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誰是解放人類真正的敵人?
昨天中午的時候無意間瞥見走廊裡一個廢棄的食品箱。品牌名裡面帶個“舞”字,字比較大,很顯眼。由於現在很多時候,我會觀察自己的意識。所以,我意識到我對這個“舞”感覺不妙,因為我想到跳舞。於是我又深究我為什麼不喜歡舞。我起初想,可能是我不擅長肢體動作,也很不喜歡跳舞,而且小時候活潑好動一點就會被我媽罵的緣故。但我的思維又很快跳到「三國演義」裡曹操攻江東之前那場歌舞助興的表演。遂不免覺得,除了少部分真正熱愛舞蹈的人,大部分的舞蹈行為似乎都是用來服務男性,滿足男性的某種需求的。尤其是舞蹈當中各種扭動身軀的肢體動作,是我天生反感的。這樣想的時候,又想,倒也沒見過別人有過這樣的想法,莫非只有我一個人有這種感受?當時想發條廣播說下,但是因為要趕著去外面幹活,想著晚上回來再說不遲。
然而真是無巧不成書。晚上收拾完準備休息的時候,照例刷了下豆瓣。意外的是,竟然剛好就有個網友談到了這個事:沒有早一天,也沒有晚一天。原文我今天早上起來,已經不見了。只能看到因為這句話引發的被刷屏的各種言論以及截圖。黑塊部分就是原文。由於下午的時候剛好有那樣的感想,所以就對此話題評論了下。一方面表達了下午對舞蹈的感想,另一方面也表達了對於作者把鋼琴也列上這點的不認同。因為在我看來,音樂是一項能夠深入的內心和靈魂的東西。它本來的功用不是表演給他人看,而是表達自己的內心世界。作者回覆說:經過思考決定的興趣與沒有經過思考、盲目的學習不是一個概念(請原諒我找不著也不記得原話了,只能根據當時所理解的意義按照自己的表達習慣複述一下)。我覺得這也沒什麼問題,然後就睡覺了。

[图片在这个平台无法正常在这里显示,被移到文末。]
然後早上就看到了上面這一幕。我的第一感受就是,這純粹是由誤解所導致的不必要的對立和敵意。因為雙方說的其實根本就不是一回事。爭了半天,都是自說自話,雞同鴨講。我想,如果雙方不是通過文字而是通過意識來了解彼此想要表達的意義,我敢說,他們不會有任何的矛盾和對立。
之所以會出現這麼大的分歧和對立。我想,一方面,原作者在表達的時候確實在某些地方不夠嚴謹(比說100%),我覺得這就太絕對了。雖然說我們這個社會的大部分人都是被男權思想毒害污染的無意識作惡者,但誰又敢說所有的人,所有的父母都是如此呢?如果我有個女兒,如果她有這方面的天分或者有這方面的興趣,那麼我有條件的話是會送她去學習的。這顯然跟作者所說的往娼妓培養沒有任何關係。但這些不是重點。因為如果我對作者平時一貫的立場和態度和價值觀有所了解,我會了解她要表達的意思其實是:很多被男權思想洗腦的人在無意識當中做著一些損害自己女兒的事。我想作者對於這種現象,是持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態度的,而不是向上面那位網友理解的想要詆毀抹黑她的父母。
而另一方面,網絡上這種碎片化、快餐式的交流模式,使得很多人都沒有耐心和時間去了解原作者在說這些話的時候的語境,從而相對準確地理解作者想要表達的意思。但這也不是重點,重點是,這位網友在表達觀點時的態度(我沒在原廣播下看到),但是看到了上面轉發評論。我想如果僅僅是意見不同,客觀表達出來,原作者應該也不會拉黑她。我想這位網友應該是在覺得自己的父母被污衊,產生了許多憤怒情緒之後,順口就說了一些不遜之辭吧。畢竟要壓制憤怒,克制情緒,保持理性是很艱難的。畢竟忍字頭上一把刀。
還有一個原因,我的猜測(不一定對),就是原作者在表達自己的觀點時預期受眾其實是平時對男權意識形態已經有很多了解的人,所以他認為自己不需要講得那麼精確,完備,大家會很容易理解。而網絡這種發散的傳播方式,使得作者的這句話散播到了對這個領域完全陌生或者幾乎沒有什麼了解的人群那裡,那衝擊和矛盾也就再所難免了。我認為語言只有結合語境才是完整的。最簡單的“你不是一個人”,同樣一句話,不同語境,就有截然不同的意思。類似還有,同樣的話,不同的人說,意味也截然不同。
很顯然,原作者在講男權思想對普通人的毒害,而以網友葉眉為代表的網友講的卻是講藝術的價值以及父母對自己的愛。說風馬牛不相及一點也不為過吧。二者唯一的關聯在於,提到了大家所共知的某個領域。但是,就因為這,我竟然被這個話題所刷屏了。而且雙方都是滿滿的火藥味,就仿佛對方是自己的仇敵,各種難聽的話,從彼此的嘴裡冒出來。以前我也會和人爭論,所以我理解他們的心情。那種“你這種蠢貨怎麼就是不明白或者那個人真的是智商有問題又或那個人就是壞”的感受會一直縈繞在雙方的心頭,這種感受和念頭,會讓人失去耐心,失去平和之氣,失去溝通的意愿。於是本來一點小小的分歧最終淪落為相互的謾罵與爭鬥。我為此感到遺憾。這些人,於我都是陌生人,而我對每個陌生人都是心懷善意的,只要對方沒有對我表現出赤裸裸的敵意。所以,我並不希望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我覺得,如果他們能真正理解對方的意思,他們就不會為此那麼生氣,更不會以對方為敵,要把寶貴的時候花費在這些無謂的爭執上。
我覺得自己算是比較幸運的人。因為在我剛剛上網的時候。網絡上的戾气沒有這麼重。那時候,沒有智能手機。人們都是在電腦上上網,而且大部分在網上討論社會問題的人,都是有足夠的時間去閱讀長幅文章的人。那時候,沒有微博,沒有這種碎片化閱讀。我也遇到過很多觀點不同的人,那時候彼此的討論回覆可以延續很多頁面。雖然也有那種喜歡謾罵的人,但是真的很少。大部分人還是願意認真表達自己的觀點,闡述彼此的分歧的,求同存異並不是一句空話。但是這種情況,在智能手機和微博微信的流行(幾乎是同步的)以後,幾乎不可見了。
我還記得2013的有一天我問自己:為什麼我以前那麼有耐心和網絡上的陌生人就一個問題爭論半天。而現在,我卻一點耐心都沒有了?是我變了嗎?我記得我後來見到那些上來惡語相向的人,不願說半句話,也不想作任何解釋,只想拉黑了事。就我個人而言,我完全願意聽到不同的觀點和意見,但是如果對方的話語裡充滿了惡意,就不是我所能接受的了。網絡之中,越來越多的人,見到不同的觀點,不是闡述自己對這個問題的看法,而是上來就罵別人傻X,當然還有其它各種人身攻擊。我不能不說,這是網民素質嚴重下降的一個標誌。這種暴戾之气如今傳遍網絡乃至現實的角角落落。
我清楚地記得自己第一次聽到有人用“傻X”罵人時的震驚。我當時心想:天吶。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粗魯的人,而且還是名女性,我覺得這種不好東西更多存在於男性身上。我沒有想到,這種話後來會成為新的國罵,更不會想到這樣的詞彙有天也會從自己的口中脫口而出。環境、語言對人的影響真的時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因為你在不知不覺中就成為那樣一個你自己曾經討厭的人。我還記得小時候,一開始我是不知道世界上有罵人這回事的。我不知道是因為沒有聽周圍的人說過髒話還是什麼別的原因。總之我不會罵人,直到有天,和我表妹在奶奶家屋後玩的時候,她吐出了一句臟話。我當時也是驚訝的,但是自那以後,我卻也漸漸學會了罵人,說髒話。甚至到後來大人們開始說我好罵人,我當時覺得很委屈。
言歸正傳。我最不願意看到的是,本來並不是敵人的人有天忽然因為某種分歧和誤解而成了彼此的仇敵。因為,我知道,彼此都不是對方真正的敵人。一個從男權思想規訓裡解脫出來、覺醒的人,他的敵人並不是還沒有完全從中解脫覺醒的人,而是繼續居心叵測地給每個剛來到這個世界的人灌輸這套觀念的人。在全世界都是男權意識形態的大環境下,幾乎每一個人從小都是喝著男權的毒奶長大的。我作為一個醒來的人,我希望更多的人醒來,但是我不敢因此覺得自己比他們高明。我只能說自己比較幸運:能夠比他們更早脫離這個監獄和泥坑。如果有人願意從裡面出來,我願意助他一臂之力。如果他們不願意,那麼我就只是看著他們,我不會仇恨他們。雖然這些被男權思想所洗腦和毒害的人,這些還沒有覺醒的人,會常常把我當成仇敵來仇恨,甚至當作失敗者來嘲笑,雖然在我情緒上頭的時候,也會毫不留情地嘲笑他們的愚蠢與可憐。但是當我恢復覺知的時候,我會同情他們。因為我知道,他們只是中了毒的病人,是受害者。如果他們從小喝的不是這些毒奶,如果他們接受正常的、真正關於生命的教育,那麼他們的人生本來可以比現在要好一萬倍。
孔子說:春秋責備賢者。我不能說自己是賢者,但是我可以說,自己是相對於那些沒有意識到男權思想毒害的人,更為清醒的人。所以在很多時候,如果我和那些原本毫無瓜葛的陌生人在這個問題上產生了分歧與衝突,我不願意去責備他們,只要他們不是刻意的裝睡。如果覺醒的人視真正的敵人而不見,而把受害者當作自己的敵人,對他們施以各種惡毒的謾罵,那我們只會在這個深淵裡越陷越深。我時常用兩句話提醒自己:“不要在你的智慧中夹杂着傲慢。不要使你的谦虚心缺乏智慧。” “当你劝告别人时,若不顾及别人的自尊心,那么再好的言语都没有用的。”“请你用慈悲心和温和的,把你的不满与委屈说出来,别人就容易接受。”我知道,這很難,就像讓現在的我一直保持清醒和覺知,不受外境的影響,做到如如不動一樣難。但是,我想,如果我間或能記起這一點,總比我自己從來意識不到這點要好。
我覺得結婚的不比不結婚的高貴,也不認為不結婚的比結婚的高貴。結不結婚從來都不是決定和衡量一個人高低貴賤的標準。我不希望異性戀認為同性戀是變態,也同樣不希望同性戀嘲罵異性戀是白癡。孤阴不长,独阳不生。異性戀天經地義,只要宇宙還沒有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這與男權的洗腦無關,因為顯然其它動物並沒有被男權意識形態洗腦。人類再強大,都是天地的產物。在男權社會下,我當然不建議普通女性結婚。但是我也支持那些有自己主見,思想清明的人和喜歡的異性結合。至於那些把婚姻當作生意來做的商人們,我更是沒有意見,只要他們自己樂意,又不禍害別人。這個世界應該是一個人性的、自然的、多樣的、共生共存的世界,而不是一個機械化的、刻意的、千篇一律的、相互仇視的世界。
天地萬物都是我們的老師。當我們覺得自己的內心世界不和諧、不安寧的時候,不如去看看大自然。不要讓仇恨和一己之私一己之利蒙蔽了我們作為人類所具有的智慧。但願我能一直保持清醒和覺知:我是生命,是意識和覺知本身,而非我的思想,我的看法以及我在人們眼中所扮演的角色。每一個沒有從心智監獄中解脫的人都是無助的病人。病態,不受控制的思維不僅在消耗地球上每一個尚未開悟的人的生命,同時,也在悄無聲息地毒害和破壞這個地球。大部分的當下時刻,亦即生命,都被白白地浪費掉了。因為在大部分的當下時刻,思維都掌控著人的生命,而思維最擅長的就是評判,評判產生是非,是非產生對立,對立產生矛盾與分裂,最終造成各種問題,無論是內在的還是外在的。我要一直提醒自己:没有一个人是我的亲人,我唯一的亲人就是我内在的觉性;没有一个人是我的敌人,我唯一的敌人就是我内在的无明烦恼!(米拉日巴尊者)
寫到這裡。我才想到我的文章標題,覺得自己離題有點遠了。其實我想說的是,對於現階段(男權社會)的人類來說,人類社會最大的敵人是男權思想,是締造這種思想傳播這種思想的某些組織和幫兇。但是,人類進入一個有良知的、公平公正的社會之後,是不是就可以建立起人間天堂了呢?答案是否定的。只要人類不從心智監獄當中走出來,意識到生命的本體和本質,就永遠不會有徹底的解放和自由。人類的心智會製造親的對立,新的問題,新的矛盾,人類的痛苦永無止境。但是人類走向真正覺醒的前提,是有良知。我絕對不會相信一個沒有良知的人,能夠脫離外相,而走向實相。而意識到男權思想對於人類的危害,是普通人性和良知覺醒的第一步。如果一個人能夠連人類之間的最嚴重、最巨大的不公都可以視而不見,又怎麼能指望他能夠看到別的不合天道、違背良知的事情呢?其實作為人類,我一直很慚愧,因為生而為人,我並未能擔當起作為一個人類對地球其它生命的責任。幾千甚至幾萬年以來,人類都與萬物為敵。將其它生命視作獵物和資源,窮盡手段去掠殺殘害(這裡並不是指為了滿足自己基本的生存)。普通人類所遭受的另一撥人(強權武力)的侵害與苦難,正是人類對其它動物所施於的。我時常想起那首偈:“千百年来碗里羹,怨深如海恨难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听屠门夜半声。”人類良知的徹底覺醒,一定是伴隨著對所有生命的珍視和尊重的。公平和道義不只存在於人類當中,而是所有生命當中。如果我不願意別人那麼對待我們的生命,我們就不要那要對待別人的生命。

