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马其顿的亚历山大》 

『其他人被吓坏了,全部鸦雀无声。接着国王以其在危机中一贯的沉着冷静径直回到台上,开始发表一场尖酸而鄙夷的演讲,逐一列举马其顿军队从他父亲腓力那里获得的福利和恩泽。他说,最初在腓力的时候,你们只是“一群穷得响叮当的流浪汉”,穿着羊皮衣,连保卫自己的边界的本事都没有。而当他去世时,他们已是爱琴海最伟大国家的主人。“但是,”亚历山大接着说,“跟我给你们的相比,这些未免相形见绌。”——随后他又把他的成就一一列举了出来。他严厉斥责士兵们的不忠和怯懦。然后高潮来了,他大声喊道:“你们都想离开我,那就走吧!别让我再见到你们!”说完他便转身回到自己的住所,而全军上下一个个都目瞪口呆得说不出话来,他们像绵羊一样在那里站了好久,完全不知所措。
和之前遇到类似情况一样,亚历山大把自己关起来,不跟外人接触,就这样一直等着。就像他的英雄兼楷模阿基琉斯,无与伦比又不可或缺的亚历山大,他只要不出现便是对战友们最严厉的惩罚。成群结队的老兵们非常无助地站在他的御帐外头。他拒绝接见他们。这一回他的心理冲击策略运用得无比成功。到了第三天,他传出消息说他正参照旧有的马其顿精锐部队,用“继承人”组建新的波斯部队,包括一支波斯皇家骑兵分队和侍友骑兵,还有一支波斯翊卫队。同时,他召集伊朗的军功勋贵,任命他们担任先前由马其顿人把持的所有旅级指挥官。这些高官还按照阿契美尼德王朝的习惯被称为国王的“亲戚”,他们有资格与国王进行友谊性的亲吻。
当军队得知这些事情时,他们的反抗立即土崩瓦解:这种冷酷的情感敲诈彻底击溃他们的心理防线。他们全都冲到亚历山大的御帐前,一边哭喊着乞求让他们进去,一边自责为没用的忘恩负义之徒,可以对他们进行任何处罚,但不要让蛮族人篡夺他们的位置。他们表示愿意交出煽动抗命者和“那些带头与国王作对的人”。他们绝不会散去,除非亚历山大答应他们:这是一种相反意义上的静坐罢工。既然已经把他们的情绪操纵到了悔过的程度,亚历山大便重新出现,准备展现他的慷慨大度。看到这些饱经战争创伤的老兵都快把眼睛哭瞎了,他自己也忍不住落泪——可能是因为彻底解脱了。』

……您未免也太能蛊人了

此桥段实在过于经典,我会反复阅读至少五次的(?)

Show thread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Qoto Mastodon

QOTO: Question Others to Teach Ourselves. A STEM-oriented instance.

An inclusive free speech instance.
All cultures and opinions welcome.
Explicit hate speech and harassment strictly forbidden.
We federate with all servers: we don't block any serv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