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工事中 :bunny_hopping:
1. 导入关注列表✅
2. 发送关注请求✅
3. 恭请各位放行🙏

之前看有人问为什么不做专门放外链的平台,这是不了解审查机制。大概两年前,就看一个类瓣的网文标记小站说,要依规干掉非境内的小说平台外链。今天一看,连御管的微博都开始搞外链白名单了,墙这个东西,是一年比一年类监狱。

审查是把自由落体的刀,你不能指望它戳死些黄的黑的就停下来不落了,它只会不断下落,一再突破底限

bbc.com/zhongwen/simp/uk-53323
中国驻英大使:你们这样还配自称大不列颠吗!!!(振声

要爱阿中, Make Britain great again

slow poke boosted

禁止拥有想象力,禁止看清现实。

slow poke boosted

In Spanish, if you end a sentence with the 🙂 emoji, you have to start it with the 🙃 emoji

不用问,这个大陆奸商就是鹅厂。

看到某港漫主编发言说支持"完全回归",原因是这样其作品才可以直接在大陆合法发行,而不必把作品给大陆代理买断去经营

yro.slashdot.org/story/20/07/0
"free-speech social network" : "a safe space for people who want to use hate speech"

贵球 旱的旱死 涝的涝死

slow poke boosted

看到eugen在考虑用imagemagick给图片中心挖空(做播放器视觉效果?),此类行为在窝们极简主义者眼里过于不可思议……

slow poke boosted

“The leader of ‘Women of Russia alliance’ complained to Putin, that ice cream ‘Rainbow’ teaches kids of LGBT flag”

Wow.

slow poke boosted
slow poke boosted

凡认为能在我国搞出自由平台的人,不是对自由的认识有问题,就是对我国的认识有问题。

slow poke boosted

所以共享黑名单是有其实用价值的。

slow poke boosted
slow poke boosted

警惕现在这股动不动就把不公的事件往“资本的力量”上靠的风气,特别是所谓的“资本”和“公权力”对立,或者“中国以后姓‘社’还是姓‘资’”的问题(改革开放后这么多年还在问这个问题?),其实是在简单化、模糊化很多矛盾,往后可能会向“打资本分房子”的方向发展成一股单纯的仇富思潮。

为什么说不能天天把“资本的力量”挂嘴边呢?首先这会让人懒得思考,并认为自己牢牢掌握了唯一的真理。其次,资本固然有其力量,但它力量的来源和当地政府、背后股东的力量都不是毫无关系的。此外,难道你以为贵国高官们真的是靠工资过日子的吗?贵国资本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可没有那么泾渭分明。难道法院成为“南山必胜客”,只是法官被迫屈服于腾讯的淫威吗?

我的阻生智齿在去年差不多时候引发了一次颊间隙感染并挂水三天后,保持了一年无发炎记录,怀疑它自己好了🤔(希望不要立flag)
至于为什么会搞出颊间隙感染,疑似因为发炎早期我自己作死用牙刷蘸漱口水从里到外刷了一遍牙龈盲袋……有类似问题的可以参考一下(×

强迫生了两三个娃的女士群体置环,究竟是损害人权多一点,还是保护女性免受夫权压迫沦为生育工具自伤身体多一点?这问题太拷问中性了。

Show more
Qoto Mastodon

QOTO: Question Others to Teach Ourselves. A STEM-oriented instance.

No hate, No censorship. Be kind, be respectful

We federate with all servers: we don't block any serv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