以上。寫這篇文章主要是為了自警。希望自己在關注社會問題的時候,能夠不被是非和他人的情緒所影響,保持清醒,保持覺知。減少外境及心智對自己身心的干擾。本人無幫無派,和任何喜歡貼標籤、劃圈子、搞門派、搞主義的人都不是一路人。因為我只是一個單純的生命和存在。此時此刻,我是圓滿的。如果有路人看到我這些自言自語的文字並感覺略有裨益的話,那自然再好不過。如果有路人覺得我的話語和觀點冒犯到自己,或者讓自己不高興。那麼我真的很抱歉,希望沒有太破壞您的心情。不過,還是希望所有可能會劃到這篇文字的明確一點:我的文字並不針對任何人,只針對我所見到的現象。如果您覺得拉黑我會讓您感覺更好的話,請不要客氣。最後再次願自己永遠保持覺知,也願越來越多的人能夠接觸到意識的覺醒,保持覺知。最最後,分享一本我喜愛的書:「新世界.靈性的覺醒」。
2022.03.19

Pinned toot

男权不亡,国难不止
自搁笔以来,已有近五年没有再正儿八经地写过一篇文章。但这些天,却不断在豆瓣网上被江苏丰县铁链女事件所刷屏。然而我却什么都没有说,每天只是默默关注,或点赞或转发或赞赏以示支持。我委实不想再说什么,因为我觉得大家都已经说得很好了,该说的大部分也都说了(除了有3处疑问外[1]),直到看到有人提到这件事情的根源。
刚开始的时候,我和很多人一样,每天都在苦苦等待着官方的回应结果。直到后来我才意识到我们这些人的天真。在我们看来,不管社会怎么黑暗,至少面子上还是要过下的吧?可是现实狠狠地打了我们的脸。
我知道已经有很多人为此事发声。也有人呼吁更多人为铁链女发声。可是我想说,我们不是在为谁发声,不是在为铁链女,更不是为所有女性,而是为我们自己,为我们每一个还把自己当做人,不愿意做奴隶、工具、商品的人发声。铁链不是拴在她的脖子上,而是拴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脖子上。只要男权思想还统治我们这个世界,就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的人,所有的人都只是奴隶和工具和商品,也没有哪一个人不是弱势群体,在权力、武力、暴力、资本、男权意识形态的铁蹄下,所有人都脆弱的不堪一击。
我们期待当局对铁链女事件作出回应,就像期待强盗头子对他所指使的爪牙的恶行作出回应一样,我们真的太为难人家了。什么是男权社会呀?又为什么叫男权社会呢?男权社会就是一个将女性当做财物、商品,在尽可能减少雄性之间冲突的情况下重新分配的社会。雄性只要能够被分配到性对象,就放弃对占据统治地位的雄性的暴力反抗,并臣服于它们,甘心为奴。现在强奸犯有要暴力反抗主子吗?没有吧?主子还每天拿着我们这些纳税人的血汗钱供养着强奸犯和它的儿子们呢!强奸犯感谢都来不及,又怎么会起来闹事呢?所以,怎么能指望它的主子们能出来发声?如果是在平时,演演戏,顾及下面子是可以的。可是,今日不比往常。 不仅是参于强奸的有那么多zf官员,而且触及到了人家的意识形态。
在正常情况下,有哪个女人会心甘情愿地成为这些雄性生物的性奴和奴隶呢?有人会跟我说爱情,异性相吸。那么我就想问一下,不要说以前,就是到现在,又有多少人是真正因为这些而结合到在一起的呢(如果没有男权思想的洗脑)?在自然条件下,又怎么可能什么样的雄性都能有机会获得雌性的青睐呢?在哺乳动物世界当中就只有暴力,谁能打谁就可以占据更多的雌性。但人类,毕竟是高级哺乳动物。是有文字语言的,是可以接受语言思想的驯化的。从此以后,强迫女性和一个与其极其不匹配的雄性结合,就变得容易多了。
“女人读那么多书干嘛?找个人嫁了就得了。女子无才便是德。”(翻译:女人,你活着就是为了伺候男人,别想别的)
“女人聪明了是个悲剧,聪明的女人嫁不出去。”(翻译:不好驯服、驾驭的奴隶不是好奴隶)
“女人太能干了可不是什么好事,女强人都不会是好妻子”(翻译:奴隶怎么能比主子强?!)
“不结婚的女人都是心理精神有问题的。”(翻译:不给男人做奴隶的女人统统应该灭掉,虽然肉体上消灭不方便,但是可以抹黑他们,精神上打倒他们,孤立他们)
“女人不生孩子人生就不完整。”(翻译:如果没有下一代奴隶,我们给谁当奴隶主?)
……还可以无限列举下去。
而普通男性,也好不到哪里去,一辈子都在为自己的性需求(找女人)和面子(车子房子票子权力地位)忙活。
统治者通过男权思想控制女人,又通过女人来控制男性。一切男权社会会赋予经济价值、并给予生产回报的社会生产行为和活动都倾向于分配给男性,也就是变相剥夺女性的生存机会。目的是为了让男性通过经济,也就是活着所需的资源来强迫女性与自己结合。这比强奸或者赤裸裸的抢掠要好看得多。
男权意识形态里,一个男性如果没有好的经济地位,就会被全社会所鄙视。自然也就不被社会所不容,更不要说寻找配偶。这等于是变相强迫男性“上进”(翻译:竭力为奴隶主生产更多的财富)。而普通男性因为自己的性需求、被饲养需求、情感需求而受制于为他提供这一切的女性。
但是如果条件实在太差,不管奴隶主和舆论怎么费劲心机给她们洗脑也没法骗到女人呢?那咱们只能采取最原始的办法喽。啥?你说我们野蛮。
其实,在我们这个社会里,每一个还信奉“女人必须结婚、生子,否则就是loser;女人结婚就应该入户男方家而不是相反;女人就应该生孩子带孩子养孩子上班挣钱兼做全能的免费家庭保姆;女人生的孩子应该跟男人姓;节育避孕,以及因生育对女性收入以及职场生涯和前途带来的损失都应该由女性独自承担;是男人在传宗接代,儿子比女儿金贵,男尊女卑但男人没钱就是loser;‘枪杆子里出政权,胳膊拧不过大腿’,成王败寇,权力、金钱、地位、名声,高于良知”这一套男权意识形态的人,在所有的社会事件里,都既是施害者,又是受害者。
在拐都案件中,如果没有这些习以为常的男权思想(男性可以通过婚姻天经地义、名正言顺地掠夺壓榨剥削乃至凌虐女性),就没有那么多被堕胎或溺死抛弃的女婴,更不会有那么多多生出来的男婴(也就是这些大量娶不到媳妇的光棍),更不会出现现在这样严重的性别比例失衡,使得在野蛮的男权宗族思想作祟下,发生这么多耸人听闻、惨绝人寰的拐卖凌虐强奸轮奸案。如果不是“是男人在传宗接代(繁衍后代)”这种颠倒黑白,罔顾事实的谎言“重复一万遍就成了真理”,就不会有那么多在我们眼中,灭绝人性,恶贯满盈的雄性生物(请原谅我没法再称它们为人)来到这个世界。如果我们真的不愿意看到悲剧再发生,就请尽早放下我们脑袋里那些被长年灌输的、腐朽的男权思想和意识吧。这是对我们自身以及整个世界的净化。否则,在所有这类恶劣的社会事件里,我们都是施害者,都是帮凶。
可笑的是,在这样的时刻,在面对铁链女事件的时候一脸正气,满腔热血的“正义之士”们没有一个人出来指责男权之恶,而是一致把矛头指向了一个在男权社会刚刚取得成功的年轻女性,仿佛那个被拐卖轮奸凌虐侮辱的女性所受的苦难都是这个生在美国,长在美国,在母系家庭下成长出来如今获得成功的女性造成的一样。口口声声要打倒特权,打倒神像,可是几千年来男权强盗社会把所有人的骨头都啃光啃尽了都舍不得打(当然是因为不敢打),好不容易出来了一个成功的女性就立马重拳出击了。退一万步讲,就算谷爱凌真的是靠什么特权获得的成功(我猜谷爱凌在滑雪场上所展现的技术和水平在这些人眼中都是特效表演出来的吧?不然不会把所有的成绩和荣誉都以一特权而概之。)那么请问谷爱凌是男权历史上第一个靠特权或者所谓的投机获得成功的人吗?一位网友说:我想知道有没有哪个男性天选之子少年成名后被网民群起攻之恨不得能按头令其承认自己成功主要靠特权不是自身努力。这是一个真诚的问题,我自己想了一会儿没想起来。有人回应说:这种时候,男的一片中国男人牛逼,很多女的都上赶着喊老公了,谁来质疑特权?呵呵。网友Pantagruel说:针对谷爱凌的“推倒神像”看似是反权威反阶级反媒体霸权,实际上它出现的时机和动机都只能证明,他们是在进行“打垮女人”"推倒女神像”运动。
难怪鲁迅说:勇者愤怒,抽刀向更强者;怯者愤怒,抽刀向更弱者。在男权社会下,“正义之士”们对特权的愤怒和反抗,不是冲向他真正的敌人和元凶,而是冲向一个在男权社会下可以稍微站得高点的女性——柿子总捡软的捏——无论什么时候,欺负女人总是没错的,总是最安全的。这很“中国男人”。就像有人说的:法不责众?是法不责男吧,换个女的试试?也是,毕竟在男权社会,女人根本就算不得人,只是一种财产和资源,又怎么在“众”之中呢。
最令人感到奇妙的是:热切关注铁链女事件和疯狂打倒谷爱凌的群体竟然出现了高度重合。而且不只是男人,还有一大帮女人跟在后面。一个个都一副正气凛然,英明神武,聪明绝顶的神气,当然还有一些掩饰不住心中酸气在那里阴阳怪气的老男人。为啥呢。因为谷爱凌刚一闪现出来,就有很多男的疯狂地忙着帮女人割席:什么“你离谷爱凌还差十亿次投胎了”,“人家谷爱凌算是婆罗门贵族,你有什么资格跟人家称姐妹了”……我估摸说这话的应该是古印度种投胎来的吧?应该是远远看一个人都要先摸清别人什么种姓,然后再思量自己配不配看一眼吧?话说一个人自己爱怎么贱都是自己的事,但不能强迫别人跟自己一样贱吧?至于普通人与谷爱凌一样闪耀差多少次投胎我不确定,但我大概可以确定,中国人要像谷爱凌一样随母性,生长在只有女性的家庭,这样健康快乐,生机勃勃,可能还差十亿次投胎,在中国这片吃女人不吐骨头的国土上。
一位网友说,这种全民打压谷爱凌的现象,正好说明了厌女思维是根植在无数东亚男男女女心智中的惯性与阴暗面,他们可以通过各种冠冕堂皇的借口打压女性破坏女性联结。这些论调挥舞的大棒则是通过所谓反“优绩主义”去替所有女性与谷爱凌割席,试图用阶级矛盾将谷爱凌身上的女性特点与女性本身剥离。(为正常衔接上下文,略有更改。原评论是针对某视频内容)
网友Pantagruel所说:谷爱凌是一个试“驴”石,那些嚷嚷着对着她会焦虑、抑郁、嫉妒,觉得她只是个例不能代表广大女性,觉得她高傲不知民间疾苦,觉得她无法借鉴无法模仿的人,不管从哪个角度阐述她们的观点,都掩饰不了她们的雌竞心态。对着权力高位的男人她们发情又谄媚,对着处于高位的女人危机意识和排异性就飙到峰值。
