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看到的。有人说努力就是一个奴出两份儿力。说的对!这就去躺下。

比规训更可怕的是自我规训,比阉割更可怕的是自我阉割,比审查最可怕的是自我审查。专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它能让被独裁的人对此习以为常并主动服从。但最可怕的是,当有一个奴隶不服从规训而导致奴隶集体被惩罚的时候,他身边的奴隶并不仇恨奴隶主,而是仇恨这个不服从规训起身反抗的人,并视自我规训、主动服从为一种极权土壤下的生存智慧而引以为荣。所以有人说,当斯巴达起身反抗的时候,砍向他头上的第一刀的不是奴隶主,而是他身边和他一样的奴隶。身为奴隶并不是耻辱,但是主动为奴就不一样了。

我们村里的人居然开始羡慕起朝鲜,说人家看病住房不花钱。说人家那才是社会主义。真的让我不知说什么好。又说华西村巴拉巴拉,人家那才是共产主义。我听得一头雾水:难道他们过去真的相信这些东西?

请教大家现在都如何管理国内存款的?

为什么现在我这个账号关注不了别人呢?一点开别人主页就是“应用程序异常”。

柏拉图在《理想国》里的一个分析,可以说是乐子人主义的终极理论依据:“在统治者犯错误的时候服从,其实就是在损害他们的利益”。而且乐子人会再加一句:不但要服从,而且要创造性地发挥。像是冲农夫山泉这种事,你说事先谁想得到?绝对也不是统治者乐见其成的,可是出现了之后,谁不得说一句情理之中,纯粹就是自己作出来的?像这样的乐子慢慢多起来,压力才是真的给到了所有人。

于我而言,好像去台湾的梦想都那么奢侈吧。

看新浪一条教员演说内容下的评论,只觉女性(准确地说,是人类)解放可能还需要个千儿八百年。被人啃了骨头,还要对啃自己的人感恩戴德。还觉得提醒他们的人是智障。强盗头子还说了“为人民服务”呢。还真信了?张口闭口反男权,却又在那里顶礼膜拜最登峰造极的男权强盗头子。最讽刺的事情莫过于此。她们那种发自肺腑的膜拜,让我对人类感到绝望。有这样忠实弱智的奴隶,人类永远都不会走出奴隶社会。假设有人要去解放他们,迎接这个人的,绝不是鲜花和感激,而是砍向他的锋利的大刀。我还是那句话,奴役的人是活该被奴役,一点都不屈。人家乐意,咱就别自作多情了。

过去说了N次的话,我今天要在这里再强调一遍:那就是,革命或者换个强盗头子不会解决任何问题,只要以暴力武力掠夺奴役为根基的男权社会意识形态不改变,只要大部分人仍然希望自己成为拥有特权掠夺他人的那个人,只要大部分人仍然不是把良知看作是第一位的东西,那这个社会就永远不会有真正的改变(最多只能让病情有所缓和)。在当下,一个人如果真的希望这个社会变好,他最好的选择不是上街游行,而是揭露真相,不遗余力地揭露真相,让更多的人因为看到真相而唤醒良知。“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核心,是大众心中的愤怒和正义无坚不摧,所向无敌。任何极权暴政能够存在的前提,都是有足够数量的拥趸和支持者。独裁者本身没有任何力量(他没有三头六臂,更没有三千六百般变化),是支持畏惧害怕他的人给了他力量。所有权力的本质都是暴力武力,因为所有权力的合法性都来源于以此建立起的政权。权力这个词儿,只有在野蛮的男权社会才存在。母系社会是不存在权力这个概念的,因为母系社会是以感情为纽带而连接的家族式社会(最高的管理者视所有人为儿女亲人),而非男权社会这样靠武力维系的奴隶强盗社会。

『德语媒体:政治效忠与经济繁荣无法兼得』
1997年香港主权回归中国时,北京做出了"一国两制"和"五十年不变"的承诺。然而,过去几年当中,香港还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sys_link: dw.com/zh/德语媒体:政治效忠与经济繁荣无法兼得/a

#DeutscheWelle

『支持者们不畏打压出席纳瓦尔尼的葬礼』
超过1000名纳瓦尔尼的亲友和支持者在周五不顾俄罗斯当局的打压威胁,出席了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的葬礼,与他做最后的道别。

:sys_link: dw.com/zh/支持者们不畏打压出席纳瓦尔尼的葬礼/a-

#DeutscheWelle

『普京批评者的命运:中毒、绑架、枪杀、空难……又新添一例狱中暴毙』
靠近北极圈的亚马尔-涅涅茨地区监狱管理局称,在此服刑的纳瓦尔尼散步后“感到不适”,“几乎立即失去了意识”,经抢救无效死亡。舆论认为该死亡事件仍疑点重重。然而,可以确定的是,那些敢于批评普京的人们一直都生活在危险之中。

:sys_link: dw.com/zh/普京批评者的命运:中毒、绑架、枪杀、空难

#DeutscheWelle

『泽连斯基:不要问乌克兰人战争何时结束』
德国总理肖尔茨在今日继续召开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宣布讨论开始。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呼吁西方国家加大对俄罗斯和普京的打击力度。他说:“不要问乌克兰人战争何时结束。问你们自己,普京为什么还能继续这场战争?”

:sys_link: dw.com/zh/泽连斯基:不要问乌克兰人战争何时结束/a

#DeutscheWelle

Show more
Qoto Mastodon

QOTO: Question Others to Teach Ourselves
An inclusive, Academic Freedom, instance
All cultures welcome.
Hate speech and harassment strictly forbid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