系的想法却不断成长。
重置关注关系的一大诱因是关注的人太多了,现在关注的人已经上千了,虽然划分了20多个列表,但绝对数量在这里摆着,外加最近工作繁忙,状态也不太好,纷纷而来的嘟文难免有一点让人眼花缭狂心发慌。虽然可以开小号,但因为是主号,总是要上的,以上的问题早晚还是要面对的。
如果只是关注的人太多,只需要清除正在关注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将关注者也一并清除。下面则主要说是一为什么我要将关注者也一并清除掉。

在上面提及的还未出生便胎死腹中的嘟文主要的想法大概便是影响力吧。
现在的长毛象,与我来到时的长毛象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就我自己的感觉大概就是影响力吧。
我来的时候,虽然并不是最早的一批用户,但当时人还是比较少的,当时在群友的安利下,在猫娘实例注册了一个帐号,猫娘实例虽然注册的人数挺多的,但活跃的人并不多(现在也是),然后基本上就是自话自说,偶尔有一两个人来互动一下。后来到草莓县注册了一个小号,但主要的目的也只是为了看版聊。再后来,有一天猫娘实例挂了挻长时间的,受此触动,外加手上有DO的服务器,又有域名,于是就在上面按照官方的文档搭建了自己的实例。
总的来说,大家总体上都还是比较偏向于自话自说的,有人走上来,那就交流几句。具体来描述一下,大概就是一个乡下的小酒馆,大部分人自己点酒自己喝;还有一些人掏出自己发现有趣的东西正展示给人看,有的展示台周围人多,有的展示台周围人少,多的人发现人这么多人都感兴趣,高兴地说着什么,而没有什么人的展示台,嘟主则盘腿打坐,自己也乐的清闲;而酒馆中央,一些人聚在一起在讨论什么,边吃着瓜子,边喝着小酒,听到有意思的话题便上去插上几句。
至于微博客那些博主所追求的流量,追求的影响力,在这里根本看不到。具体而言,就是不会有人试图主动去影响别人,或者主动散发自己的想法、观点。就像上面所说,长毛象就是一个乡间的小酒馆,大家虽然并不相识,但也可以算是朋友了,你会试图向朋友传教,向朋友灌输什么观念吗?

但是近期,大概就是最近几波移民过后,我好像感觉到长毛象的氛围变了,最大的不同,大概是对影响力的追求吧。追求自己的想法能够传播开来,追求自己可以影响周围的人,也为自己的关注者众多而自豪。对于这样的变化,我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但对于本来比较自闭的我而言,好像有一点不太适应。最让我感觉不适的大概就是那上千的关注者。
我承认,我也曾为自己有上千的关注者而小小骄傲过一番,虽然并非主动,但我也曾试图利用这四位数的关注者来传播自己的影响力。但这并没有什么用,虽然当时带来了一些注动,但很快就只留下一些空虚。
而且更加糟糕的是,上千的关注者总给我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想说什么话,想写什么东西总是有一点不自然,不自在。
也或多或少理解了人设这种东西,所谓人设就是众人脑补的具现化,人设最初可能来自于你自己的某一个方面,但人设这东西一但形成,便有了自己的生命,是以目光与妄想为食的奇特生物。而你不知不觉之间,反倒变成人设的附属品了,虚实互换,察觉时自己已成目光的牵线木偶。
清除掉关注者大概便是为了让自己从目光中离开,舍弃掉这份让我不适的影响力吧。

人之患在好为人师,被一大堆人看着,难免就有一些自我膨胀,难免就想指点别人。而且自己挺蠢的,被人盯着,想说几句蠢话都挺困难的。

虽然已经决定,但突然做出这么大的举动,难免让大家感到意外。所以特别写下此嘟文说明一下。

Show thread

QQ扫描用户浏览器数据小结 

影响范围:
QQ Windows 9.0.4 (发布于2018/06/15)之后的版本
TIM Windows 3.1.0 (发布于2020/07/29)之后的版本

具体行为:
- 登录10分钟之后,读取浏览器浏览历史
- 读取 %LocalAppData% 目录下所有基于Chromium的浏览器历史记录;
- 读取IE历史(FindFirstUrlCacheEntryW)
- 对读取到的url进行md5,并在本地进行比较
- md5匹配的情况下,上传相应分组ID(主要为电商、股票等关键词)

事件进展:
- 目前,QQ 9.4.2 (发布于2021/01/17 20:32)移除了相应代码,暂停了侵害行为
- 目前,TIM 3.3.0 (发布于2021/01/17 21:39)移除了相应代码,暂停了侵害行为

source: v2ex.com/t/745030
#QQ扫描用户浏览器数据事件 #隐私与安全

此条可转载 需要严格截去所有头像及ID信息 ⚠️注意是截去不是打码

爬去火绒论坛获得了浏览器的防护规则 一共三条 分别保护的是chrome(chrome系通用) 新edge 和火狐
来源:bbs.huorong.cn/thread-79335-1-

1. 下载链接给出的json文件
2. 安装火绒 以5.0版本为例 打开自定义防护步骤 并导入规则
3. 火绒弹出提醒的时候看一下是什么程序在发起 浏览器和代理一类以及系统程序(explorer.exe等)需要放行 针对性阻止QQ等腾讯系就好