而那些疯狂打压贬低排斥谷爱凌的男人,可以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当然在这些追随者当中,也不乏被这些舆论所蛊惑而真的认为谷爱凌应该被打倒的正义但缺乏智慧的盲从者。尤其是那些认为只要跟主流官方舆论对着干,肯定就是正确、正义的人。无论什么时候,一个人怀有正义之心,当然是弥足珍贵的。但如果这样的正义和热情是被利用的,那就很可悲了。
说到这里,我想起很多年前听到的一个故事。说是有一个经营服装店的老板,他在同一条街上开了两家店,一件成本不到50块钱的衣服,他在一家店的价格标识是500,而在另外一家店的价格标识是250。通常顾客都会在他那家标识250的衣服店里买衣服,并有种“买到就是赚到”的心满意足感。很多人看着那家卖500的店的虽然生意冷落,却一直都没有关门,好心的人甚至替店主担心起来,这样下去不是亏本吗?他们不知道,如果没有这个500的店,他那个250的店哪有那么红火呢?当人家老板是傻子吗?
这些每天忙着打压谷爱凌并且觉得自己正义感爆棚的人,在我的感受里,就像那些花250买了件原本不值那么多钱的衣服,还觉得自己赢了的人差不多。试想一下,如果当局真的想要打压谷爱凌,还轮得着这些言论甚嚣尘上吗?关注铁链女的帖子,发一个删一个,寿命长的可能不过几个小时,寿命短的不过几秒钟,更多的是还没出生就流产了,一发就被关黑屋了或者直接删除了。但是打压谷爱凌的帖子却没见一个删的,啥时候都能看见,而且在民间还获得了政治正确的地位,如果你不赞同打倒谷爱凌,立马就有一群红卫兵(哦,说错了,是正义凛然,智慧超群的网友)蜂拥而来对你发起围攻。中国人的团结劲儿在这个时候终于显现了,真快要把我“感动”得涕泪交零。我觉得,看一个人真正在意什么,不是看他让你说什么,而是看他不让你说什么。
网上有一篇谷爱凌12岁的时候发表的关于同工同酬的演讲截屏,她讲到了社会对于女性在体育运动中所遭受的歧视和偏见以及男女运动员薪酬的巨大差别。不扯她在滑雪上的巨大天分,就单单这一点,我就觉得她都足以使所有的中国人感到汗颜。有人不以为然,说,她生长在美国,这很正常。言外之意:这有什么了不起,我要是出生在美国,说不定我比她还优秀呢。给人一种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的感觉。不管在哪个国家,能12岁登上演讲台的都是少数,这是一个常识吧?更不要说,如果这些意识和认知是众所周知的,需要在演讲台上讲出来吗?会有人跑到演讲台上讲“雪是白的,盐是咸的”?咱能不这么自欺欺人么?
曾经有一位男性作家说过(大意),要看一个男人水平的高低,只肖看他两样:一是看他对修行的态度,一是看他对女性的态度。鄙人深以为然。1949年以后,修行被打成迷信,咱就不说了。咱就单说说第二点。讲真,自关注社会这么多年以来,我见过的关注社会的男性可真的不少了。可以说只要谈到什么社会黑暗不公之类的,很多男的都是大义凛然,正气满怀的样子,但是一谈到女性在这个男权社会所受到不公,他们立马就跳脚了,话题马上变成什么“天价彩礼”“女人拜金”之类的,令人哭笑不得。而且他们尤其听不到“男权”二字,一听这俩字,就感觉别人在骂他们了,虽然人家说的只是在讨论意识形态和思想观念,具体到人,跟性别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在男权社会,大部分女性也都是比男性还忠实的男权主义者,都是以为自己可以得点眼前的蝇头小利就可以做这个系统的忠实维护者的奴才。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当婆婆的疯狂帮着儿子压榨媳妇(别人家的女儿)呢。所以啊,我现在看一个男的,不管他把自己标榜的多么高尚,无私,正义,善良,只要他把自己面对女性所受的不公的真实态度一亮出来,就知道原形是什么样了。他平时追求的那些所谓的公平道义,充其量只是他们男人的公平道义,是如何更公平地享用女人、吃女人的公平道义。关注社会的人本来就少,如果关注社会的男性都是这个德性,如果女性也不努力,那就是再过几万年,我们这个国家和社会也不会有任何实质性的进步。没有洗心革面的决心,折腾得再厉害都是换汤不换药。
任何只要不是鼠目寸光的人都能看到这一点:在这个以暴力、武力、权力和资本垄断、抢掠(不管是通过武力还是通过意识形态洗脑)为基础所建立起来的野蛮男权社会下,没有人是人,所有人都是奴隶,只是每个人在奴役链上所处的位置不同。而很多处在奴役链上一端的人,总是因为可以奴役其他人,而自我感觉良好,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来维护这个构建当下奴役体系和奴役链的男权意识形态。在这种奴役体系下,除了动物、孩童、单身女性、肢体残疾者,几乎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暴力或意识形态去名正言顺地掠夺、侵犯或奴役他人。大多数人都是既被别人奴役,同时又奴役他人(普通人通常是他的子女)的奴隶。在这样的社会体系下,每个人都被规训为:如果你服从我的这一套规则,那么我就奖赏你一些好处(大众所谓的成功),如果你胆敢不服从,我就让你在这个世界上无处容身、被孤立、被边缘化(也就是大众眼中的loser)。这跟人训练狗没有本质区别。
我曾经说过,为人父母是普通人成为奴隶主的最廉价的方式,也是很多极其普通或恶劣的人掩盖其平庸或恶劣唯一可用的遮羞布。但在当前社会下,大多数父母又反过来被子女奴役。很多父母会为了给儿子买房,以及抱上孙子而倾尽所有。但最终他们得到了什么呢?可能就是别人口中的、所谓的幸福美满吧?现在有很多父母,为了照看孙子孙女而长期夫妻两地分居。虽然他们对此很不满意,但是又没有别的选择。因为当初是他们天天催着媳妇赶紧给他们生孩子的。因为如果媳妇儿嫁到他们家却不生孩子(准确地说是生孙子)会让他们感觉在亲戚邻居面前颜面尽失。
在这场震惊全国的拐都案中,有很多人认为自己是在为李莹发声,我从不这么认为,不管我是男性还是女性,老人还是小孩。我们不是在为李莹而战,而是在为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而战。正如一位网友所说的:不是我们要拯救铁链女,而是铁链女在拯救我们......就像我前些天说的:我今天可以撂下这句话:2022年是人类历史进入新纪元的重要转折点(2008年就已经进入了)。徐.州.丰.县铁.链女事件是触发人类意识形态转变一根重要的导火索,我时常想,是李莹用他那所遭受的非人的苦难唤醒了人们心中的良知,以及对光明的渴望。而之前的上海小红楼、河南洛阳文物案等惊天大案都是铺垫。“枪杆子里出政权”的时代注定再也回不去了。这种靠暴力-武力-抢劫-掠杀建立起来的政权和社会终究会失去它的民意根基。即便通过武力、意识形态和洗脑在短的历史时期内仍然可以维持它现有的局面,但人类对于真正的文明的渴望,终究是无法抵挡的。越压制,就会越强大,只有真正放下那些愚昧的意识形态和鼠目寸光的政治视见,直面自己的黑暗,洗心革面,建立一个真正把人当做人的人类社会而不是奴隶社会,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北欧很多国家早已经觉醒,早已开始走向文明的征途。而我们的掌权者,却死死握着手里那发烂发臭的东西,让自己和大家都每天都活在恐惧和焦虑当中,相互为敌。让明明可以成为天堂的地方,变成了炼狱。在科技如此昌明,生产力如此之高的时代,每个人本来都可以过上安居乐业,衣食无忧,无忧无虑的生活。可是现实却是,连家境尚且优渥、只有三四岁、还在上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有了“如果我不上学(不服从社会的规训),以后老了没钱怎么办”的焦虑。都说小孩子无忧无虑,天真无邪。可是当一个小孩子都没办法无忧无虑的时候,普通的成人又会是怎样的生活呢?
在关注社会的前几年里,我对性别公正问题可以说是丝毫不关心,因为作为一个常年被主流男权意识形态洗脑的人,我几乎快要觉察不到这个社会当中有多少问题是因为这点而引发的。但我也时常感受到社会对女性的种种压制以及男女性别方面的双标,所以偶尔也会发下感慨。幸运的是,当时我碰到一位网友。他是一个在这方面觉醒比较早的男性,他当时推荐了我时代周报的一篇访谈《我们时代的性别观到底怎么了》以及《醒来的女性》这本书。这让我了解到了男权社会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无论男人还是女人的总总扭曲和伤害。如果不是这些信息,我可能仍然处在一个非常懵懂的状态,甚至和现在的很多男性和女性一样,不以为恶、自以为公平正直地替男权思想说话,打压女性,更不要说认识到一切社会问题的根源究竟在哪里。即便意识到这些,也很难想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人人都是受害者的社会能够维系几千年岿然不动,直到有幸读到易中天先生的《中国的男人和女人》这本书,易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背后的原因。简单来说,就是男权这种阴险的伦常体系设计,借用名分这个东西使得每一个人(奴隶)都觉得自己有机会成为地位高于另外一些奴隶、奴役他人的主子,也使得每个人甘心情愿地极力维护这个体系。我以前《我为什么关注性别公正》一文里说过:在男权社会下,大多数男性和女性都缺乏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而由这样的男女组成的社会也必然是一个不正常、不健康、失衡的社会,至于走向崩溃则只是时间问题。因为社会是由男女两性组成的。天下的问题,只要涉及到人,说到底还是男人女人之间的问题,而男女关系如果失衡,就如同阴阳失衡一样,终究会出问题。正如一位网友所说:不以推翻男权思想为目的一切变革和做法都是隔靴搔痒。如果我们想真正走近文明时代,告别野蛮暴力和掠夺剥削,唯一的路,就是清理掉我们脑子和血液里的男权思想,建立真正把人当作人的社会。

