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ore

有时候我挺心疼我老板的,毕竟在名额这么紧张的情况下招了我这么一个干啥啥不行的菜鸡

真的很想从现在的生活中消失死去,变成谁都不认识的人

师姐给我交代了一个任务,本来该尽快弄出来的,结果总是能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然后一直没有解决。后来去找了专业的老师,一下子就解决了,但是老师解决问题的方法我也想到了也试过了,虽然不应该推脱,但是就是卖家没有卖给我合格的产品才让我一直没能完成这个任务。当然也是我菜,不过想到因为不合格的东西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还是很难受。

三年前那场大火,无声无息,却烧遍了整个北京

遇到一个不靠谱的卖家真是能把问题放大2528348284198倍

下午傻不愣登地买了一杯茶喝,估计今晚别想睡了

操操操操操,妈的聊天记录没关结果小老板过来问课题的时候看到了操操操操操操,真好在跟基友说想早点死妈的操操操操操

等把手头上的事情都做完再去死是不可能的,因为永远都等不到,活着永远都有做不完的事,活着就是最大的做不完的事情

人他妈为什么就没有一键关机这个功能

我他妈不是学计算机的,结果这一阵子一直在搞计算机,死了算了真的,死了算了

说句实话,我连作为人类的归属感都没有,就更不要说其他所谓的小团体的归属感了

今天特别冷,下午还在外面吹了一下午冷风,现在感觉自己浑身发热,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说真的有时候能感觉到自己非常地冷漠没有人情味,那些表面能感觉到的温暖都是我对周围人行为观察后的复刻。简单的情景我已经可以轻松地应付,但是一旦环境和人际关系开始变得复杂, 我只能重新去观察别人的做法, 再试着去应用到自己的身上。这样便不得不暴露出我冷漠的本质,在人声鼎沸的生活中中像是一个异世界的怪胎。

别人:祝你不得好死
我:谢谢

把多邻国下回来了(。)好好学俄语还有法语(。)

喝酒怕的是什么,我不知道别人怕什么,我最怕从头到尾我一直都清醒。不喝酒的时候,精神被装进玻璃瓶里慢慢消解,喝多也只不过是把肉体装进空酒瓶里,精神在外面凌迟。不论怎么样,我似乎灵肉从来没有合一过,除非是经历痛苦——精神的、肉体的——痛到让我恳求生活直接打昏我。

肉体疼,精神也疼,能不能来个人打昏我

一个小时前醒了,酒也醒了,混沌了一会儿发现浑身酸痛而且口喝难耐。下床喝了水,但是身体上的痛还在,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但是即使是喝多也改变不了我还是很想死这件事

Show more
Qoto Mastodon

QOTO: Question Others to Teach Ourselves. A STEM-oriented instance.

An inclusive free speech instance.
All cultures and opinions welcome.
Explicit hate speech and harassment strictly forbidden.
We federate with all servers: we don't block any serv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