规则下载(7天有效):we.tl/t-8LJdFRDSE3

landiannews.com/archives/84009

ban 掉 QQ 和 Tim 自动读取浏览器访问历史的火绒自定义规则,大家自行取用。

《海盗湾联合创始人称 Parler 的无能令人无语》 海盗湾联合创始人 Peter Sunde Kolmisoppi 对于如何维持一个受争议服务的运营有很多经验。他指出,海盗湾是世界上审查次数最多的网站,它由一群孩子创建,由一群有着酒精、毒品和金钱问题的人运营,在被围剿了近二十年后仍能维持。保守派平台 Parlor 和 gab 有着充裕的资金,但却缺乏技能或理念,这真令人无语。Parler 在被亚马逊 AWS 终止托管服务之后未能找到新的托管商,因此只能下线。它的资金主要来自于亿万富翁 Robert Mercer 和他的女儿 Rebekah。Kolmisoppi 称,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海盗湾的敌人包括美国政府、欧洲和俄罗斯政府,相比之下 Parlor 和 gab 的支持者包括了美国总统,此外俄罗斯可能也支持。最近几年,他创办了一个注重隐私的域名注册服务 Njalla,他也被问道是否愿意托管 Parler。Kolmisoppi 表示断然拒绝,称他们支持人权,其中包括不被极端右翼杀死的权利。 | solidot.org/story?sid=66660

比较常用的云盘和开放资源:
Dropbox(墙)- 云盘+文件中转,可共享
Google Drive(墙)- 云盘+文件中转,可共享
WeTransfer(墙)- 文件中转,2G以内文件传送,有时限
百度云 - 中国境外用户会被限速,需要升级超级会员,内容会被审查,但是是目前最方便的一个海内外中转云盘(如果有别的平台请推荐)

开放素材:
Unsplash(墙)
Flickr(墙)- 部分CreativeCommon图像
一些美术馆官网的Public Domain Artwork (比如大都会)

免费字体:
Google Fonts - 中文常用Noto sans系列,英文常用的有Open sans, Roboto, Playfair
Adobe的typekit - Adobe订阅用户可以使用部分字体和素材

想到别的再补充...

2013 年 1 月 11 日,Aaron Swartz 在自己的公寓自殺身亡。

他是 RSS 共同制定人之一;他重寫了 reddit 網站;他希望網路和資訊是平等和自由的,卻因為政府的不實指控而含冤屈死。

@citizen001

翻譯成英文
官方宣傳詞感覺簡直不能再強

“German programmers caring for your privacy and freedom of information

Chinese cyber-refugees escaping from government censorship

Transatlantic alt-right banned by Twitter

Japanese illustrators drawing ecchi lolis with big tits

All of them come to Mastodon"

Mastodon,
the past and future of social media.

希望保護隱私和信息自由的德國程序員
不堪中國政府審查的簡中互聯網難民
被Twitter封號的歐洲美國極右勢力
畫大胸蘿莉色圖的日本二次元畫家

她們都來到了長毛象。

其实说真的,Parler的安全性和即刻、酷安、天涯等这类小厂社区产品一个等级,只不过是政治意识形态让它被爆发的更快了些

⬇️我明白了,毛象就是以太世界的北美十三州。

最近一两年,你有见过什么令人兴奋的产品吗?领域、形态不限。

“言论自由”与“封号自由” 

有人说,推特等社交媒体封停特朗普帐号限制了言论自由。
对此,有人回应,言论自由,宪法第一修正案是针对政府而言的,推特是私人公司不受此限制。
这一回应当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当前法律的确如此。但这是否合理,是否应当做出改变?有待众人讨论。

本文想换一个角度思想这个问题,推特是否应当享有“封号自由”,即在其自订的管理规则框架下随意封杀推特用户帐号的权力。
注意此处使用“封号自由”一词,只是为了调侃。封禁用户帐号这一行为影响他人更甚于影响自己,“封号自由”其实是一种权力而不是一种自由。

虽然上面我对“封号自由”的定义是在其自订的管理规则框架下随意封杀推特用户帐号的权力。但我觉得,前面那个“在其自订的管理规则框架下”的定语完全可以去掉。
我认识的不少网友的推特帐号都被无缘无故的封停了,例如最新受害者 @ov [1],正常的使用,什么特别的事也没干,然后就突然违反 Twitter Rules 被封了。
再往前想一想,Pawoo的诞生,sinblr.com的出现一大原因便是推特大规模封号。
推特封特朗普号好歹还给出一篇分析[2],条一条二的说明为什么要封停特朗普帐号,理由是什么,证据是什么。但对于普通用户,可没有这个待遇,就是一句违反规则,什么证据都没有,辩解的机会更是没有,然后就封号了。当然你可以申诉解封,但想成功解封几乎不可能。

回到核心问题:推特是否应当享有“封号自由”?

如同我之前在博文[3]中所说,各个互联网公司虐待用户的根源是不对等的权力结构,是凌驾于用户之上的不受控权力。权力导致腐败,凌驾于用户之上庞大的不受控权力必然会被滥用。

权责对称,即通俗讲的权力越大责任越大。不知各位是否认同?
为什么要限制政府权力,归根结底就是政府享有的暴力优势带给了政府对个人与企业的巨大的权力,这权力太过于巨大,如果利用这权力进行做恶,个人与私人企业根本无力抗衡。

现在,Facebook、Twitter、Amanzon 这些互联网巨头们,海量的用户数带给了他们相对用户巨大的权力,而且这个权力还是基本上不受限制的,其结果我们现在都知道了。
他们这些对用户的权力,难道就因为他们是私人企业这一句话,就将所有责任,所有限制都豁免了?这合理吗?

[1] social.outv.im/objects/a2e18c5
[2] blog.twitter.com/en_us/topics/
[3] blog.bgme.me/posts/mastodon-an

Show thread
Show more

進捗はどうですか❓'s choices:

Qoto Mastodon

QOTO: Question Others to Teach Ourselves. A STEM-oriented instance.

An inclusive free speech instance.
All cultures and opinions welcome.
Explicit hate speech and harassment strictly forbidden.
We federate with all servers: we don't block any serv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