2022.02.07初稿 2022.02.16补充修改

注1:这三点疑问是:1.李莹生的孩子会只有8个吗?据传八孩7男一女。就差全是男的了。这不可疑吗?恐怕18个都不敢说。2:参与强奸的岂止那父子三公人。据网友爆料是多男轮奸,而且很多都是当地zf公职人员。3.官媒集体失声,包括所谓的为的公共学者,知识分子,媒体人,这是丰都或者拐州当局能做到的吗?
很多人都避谈这些,不知道是真的没注意,不了解,还是这是在奴隶主的规训下每个奴隶发声时自我审查的结果?

Pinned toot

某音为什么能那么火?
家母天天喜欢刷一个从刚出来就被我极度排斥、然而却风靡全民乃至全球的某音软件。每次刷完了还要强行跟我分享感受。昨天照旧。跟我说,我刚看**上面说:“以后剩女会越来越多的,因为很多女的结婚就要有车有房,但有车有房的未必娶你,别人还想找条件更好的呢。”对于我妈这样的人,我当然是放弃治疗的。她这样的人相信这样的话,可以说是太正常不过了。因为她压根就没有任何的思维能力。但为什么我这会儿还要专程来为此说几句呢。更何况这样的谎言和邪说,我都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原因是,我忽然发现,原来不管是处在社会最底层的愚昧麻木男女还是像南怀瑾这样学富五车的享誉世界的所谓修行人学问家,他们在对女性所特有的的恶毒和敌意上,乃至诋毁、诬蔑、打压女性所使用的手段上竟然如出一辙。类似的话,我之前听南怀瑾讲过。当时我写了一篇文章,叫作《南怀瑾其人》。今天我不想再重复里面说过的话。只想就上面这句话里的逻辑略谈一二。
首先来说说“剩女”这个词。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作《“剩女”一词是男权意识形态对女性的精神强奸》,当然,原标题不是这个,这标题是我后来改的。在男权意识形态下,女性的存在只有一种价值,那就是为男性服务,而要实现这种价值,那就是和男性结婚(女同是一定会被歧视的)。所以,在被男权意识洗脑的人眼中,女性活着也只有一个目的,只有一种价值和意义,那就是服务于男性。而如果她没有结婚,那一定不是她的自主选择的结果,而是被选择的结果。这种男权话术,在我们这个社会早已司空见惯,甚至可以说,凡是涉及到男女话题的地方,都早已无孔不入。以至于很多失去思维能力的人都觉得这些论调就是真理和真相。而对于这种言论的荒谬性和可笑性,在此我不想再浪费什么口舌,因为智商正常,眼睛尚未失明,良知也尚未泯灭殆尽的人都能看到。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逻辑和话语,如果要用在大多数普通未婚男性身上,我觉得倒是没什么大毛病。某些男人和某些屌奴先别急着跳脚。说什么你凭什么双标。嗯。啥时候等到男人有子宫,可以怀孕生孩子了,再来跟我讨论双不双标的问题。有些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那就是,在男女这件事情上,真正的主导者,是女性,而不是男性,普通男性确实只有被挑的份。但这并不是说女性在两性事件上多牛X,而是因为在两性事件上,女性所承担的风险和责任,以及在这方面的付出要远远大于男性,所以她必须谨慎选择。在两性以及繁衍后代这件事上,女性有子宫,可以怀孕,可以生孩子(女性的优势在男权社会被扭曲成劣势),但是男性,除了一颗精子,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不用付出,也没有任何的风险(杀妻案听得多,杀夫案很少听说)。这是其一。其二,即便不考虑任何在两性事件中女性所承担的责任与风险,男性仍然是被动的一方。原因是,普通男性的性需求远远超过普通女性(这是男性的生理和脑力结构决定的)。就价值规律而言,显然,供过于求的一方,显然就是廉价和弱势的一方。基本上,但凡智商正常,眼睛没有失明的人,都会明白一点,那就是,一个无论多么普通的女性,只要她愿意,她永远也不会成为男权主义者眼中的“剩女”,更不要说那些精神独立、思想独立、经济独立,有着明确的人生价值取向和标的的女性了。一个女性不愿意和那些没有真正进化成人的雄性人类苟且,就要被污名成“剩女”,就如同一个不愿意凭借自己的努力挣到千万家产的人不愿意全全向某个赤贫的人捐出自己的千万家产去扶贫就被污名化成“强盗无赖”一样可笑。但是人们能一眼看出后者的荒谬,却对前者以习为常。因为女性的子宫是上天赋于的,是自带的宝贵财富,而一个家产千万的人却要付出后天的很多努力。
接着来说说“有车有房”,也就是女性对配偶的经济要求的问题。我先不说这种情况是否属实,也不说要车要房子的那一部分群体到底是哪些人。我先说说,女性对配偶有经济要求是否合理,是否是像男权主义者所认为的那样,是一种罪过,是一种拜金主义,是一种势利。诸位,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先声明一下,以下观点所针对的对象均为普通大众,不代表本人在婚恋中的态度。我上面说的“普通大众”的意思,我也需要先澄清说明一下,就是那些把自己和他人都当作商品的人。我这么一说,我知道一定有很多人不乐意了,而且我知道他们也不会承认自己把自己和他人都当作商品。毕竟,他们也知道商品再贵,也都是廉价的东西。
言归正传。在动物界中,雄性如果想要向雌性求偶,那么它需要向对方证明自己有优良的基因或者养育后代的能力。因为雌性需要为后代考虑,无论是哺乳动物还是鸟类,生育后代,雌性都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很多时候甚至是生命。我听家母说,常有人趁野鸡在孵蛋的时候将其捕杀,因为这个时候野鸡长期孵蛋,没有运动,导致腿脚稀软,飞不起来,而且即便能飞,也会因为要保护自己的蛋而不愿意离开。至于人类当中,生孩子留下一大堆妇科病,或者直接生死的,就更不计其数了。母北极熊即便主观上愿意同某只公北极熊交配下崽,也要和这只公北极熊追逐良久,为的是检验这只公熊的体能(基因状况),看看她自己需要付出巨大代价可能孕育的后代在这个恶劣的生态环境里,是否足够的生存的可能性和竞争力。一只雄鸟向一只雌鸟求偶,还需要展现自己的才艺、捕食能力、以及建造房屋的能力。因为鸟不能把蛋下在天上,也不能在孵蛋的同时还长期在外捕食。这是由一个负有生育养育后代责任的雌性生命对自己的付出和后代所拥有最基本的保护本能所发出的自然反应。
而这一切,到了人类这里,是怎样呢?同样身为雌性的女性遭到了各式各样的疯狂的谴责、谩骂、诋毁。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只能说,人不如动物。人辜负了上天给予人类的高智商。人类的高智商,除了用来掠夺、倾轧、残杀、压榨他人以及残害其它物种生命之外,没有对这个世界做出任何有意义的事。人类凭借自己的智商让自己成了万物公敌。
咱们再来说普通人的婚姻。很直白地说,普通人的婚姻,就是一种商业合作,其实这已经是很好听的叫法了,还有更难听的,叫残疾人(心智上不健全)互助联盟,因为内心圆满、强大的人不需要婚姻这种东西来给自己撑腰垫底。大家都不忌讳“婚恋市场”这个词,但却忌讳别人说自己是商品。这也真是令人哭笑不得。不管怎么说吧,也不管这些人承不承认,就我目前的观察来看,普通人将自己和他人视作商品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这个普通人里的“普通”,与你的经济地位无关,更与你的社会地位,甚至与你的文化地位无关,它只与你的价值观有关。
