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闺蜜给我出了个主意说是试试充分利用猫热能来温和加热催熟水果
于是俺拿烘焙纸包裹住芒果后装到冬季针织袜套里,塞进猫窝!小少爷貌似还挺乐意做一份兼职,他抱着的就是层层包裹的大芒果!

Show thread

有的app不会要黑白到他复活吧,怎么还在色盲模式

咋回事啊?为啥还全部灰着?你看人赛博戴孝有瘾倒是自己死一个啊!

整天骂别的国家躺平,你国这不躺得比谁都平,mRNA没有,ICU病床也没加,老年人接种也没有。三年唯一的办法就是:新冠来了,封一下。新冠来了,封一下。新冠来了,封一下。新冠来了,封一下。新冠来了,封一下。新冠来了,封一下。新冠来了,封一下。新冠来了,封一下。新冠来了,封一下。

江泽民我们认识吗?我虽独身,在中国也住多年,你现在叫我给你默哀,别人会怎么想咱俩的关系?常言道。寡妇门前是非多,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所以只能身居茅屋,眼观全球,脚踩污泥,胸怀天下,我说的对吗?

“you're unlocked. How about the Uyghurs and Kazakhs"?
"close concentration camps"
Chinese feminists protested in front of the Chinese embassy in London

Show thread

这几天在长毛象最让我感到荒诞的时刻,都不是看到自命“反贼”的某些人对参与白纸行动的人阴阳怪气,而是在昨天谈到北京阳性病例骤增,但很多社区已经都不再上报的嘟文下,居然收到一条加拿大象友用英语发的私信,写的是“新冠会永远存在,不会消失,请试着接受它”……
我只好回复说:希望你去了解一下中国在发生什么,我们恐惧的不是被传染,而是被传染后会遭受的非人道对待。
随后对方讲的是:加拿大有法律保护人们不被遣返回共产主义国家,也许你可以来多伦多“旅行”……
即使我知道对方是无心的,但作为一个都表达了这么久,态度如此明确, 也冒着风险出头发声的人,居然仍然有人跳出来“好心”教育你:不要害怕感染新冠哦,我们可以适应它和它共存的。不要害怕你可能被迫害哦,来我们这里"旅行",我们的法律会保护你……
对方是知道中国过去这些天的白纸行动的,然而这仍然是他们看到一个中国人谈及北京已经有很多人出现阳性后,会有的反应。很可能对方是在跨站时间线上刷到了我的嘟文,于是立即认为我还没被“启蒙”,跑来给我“启蒙”了……
我也不在国外,不清楚到底大部分人是如何看待中国普通人目前的状态的,在白纸行动之后,他们中原来依然还有人以为中国人是连新冠病毒的重症率极低、我们需要与其共存,都不知道的吗…… 如果这都没有广泛共识,人们怎么可能有如此大的勇气走上街头?在为了表达“我知道真相”承受了那么多压力,有人被打被抓,家人被骚扰,至今都有人在失踪的情况下,还有人这样“启蒙”中国人,这“好心”真的让我感到消受不起……
后来对方还问我:有什么我能够帮助你的?
我说,只要知道我们并不认同政府的苛刻防疫政策,对维吾尔人遭受的迫害感到愤怒,就是对我们的帮助了。
真的,哪怕只是知道一下中国人并不需要被“启蒙”被“科普”,就算是对我们的帮助了。都不需要告诉我们“来我们这边旅行我们的法律会保护你”……

昨天和朋友讲缺德笑话笑出鹅叫,狗蹲在茶几上警惕又戒备 :aru_0160:
狗:什么东西 这玩意儿不会吃猫吧
狗:(移开目光)(装作没在看)
#猫与弓形虫型人
@cat

现在猫真的一到点就等着睡觉,坐在床边看着我整理床铺,我磨磨唧唧就喵喵催促。睡到半夜固定起床尿尿,尿尿后转两圈,舔舔自己,跳进纸箱磨磨爪子,又回到床上来。没有我帮掀被子,猫只会团在被面上继续睡,但我一定会因为摸身边摸空醒来,然后把猫抱进被子。睡一阵子猫又会跑出去过一会儿独猫时间,清晨第三次回被窝会叫醒我,然后我掀开被子,浑身冰凉凉的猫走进来,把冰凉凉的爪爪放在我的手臂上,要不了一会儿,就会变得比我还要热乎乎。
这就是最近猫和我的每一个幸福夜晚 :blobmiou:

前几天没上来
随便拿微博发了一条笑话
账号异常了
什么笑话呢:
“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亲自搞砸,亲自嘴硬,亲自装没事人——猫玩逗猫棒的一个标准流程”

再次感谢 @PhilFakeMonk

大家不要只转恐怖的消息,澄清的消息也要转啊!之前那条说抗议者母亲被抓去方舱的嘟嘟转了三百多,看到澄清抗议者的母亲没有被抓去方舱,发信息的人只是狐假虎威恐吓他,我把之前那条恐吓的消息删掉了。