在普通人的价值观里:女性的颜值、年龄、职业、收入,家庭条件,社会地位、性格特征(是否适合做奴隶);男性的收入、职业、家庭条件、颜值、性格、身高等等都是衡量双方价值高低的筹码。我对于普通人这套婚恋价值观和规则并没有什么非议。因为只要商业合作没有违背法律和道德,那有什么不可以呢?谁也不可能要求世上所有人都和自己一个价值观吧?然而现在问题出在哪里呢?出在,男人和女人虽然都把自己和对方当商品,但男人却不愿意为自己所中意的商品买单,而是想方设法地贬低这个商品的价格,甚至想通过扭曲的言论舆论造势,使自己免费得到想要的商品。“你想我有车有房才嫁给我,我有车有房了还未必愿意娶你呢”,这种言论翻译才大白话就是“你要是免费送给我我还将就下,我要有钱就不用你这免费的了。”听听,这都是些什么货色呀。很多男的经济条件稍微好一点点,就觉得自己可以“天经地义”地出轨了。想必在一开始就只是想骗个免费的保姆、泄欲工具、生育机器、维面神器(娶不到媳妇被全社会笑话歧视)。
这种言论不禁让我想起一篇文章:《找不着媳妇你活逼该》,整篇文章都很经典,但是限于篇幅,我只能摘最后面几段:
而这些自称屌丝的人,他们为这些姑娘做过什么呢,他们只是在她们成年走上社会出现在眼前时对她们评头论足,长相家世不够标准线的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好姑娘则以下流或偏见的眼光报以各种各样的猜想。唯一满足这些屌丝让他们不抱怨的方法大概就是给一个名叫李刚的爹,有一个美貌的善良的能干的温顺的好姑娘任劳任怨任打任骂,若是没有人家哭着喊着要把自家掌上明珠的姑娘白送了这样一个整天做梦的汉子,便是社会不公平没让他开挂,便是姑娘瞎了眼没瞧上他不够勇敢没跟他私奔生米煮成熟饭。
你们找不上好姑娘,说明她们没瞎。
再说这群屌丝,有些人自称屌丝是自嘲,带着点无奈口气,有些人自称屌丝纯粹是为了说下流话把自己的猥琐思想合理化,就好像一歪脖子说我就是流氓无赖于是做什么下作事别人都不好跟他计较了,他已然都是这么个人了,你还能怎么的? 而后者,一百个里有一百个是给他李刚的爹他瞬间就刚了绝逼不再愤,他也会一掷千金地为姑娘掏腰包买鞋买包,看着姑娘眼里的$符号闪烁着崇拜的光芒,说到底,他不是嫌姑娘爱钱,是他给不起。
要钱的姑娘,他买不起,要情的姑娘,他配不上。
而这个世界上,有的是好姑娘愿意找个勤劳朴实的好小伙,陪着他吃苦,一点点创建事业,像燕子啄泥一样垒起一个家庭。
而这样的姑娘你也不是遇不到,只是因为,她们要找的,不是你,不是你这样一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怨天尤人满腹牢骚的,屌丝。
很多年前看到这篇文章,读着确实有一种畅快淋离的感觉。
第三,我想的说的是啥呢。是这些人口中要车要房才结婚的人,是绝不可能成为他们口中的“剩女”的。因为,把自己当商品的人,认定自己是婚姻市场当中的人的人,怎么可能主动脱离这个市场呢。她们早就在自认“商品”价值最高(通常就是正符合主流社会所认定的最优婚育年龄)的时候,将自己出售了。我见过太多这样的女性和父母了。这些把男性当作商品的女性,大部分也都是没有受过太多教育,也没有自己的思想,更没有什么所谓价值观一类存在的人,比如我们村里那些可能初中都没有读完就早早按照父母的安排而嫁人的女性。她们自身也认为自己必须在某个年龄之前找好“买家”,俗称婆家。
而这些人口中念念不忘的“剩女”(屌丝们眼中的肥肉,此处的“屌丝”与经济状况无关,只与人格人品有关)呢,往往就是社会当中思想精神经济人格最独立、也最优秀的女性。制造这些舆论的人何偿不明白这一点呢?可是,如果不制造谎言,不把牛头接到马嘴上,又怎么能让舆论站在自己这一边呢?又怎么能让那些不婚女性向自己低头呢?可惜的是,即便这种丑恶下作的舆论甚嚣尘上,也依然没能打垮那些真正独立的女性。她们不会再被男权主义的各种舆论所恐吓、威胁,她们只会走自己的路,让那些男权下流胚子们恨得牙痒痒却又无其奈何,除了叫嚣得更厉害之外。
其实如果只是这些屌丝们在那里气急败坏、歇斯底里地叫嚣,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地地污蔑诋毁未婚女性,我也就不说那么多了。最可笑的是什么呢?是有很多脑子里长屌的女人为了赢得更多屌丝以及屌奴们的厚爱,讨好她们的屌主子们,也天天在网上叫嚣,那声音竟比她们的屌主子还大。那嘴脸,真是要多贱有多贱。我就不明白了,这些女人既然这么爱屌,为啥不趁这个功夫去多伺候几个屌丝、抚慰那些因为骗不到女人气得走跳脚整天在网上骂女人的臭屌们的那空虚的身体和心灵呢?天天在网上意淫别人没结婚的女性都是爱屌而不得,想方设法地让别人加入她们的爱屌行列,到底是几个意思呢?你妈费那么劲生你下来,就是为了让你为了做个忠实的屌奴而疯狂攻击污蔑你的女性同胞的?这么爱屌,咋不直接去做个变性手术做个雄性生物呢?或者直接去重新投胎做个屌人?那得多屌啊。
说到这里,我忽然明白,为什么某音为什么能这么火了:除了在形式上能够满足普通人的快速短暂的新鲜感、享受感之外(奶头乐)外,最根本的,是某音所传递的意识形态、主流价值观,都与统治者的意识形态高度相符。否则,某音早就被“扫黄打非”掉了。现在,不得不让人思考某音幕后真正的老板到底是谁了。身为一个中国人,你必须爱国、爱党,不然,你就是那啥?身为一个中国女人,你必须爱国、爱党、爱屌,一个都不能少。不然,你猜?想起我们当年的小学生准则第一条: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中国共产党。哈哈。
02.24补充:网友:看待我们这地界上的事情的时候,大家要有这样一种意识,不同层次的郑符,那是扮演不同角色的,就像《新白娘子传奇》里头要有个青蛇跟在白蛇身边,为什么?因为有些事情符合白蛇的利益,白蛇从自身利益的角度甚至可能必须做;但是另一方面从白蛇的人设——美丽贤惠、端庄贤淑、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角度,这种事情它又不能干。那这是些什么事情呢?毫无疑问就是坏事、就是自降身段的事情。所以这种事情就只能由青蛇去干,这样就维护了白蛇的人设!同样地,我们这里有些事情,上头不说话,意思就明摆着。他们有他们的人设,就是扮好人。而要做的事情不符合他们的好人人设,那就只能交给下一级的干。
本人:哈哈。你说的已经算好的了。因为即便这样,明眼人不还是能看出谁是主子么?就怕有些时候啊,藏得太深,藏得人们连主子是谁都不容易搞清楚。有些人,有些事自己不好出面干的,就私下给几个钱让那些看起来正常普通实则骨子里都是些地痞流氓的人堂而皇之地干。最关键的,你还不能说他们别有用心,不能说他们是坏,还只能说他们单纯是蠢。因为论身份,他们和你一样是被剥削压榨的劳苦大众,你就算想制裁打击他们,都还有点下不了手。这才是最阴毒的呢。喜欢看某音的我妈今天就跟我说,(李莹)不是我们想的那样,那个女的就是个精神病,balabala。然后我妈每天的某音外放都少了以往不结婚的女性头上扣屎盆子、泼脏水为己任的内容,里面不管男女都一天到晚地对不结婚的女性各种辱骂诋毁,什么“剩女”了,“嫁不出去了”,“天天想攀高枝啦”之类。可见不结婚的女性真的是掘了人家祖坟了,惹得人家怒不可遏,凶相毕露了。也是啊,女的都不结婚不生娃,以后奴役谁宰割谁呢。韭菜没得割了,急死了。更何况还有一大帮饥渴的雄性生物还是天大的不稳定因素呢。但是自己出来骂肯定不好了,所以总得有个小蓝啥的出来披挂上阵。

Pinned toot

全世界最大的教派,不是儒释道,不是伊斯兰教,不是基督教,更不是印度教,而是拜屌教,也就是不劳而获的男权(特权)教——以暴力、掠夺和奴役为核心和根基的邪教。目前全世界范围的大部分人,都是拜屌教教徒,男人以此为荣,女人没屌也要想法设法生个有屌的,俗称带把儿的,并美其名曰:女人在这个社会太苦了,所以我要生儿子。大众真正向往的不是要成为男人,或者生个儿子,而是合法的强盗——可以堂而皇之地掠夺、压榨、奴役他人。假设这个社会变成一个女性可以合法掠夺压榨奴役男性的社会,这些拜屌教教徒们不过三年就会换个嘴脸,之所以说三年而不是三天,是因为知道他们脑子转得慢,而且后知后觉,男权意识形态对他们的洗脑,一时半会还消化不掉。

Pinned toot

这个世界尤其是豆瓣上这么多把厌女打扮成爱女——“因为这是男权社会,环境恶劣,对女性极其不友好,所以我不要生女儿,我要生儿子”的丑行真的令人作呕。其本质是:生女儿会被掠夺奴役剥削侵害,所以我要成为掠夺奴役剥削侵害的一方。精神男人,不,准确地说,是精神强盗们,因为自己是女的,抢不了别人,所以只好努力生产个强盗出来。这就跟那些一边痛恨特权一边拼命考公务员或者让自己孩子考公务员当官的人一个德性。他们不是痛恨特权,而是痛恨自己没有特权。男权的终极目的就是特权——合法掠夺奴役剥削压榨侵害别人的特权。

爱在这个世界,不是因为它值得或不值得,而是因为你心中有爱,有能力给出爱。爱是对自己和这个世界最好的疗愈。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一个人不是伤痕累累的。有的人的伤是因为自己心性里带的毒太多,所以自我戕害,而有的人的伤則是被这些带毒者攻擊所致。有人说,世界是一体的,那些在我们看来极其邪恶低劣的人,是背负了人类的負面業力。我對此持保留態度。不過我覺得在無法改變現實的情況下,這樣想對自己倒是有好處的。因為當我們這樣想的時候,我們就不會再去恨這些人,而是心懷慈悲地去看待他們。一切負面情緒都會傷害到自己,所以儘可能地讓自己處於覺醒,慈悲當中,是對生命的最好珍惜。

——你信不信,有些事上天让你做不成,那是在保护你。
——我信。

被捕者:那些青年

在寒流袭来的这个12月,有参加“白纸抗议”的年轻人陆续被释放,但也有人至今音信皆无。 “应该让所有的人知道,这些被抓的年轻人,才是我们这个国家最为宝贵的一部分。”一位观察者这样说。





12月18日点心被捕第14天,仍然没有消息。图片来自网络
十二月的广州,湿冷多雨。53岁的高秀胜从山西临汾的小城侯马来,住在出租屋里,等待着女儿杨紫荆(网名“点心”)的消息。