我经常被恐怖的传言搞得一惊一乍的,比如担心因为言论被举报到大使馆什么的,但刚知道大使馆其实不管这些。借用朋友的话说“我们自己首先不可以扩大了恐惧”。我们在海外的建政反贼们这么多,大使馆和国内的国安真的管不过来。

开一个号用来记录11月27日晚的海珠广场,有可能用后即弃。全部是个人视角,不代表全局情况。没有全程录像,大部分凭记忆复述,存在偏差,不连贯,顺序颠倒等。概括来说,比起乌鲁木齐、北京、上海,还有广州的城中村,警方采取的措施平和得多。(1/n) 

我到达的时候现场已经僵持了一段时间,有一些协警和辅警组成人墙,挡在举白纸的人群前面,外面是大量围观的人。人墙没有闭合,我绕过去从后面加入。靠近的时候我在害怕,但当我真正走进去喊出第一句的时候,我忽然感到非常温暖,非常安全,即便理智上明白存在危险,我也感受不到半点恐惧了。旁边的人也刚加入,伸手要了张白纸。喊了一段时间口号,有人喊It's my duty,最激进的也只是不做奴隶做公民。
人们数次试图向前走但被人墙拦住,并发现人墙渐渐闭合了,没有外面的人能再加入,不过内外距离较近,甚至可以过来握手。有内侧的人隔着人墙分发白纸,起先受阻拦,他大声说现在发白纸都犯法了吗?之后警方渐渐不再阻拦。有人说不用过来也可以,在外面也可以参与。隔着人墙,一米之外真的有很多人举起手上的纸。
有人说这哪里是白纸,这不是我的论文吗。有人说为什么要拦着我们,拦着我们怎么去做核酸?在这样的环境里听到幽默的声音,我很高兴。
外侧和内侧的人群分别有人墙挡着,随着时间推移ta们慢慢拉开两边的距离,外侧的人群已经到了马路边,加上人墙,看不清情况。有一辆警方的大巴停在马路上。对面有人喊打人了,可能接近网上视频中有人被抓的时间。这边有人喊不要打人,和平等等。从那之后,对面数次喊放人,我们也跟着喊,以为是催促警方释放被抓的人,晚些时候意识到,后面几次ta们可能是想要警方放了我们。
大部分时间内侧是在僵持,我们想出去,人墙拦住。最激烈的冲突只是偶尔因为肢体接触争执,很快就会有人劝开。有人因为太挤而呼吸困难,人群空出一块地方让其休息。在这里提醒各位,以后在类似活动里也要尽量避免拥挤。有无人机低空拍摄,声音很响,只要不是特别嘈杂就很容易发现。
组成人墙的人员年龄不一,看起来无聊又尴尬,只想完成任务。不少人试图和ta们沟通,问你们有什么必要拦住我们,你们也有家人,你们的家人也可能被封控政策伤害;我们不想搞破坏,只是想纪念我们的同胞;想想你们最初当警察是为了什么,警察是保护人民的职业,等等。几乎没有警方人员说话,有也是说不要靠这么近。有人很平和地说,可能你们让我们走会丢工作,那希望你们至少能把我们的话听进去,好好想一想。

建议一些写手不要自我阉割。
原句:当她们知道你要反攻的时候。
阉割后:当她们知道你要反gong的时候。
我眼里的:当她们知道你要反共的时候。
我: :mur_cat:

超市圣诞用品,前几年几乎全是中国造。
昨天去看,衣服和纺织品好多越南、孟加拉、土耳其,甚至还有巴基斯坦。
特别“义乌货”的小摆设,也有越南、印度的了。
只有小家电之类相对复杂的还是中国。

迁徙已经开始了,好日子要到头了。

「Protest-hit Iran abolishes morality police: prosecutor general」

繁體中文谷歌翻譯:「抗議的伊朗廢除了道德警察:總檢察長 」

「Iran has scrapped its morality police units after more than two months of protests triggered by the arrest of Mahsa Amini for allegedly violating the country's strict female dress code, local media say.」

繁體中文谷歌翻譯:「當地媒體稱,在 Mahsa Amini 因涉嫌違反該國嚴格的女性著裝規定而被捕引發了兩個多月的抗議活動後,伊朗已取消其道德警察部隊。 」

來源(「nitter」twitter開源前端;連結在中國訪問需要非常規手段):nitter.unixfox.eu/AFP/status/1

在中国读书是一种痛苦,对于知识更多的不是一种新奇感而是一种自卑感。怎么这个也不会,那个也做不出来,这样就和同龄人差了太多了呀!说到底还是内卷出的错,我现在除了游戏,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我甚至都不知道以后去做什么维生,感觉店员是我,摆摊是我,写字楼打工人也是我,丝毫看不见未来。

大降温后,原本对盖小毛毯深恶痛绝的猫恨不得二十四小时被热烘烘的毛毯裹起来,而且原本猫在床上睡觉一定要把脑袋露出来,今天早上猫拱拱拱,把自己埋被子里贴着我,一根毛都不愿意露在外面,低温是猫的一生之敌

Show more
Qoto Mastodon

QOTO: Question Others to Teach Ourselves
An inclusive, Academic Freedom, instance
All cultures welcome.
Hate speech and harassment strictly forbid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