每天出门,辗转坐一个小时的地铁,去位于越秀区惠福东路484号的北京派出所询问消息。她得到的答复始终只有一个:杨紫荆的案情不能说,律师不能会见。

唯一的安慰是在这个周一(12月11日)和周四(15日),她分别给女儿成功送去了两次衣服:一件毛衣,一身秋衣秋裤,还有袜子和内衣。

当这位忧愁的母亲在北京派出所的门外徘徊时,1900公里之外的中国西南四川省会成都,另外三位被捕年轻人的家人,也在苦等着自己孩子的消息。这三个年轻人分别是黄颢、胖虎(网名)夫妇,以及一名24岁的维吾尔族青年。

12月15日下午,位于郫都区安靖镇正义路3号的成都市看守所,原本预定的律师会见再次被取消,警方以“正在提审”为理由,拒绝了律师会见。几天前从新疆坐了4小时飞机、专程赶到成都来寻找儿子的父亲,再次陷入了担忧与绝望。

和高秀胜一样,在得知儿子被抓之前,这位父亲对11月底发生在繁华都市上海、北京以及广州、成都的“白纸抗议”一无所知。

“现在疫情放开了,可我的女儿还被关在里头。她究竟犯了什么错?”高秀胜说。这也是至今还被关押着的抗争者家属的心头疑问。

1 街头,以及夜晚的歌声
11月27日晚上九点左右,点心和朋友们出门了。

点心出生于1997年7月1日的山西,当天正是香港回归中国的纪念日...

完整内容:ngocn2.org/article/2022-12-19-

如何支持和声援被捕者

如果你的亲友已经(或者有可能)被捕,作为TA信任的人,我们可以如何支持和声援呢?我们需要了解哪些法律和行动的知识和技能,怎样的策略才能最大程度上改善他们的处境呢?在这一篇中,我们将详细讨论这些内容。

由于本篇指南篇幅较长,我们将分为三个章节来讨论这个问题。

第一章聚焦如何寻找被捕者下落和了解关键信息,这些信息将帮助我们判断被捕者所面临的法律和政治风险,也会讨论一个合法的拘留流程所具备的要素以及如何物色一位合适的律师。

第二章则会讨论除了聘请律师以外,我们还可以做什么法律行动来支持被捕者。

最后一章,我们会讨论除了法律行动外,如何改善被捕者的生活处境和对外发声的工作。

一、寻人
当发现人失联了,无论用哪种方式都无法联系,这不是他们正常的交流方式,而且他们最近可能有被警察带走的风险。符合上述的特征,或者你已经确定TA被警察带走,我们的第一反应当然是寻人(下文将被捕者统称为当事人或TA),同时了解关键信息。如果我们只是当事人的朋友而不是直系亲属,那么还需要设法通知亲属,并协助寻找合适的律师。

寻人第一件事是打听办案机关是哪个、当事人被羁押在何处。办案机关通常为当事人失联地点/管辖区域的地方派出所,比如如果在住所被带走,亲友可以去到住所当地派出所查询和了解情况。(即便主要办案机关不是所在辖区派出所,他们也需要协助其他部门进行执法,因此前往住处辖区派出所寻人不仅重要而且高效。)当你到达相关派出所现场,特别需要注意

1) 寻人的4W关键问题:
1. 当事人是否被羁押在这个派出所、或者已经被转移到其他地方、具体在哪里?(Where)

2. 当事人具体是什么时间被带走?(When)

3. 这个案件的办案机关是哪个,当事人被哪里的警察带走?(Who)

4. 当事人是以什么名...

完整内容:ngocn2.org/article/2022-12-30-

2022 记住青年带来的光亮

“妈妈肯定知道我没犯错 。”

是的。你当然没有错,姑娘。这是零度以下的北方冬天。距离北京城100多公里的平谷区平谷镇,树木枯黄,麻雀欢跳。郑律师在看守所见到了你。告别前,你对他这样说。

你让律师告诉爸爸妈妈,照顾好身体,多吃水果。你在里面知道吗?这是2022年的岁末,整个中国,几乎人人都在咳嗽、发烧、喉咙疼痛、气短乏力。全民检测时那些半夜敲门、翻窗入户的大白瞬时不见了身影。人们躺在床上,或挣扎着出门。人们寻找最普通的退烧药和测温计,自救,悲鸣。药店空空,医院的过道塞满病床。打针的护士手在发抖。医生与护士早已先于病人感染。

在城市,在乡村,很多人死去,很多老人留在了这个冬天。殡仪馆爆满,生者无从向死者告别。这如期而至的新年,徒增着人们心头的无力与悲伤。失去自由的你,也在担心着自己的爸爸妈妈吧。

我甚至不知道你的名字。律师要保护你,不能惹怒他们,“不能炒作”,不能说出你的故事。但我大体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你是那个我曾经打过电话的姑娘吗?你曾经和她一起,在11月27日的北京深夜,站在亮马桥边,从胸腔里爆发出自己心底的声音吗?

虽然你们并不相识。但你是否也曾如她一样?也是在微信群里看到消息,就不加犹豫地出了门。心里想的是:“这一天如果我也在现场,我的生命将有所不同(这是她告诉我的原话)”。

你是否也如同她一样,站在人群里,看到一个全身裹的严严实实的新疆女生。你看到她因害怕而在瑟瑟发抖,却依然站出来,说:“我真的很怕。但还是希望你们关注我家乡的人。”一张空白的纸,遮住了她含泪的眼睛。

你是否也如同她一样。在站在路边的那一刻,才发现,自己并不知道要喊出什么。因为大家都是自发而来,没有任何他们所说的“势力”与“组织”。所以当有人问:“你们站在这里,诉求是什么?”,所有...

完整内容:ngocn2.org/article/2023-01-01-

1.11 N记日报

1. 中国暂停向日本韩国签发短期签证

1 月 10 日,中国驻韩国大使馆发布通知,宣布将暂停签发韩国公民入境中国的短期签证。通知中还称,该措施将视韩国对华歧视性入境限制措施取消情况再作调整。

同日,日本共同社引述数名旅游业人士称,中国已告知了旅游社,将暂停日本旅客前往中国的签证。 #中国外交

2. 黎智英律师团队要求紧急会见英国首相

据BBC 报道,黎智英的律师团队已经致信英国首相苏纳克(Rishi Sunak),要求与其召开紧急会议。黎智英的律师团队在信中表示,他们希望能够与苏纳克讨论能够使黎智英获释的办法,称黎的案件“令人十分不安”、“具象征意义”。

黎智英被香港政府指控犯下《港区国安法》下的“串谋勾结外国危害国家安全罪”,至今已经被关押两年,今年 5 月,他因违反与政府运营的工业园区的租约条款,被判处 5 年零 9 月。 #香港 #港区国安法

3. “无国界记者”呼吁中国释放时政评论人欧彪峰

根据无国界记者,欧彪峰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三年零六个月的刑罚,并没收为香港《明报》和《苹果日报》撰写文章所得的 7 万“非法收入”。

无国界记者称,作为一个时事评论家,在严格的审查下,欧彪峰基于事实书写文章,让中国读者能够了解中国的人权情况,无国界记者的发言人称希望北京能够释放欧彪峰以及其他被关押的新闻自由的捍卫者。

欧彪峰已经被关押两年,在 2020 年 12 月的时候,他因在 Twitter 转发一女子泼墨习近平肖像的视频而被指控“寻衅滋事”,被关押 15 天。2021 年 7 月 22 日,株洲市芦淞区检察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欧彪峰。2022 年 1 月 27 日,株洲市第一看守所开庭审理欧彪峰案。

欧彪峰妻子魏欢欢在Twitt...

完整内容:ngocn2.org/article/2023-01-11-

两年前公民记者 #张展 因记录武汉疫情,被控 #寻衅滋事 ,判刑四年。在羁押中她曾因绝食面临生命危险。不久前,她的亲人在网上发布了她的信件,即使在艰难困苦中,她仍充满希望。

去年生日,翘楚的母亲给她写的信里说到:“因为翘楚性格中的善良、正直和纯粹,理想和现实的冲突,使她经历了太多的挫折和磨难,让爸爸妈妈心疼不已。”

作为人大高材生,约克大学硕士,曾在清华大学担任研究助理,被认为“钱途无量”的 #李翘楚 却选择投入社会活动,为劳工争取权益,为女性争取平权,如今因为追求公义更是身陷囹圄。中国应立即释放李翘楚!

去它祖宗的,人类早点灭绝,玉石俱焚,同归于尽吧!

乡村并不是诗酒田园,而是人心最为阴暗凶狠龌龊的地方。回想自己的童年,之所以大部分充满快乐,是因为父母替自己抵挡了那些风雨和暗箭。当我自己回到家乡,真正面对那些生物的时候,才意识到他们曾经为此承受了多少苦难,从小只是见到父母每每为此受气——那些个鬼总是在暗地里算计谋害我们,但是因为我没有亲自面对它们,加上还是小孩子,所以感受没那么深刻。在一个几乎人人都是恨人有笑人无的社群里,如果你仅仅因为自己的勤劳和聪慧比别人稍微强那么一点点,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大家的眼中钉,个个都巴不得你倒霉。这就是我的父母曾经所承受的。而如果一个人是他们眼中的异类,不,是失败者(如果你没有结婚的话),而且也没有亲人朋友在身边的话,那便只要长着两条腿的都觉得自己可以堂而皇之踩在你头上,他们的算盘是这样的:你就算不跟任何人打交道,也与别人没有任何的是非纠葛,大家伙都一天到晚对你指点个不停呢。所以就算我踩死你,你也最好别吱声,否则,吐沫星子喷死你。即便我喝了你的血,啃了你的骨头,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反正大家伙都会向着我,跟着一起踩你的,谁不想有机会踩在别人头上呢。我们这么多人整你一个人还不是易如反掌。嘿嘿。好在这些人屁股一撅,我就知道他们要拉什么屎。所以我不会在意他们是否会把舌头嚼烂,牙齿嚼光,只要他们有这个功夫。至于那些想谋害我的生物,谋害得了我,也算是它们的本事。总之,任何想要踩在我头上的人,都必须付出代价。

【Isha瑜伽|萨古鲁:什么年龄适合开始谈恋爱?|《青年与真理》|Isha by Sadhguru-哔哩哔哩】 b23.tv/4vXU8YO
网友评论:男女朋友 这个名词是一种强调性别差异与性关系的词语。
本来的,我们所有人在孩童时期是不存在以性建立的朋友关系的,因为我们更看重对方这个完整的人。
在有性介入后,全世界的人都普遍认为身体关系是重于精神和完整一个人的一种特异关系,于此逐渐发展出了性别对立与性别歧视,以及建立在性别对立之上的爱情观。
实际上,在各种避孕及安全措施如此发达的现代社会,身体关系应该也是在真正朋友关系之下的,也就是说性并不是界定爱或不爱的主要因素,我们应该称呼真正的另一半为爱人,而不是,是否发生过性关系或是否是异性——男女朋友。​

朋友几年前收养了一个中国弃婴,女孩。她自己本来有两个小孩,没有收养计划,但在一个寄养家庭看到女孩的第一眼,泪水狂飙,马上决定要领养她。

女孩当时一岁,个头比新生儿大不了多少,身有重病且可能残疾,孤儿院已经放弃了治疗。孩子不知道能活多久,活下来也可能没法走路。朋友办好寄养手续把女孩带回家,当天晚上就和老公开始制定计划,第二天一早开始执行,要到世界上最好的医院去救她。

一边救她,一边办理领养手续。手续繁琐而昂贵,要救一个被放弃的病孩子,让人想起了,赎身。领养的最后一步需要孩子到美国完成国籍转换,但因为她不住在美国,也有可能只给绿卡。朋友觉得这样很冒险,女儿拿中国护照,那就可能被政府当人质,因为惩罚不了外国人而惩罚她。不能冒这样的险,当即决定全家搬回美国。

决定要走之后,夫妻俩想帮女儿收集一点关于她身世的线索,为以后她如果想寻亲留一点可能。于是联系了她的孤儿院,约好了时间去拜访。

结果那天朋友全家刚下火车就被警察拦住了。她在当地的朋友,之前帮忙打了一些电话,也被登门警告。全家人跟警察耗了半天,没有进展,只好回家。

很快就离开中国到了美国。小孩散养慢慢长大,状况越来越好,身体完全恢复了健康。不仅健康,简直是运动健将,最近刚刚跑完人生第一个10k race.

世界上数量有限的奇迹之一。

在电光石火般短暂的生命里,每一次皱眉,都是对生命的辜负。不要让这个世界扭曲你的生命,不要让它们得逞。舒展吧,伟大的灵魂和存在。要相信,只要你愿意,任何事情都无法阻挡你生命的绽放,本体的喜悦,只要你还活着。哪怕此刻正遭受着严刑拷打,只要你让那个观察者,那个意识,代替现在的无序混乱的心智来接管你的生命,那么,你就可以获得恒久的宁静与平安,接着便可以从大宇宙中高效地获取能量。没有任何事情应该成为你不快乐的理由。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是在用他者的邪恶来惩罚我们自己。这不公平,也不明智。那些邪恶的人,他们应该自食其果,良善之人如果被这些邪恶所伤害而产生痛苦,就是在为他们的邪恶背锅,该痛苦该受到折磨的是他们,而不是被害者。宁静和喜悦是生命唯一的成功和胜利。做那个观察者吧,不要再被剧情折磨到死去活来。因为这样,邪恶并没有得到惩罚,而良善却遭受到巨大的损失。快乐起来,强大起来,痛苦(焦虑)就是对邪恶的屈服。而只要喜悦才能带给我们力量,带来胜利。停止你的沮丧,你的焦虑,你的痛苦,你的自责,你的后悔,你的抱怨,你的仇恨,你的绝望,让这些消耗你的东西统统滚蛋吧。振作起来,快乐起来,强大起来,再不要做亲痛敌快的事情。在这短暂而又美好的生命里,让觉照之光永远照耀着你和我,让黑暗无所遁形,让我们的生命永远闪耀着无限的光彩,让我们活着的每一秒都享受我们的生命,因为我们不是那些对外在事物产生的反应,更不是那些情绪,也不是我们的身体,而是那个觉知、感受、体验到这一切的觉知和观察者。那才是真正的生命。就像所有的电器产品之所以能够成为电器,是因为有电,外在的形体只是它展现电的功能的一个载体。生命体也是如此。如果没有那个意识、观察者、感受者,身体就只是一副身体,就像没有电的电子产品。有形之物都会损坏,会消亡,但电流和意识永远不会消亡。如果我们能一直意识到我们是那个意识,而不是身体和情绪以及所有我们认同的外在之物,那么死亡就不存在了。

我以前为什么那么残忍呢?面对跑到我家的流浪小狗,就因为打扰了自己睡觉,就要把它们弄走。现在一想起来就觉得对不起它们。在这个世界上,我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就是动物。我以前并沒有那么善待每一个生命,真惭愧。

我的朋友被带走20多天了。
她的理想主义,她对世界的好奇心一直让我记忆深刻。
她是善良的,勇敢的,她喜欢与人交流,她想当一个记录这个世界的记者。
她很小小只,却在被拘留了二十多天,她不应该这样被伤害。
请帮助呼吁放人!

这两天弦子来香港,刚刚和她告别,现在在回程地铁上。
谈了好些内容。关于性骚扰诉讼公共的部分和大家briefing一下:

1. 性骚扰是黑箱事件。
2. 由于性骚扰是民事诉讼,被告人可以回避。诉讼演变成了受害者的控诉“独角戏”。黑箱的部分无法当面对质。(朱军全程不出庭)
3. 由于1和2,目前中国的性骚扰诉讼不是对受害者的司法救济,成了一种难取得胜利的“羞辱”。(听到这里我好难过)
4. 公民缺乏司法救济。受害者往往不知道自己的权利。比如看卷宗,拿到立案和取证回执等。
走法律途径需要专业人士的协助。
弦子2014年第一次报警一无所知,吃了很大的亏。案件也由最初的猥亵刑事案件转性骚扰民事案件。
5. 性骚扰不能只停留在司法层面。需要在公共领域,大家一起探讨性别文化,制度建设和对权力机构的检视。
要警惕一出现metoo事件,就全部丢给目前司法并不公正的审判,以此剥夺女性在公共领域发声的权利。

她最近挺好的,比之前庭审时胖了一些,气色也好多了。

和德国同事吃饭。他说他的中国女朋友因为父亲中风,在国内解封前几周前回国了。
她家在的城市那时候在全面封控,她陪床的妈妈甚至不能离开医院,因为出去就进不来了。而她集中隔离两周后,因为家所在的区域和医院不同,不能随便通行,所以没办法去医院探望父亲。
不过私底下在微信群里,当地住户会偷偷分享哪里的隔离网有个洞,可以穿越不同的隔离区域。所以她常常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带上补给和换洗衣物,心惊胆战地躲着大白,穿过铁网上的洞给母亲送去。
上次听到类似的故事,讲得还是柏林墙。

《南汉山城》有个情节令我印象深刻。清军的朝鲜翻译向朝鲜守军炫耀清军红衣大炮的威力,守城的将军忍无可忍:你也是朝鲜人,怎么能这么说话?
这个“朝奸”的回答,冰凉梆硬:我父母都是奴隶。在朝鲜,奴隶可不算人。所以,不要再说我是朝鲜人!

由此我想到,那些强调你是“X国人”的宣传话语,重点都在“X国”;但真正应该成为重点的,的恰恰不是“X国”,而是最后一个字:人。是哪国不重要,在这国是不是人,才重要。如果在这国根本不配当人,而只是螺丝钉、一块砖、韭菜、人矿,就别自作多情说自己是“X国人”了。

Show more
Qoto Mastodon

QOTO: Question Others to Teach Ourselves
An inclusive, Academic Freedom, instance
All cultures welcome.
Hate speech and harassment strictly forbid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