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子曰:”商也好与贤己者处内,赐也好说不若己者。不容知其子视其父,不知其人视其友,不知其君视其所使,不知其地视其草木。故曰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丹之所藏者赤,漆之所藏者黑,是以君子必慎其所与处者焉。”

大部分朋友都是在這裏說些不能在牆內說的話,但是信息來源和討論熱點還是牆內的媒體,討論的內容和習慣還是牆內的方式,雖在自由平臺,雖然有時候是批評的角度,但還是不能擺脫被牆內媒體牽着鼻子走,久而不聞不聞其臭,從一個坑爬出來很快掉另一個坑裏去。你會發現,經不起考驗的不只有感情,還有價值觀,認知,習慣等等,它們會慢慢的改變你

nil boosted

如果你三十歲之前不是左派,那你是沒良心,如果你三十歲之後還是左派,那你是沒腦子

完全贊同,哈哈

我为什么善待小粉红?粗口预警!感谢小粉红up主SHA SA 萨莎 Саша友情配音
youtu.be/2Es62Tu5xAI

享受思考的樂趣真好,可以自由的思辯。
但是,社會問題往往和社會有關,在民主社會和在極權社會,我的很多觀點會不同。
所以,很多問題都需要前提,討論問題之前應該先搞明白社會環境。

奶爸今天旗幟鮮明的說:我反感MeeToo運動。很大膽

評論裏摘錄: 作为女性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在性关系上女性绝对主导,收放自如,只要想要,手到擒来😉

: 这位老牌女权主义的变化也类似于我的心理历程,年轻时候是非常支持女权的,但是现在觉得目前的女权主义太搞笑了,往往是要求power,在对自己有好处的时候就不谈女权,对自己没好处时就要求女权。最典型的是我身边所谓女权人士,对挑逗男性,在体力劳动中获取男性帮忙乐此不疲,但是又要求男性不能对自己有批评,批评了就是欺压。

对抗极端女权的老牌女权主义者;荡妇羞辱在一种情况下是正当的;我对于“荡妇”们的态度
youtu.be/cFaN_HScG6g

我發現和奶爸的觀點契合度還挺高的

確實,有了子女之後看一些社會問題會從完全不一樣的角度
”我早就說過“,事後說這句話是很傷人的話,不管面對子女還是在公司面對同事,檢討一下

先有人权才有女权,没有自由何谈平等;对“性侵怪女人穿得少”的灵魂拷问;比荡妇羞辱更可怕的是双重标准
youtu.be/–WhfVJ5B1w

看到說政府是用來罵的不是誇的,有人移民到別的國家,卻想阻止別人罵政府
政府不是用來舔的,這話倒沒錯,但有爲小粉紅開脫之嫌。
問題是這世界上不但有民主政府還有集權政府,還有軍國主義,法西斯政府。民主國家自然有各種問題需要罵,但作爲瞭解極權的人,跑到民主國家卻天天罵民主,那客觀上是不是在擁抱極權?
這也是我至今都對斯諾登不太感冒的原因,他覺得自己做了正確的事,但披露出的棱鏡計劃,爲反恐擴大監控權力,可是對極權國家建造數字監獄大有益處,兩者真的是一樣的麼?這貨在民主國家待不下去,所以跑到極權國家,這是他想要做的麼?

“我長大要當拳王”的小湯圓牛逼。我有點想給孩子們搞套裝備玩了
youtu.be/Lir9DkpX8bw

nil boosted

輟學的輕度自閉或抑鬱的青少年孩子,最希望得到怎樣的幫助呢?找到目標和興趣,樹立自信心的機會?培養社交能力建立強大內心?或者陪伴和關懷鼓勵?

Lip 被米奇追打的時候,或者被別的孩子欺負,他為什麼不報警or報告學校呢?為什麼他寧願背鍋也不願說出實情?雖然是別人犯的事,他說出來也並沒錯。
孩子們都知道,動不動就尋求公權力保護會被鄙視在那裡混不下去。喜歡報告老師的孩子肯定會被別人鄙視和排斥。
如果孩子們看到別人抽大麻就報警,做社區的道德警察會怎樣?要麼成功把社區變成警察社會,要麼被人弄死。自己放過別人,別人也放過自己,鐵拳擠壓的是所有人的生存空間
同理,你覺得別人抽煙闖紅燈亂丟垃圾沒功德去舉報,別人覺得你崇洋媚外,你不愛國去舉報,在邪惡公權力面前誰拳頭更大?
舉報本身就是可恥的,除非是可以制止正在發生的侵害

前一段發現不少紅綠燈把倒計時牌給拆了,還奇怪抽什麼風拆它幹嘛,不少人說一下不適應了。原來是搞了個紅綠燈新國標,幾乎是照搬美國標準。
話說這個倒計時牌倒是人性,有倒計時等紅綠燈時輕鬆一些,缺點就是可能會搶燈。
什麼時後憲政體系也照抄美國呢

奶爸下面的評論挺精彩的,從被控制的奉旨打拳到現在開始打壓
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不是以普世價值和平權為目標的王八拳只能成為又一波義和拳
佩服奶爸的耐心

阻止抽煙被潑油,嘲笑直男被封殺,微博女權被大量炸號,中國女權陷入至暗時刻。今晚一起來聊一聊,蕩婦羞辱什麼時後才是正當的

youtu.be/mlzezznM3Bw

nil boosted

川普的支持者经常受到的指责就是他们生活在”另类事实”中,有着脱离现实的看法,可是,只要你要对美国的左翼运动有所了解,你会发现美国的”进步人士”持有的想法同样荒唐,甚至更加荒唐。两者的区别在于,川普的支持者通常把信任都寄托在川普本人身上,以一位政治家的观点为正确的准绳,而”进步人士”则是经常把商业媒体视为真相的裁决者,如果商业媒体打算攻击某个人或某个组织,那么作为它支持者的”左翼进步人士”就会充满义愤地对该对象进行辱骂和骚扰,而从不去思考商业媒体说的是真相还是谎言。川普支持者不相信媒体,很大程度上也正是因为主流媒体本身不值得信任了,然而以政治家的个人言论为真相的这种做法,其危险程度丝毫不逊于以媒体为真相。

我在这里当然不是说,”两边都一样,因此现状不存在改善的可能性”,我的看法是,要走出目前的困境,媒体需要重拾职业道德,左派需要彻底的重生。

“如片中lip说的,我们这些穷人哪有功夫看facebook上哪个有钱同学的狗死了,我们只关心怎么能搞到明天的饭钱。”
我也覺得有時間經常泡在網上的人都比較清閒。

“从2009年到现在,如果让我只推荐一部美剧,不会是什么《权力的游戏》《傲骨贤妻》《制毒师》《新闻编辑室》《行尸走肉》。。。我只会推荐这部《无耻家庭》。”

“看了这么多年美剧,我越来越发现,我对公共电视网的美剧越来越来不动了,选材保守,剧作保守,表演保守,连收视率一起保守,无甚新意。对应《无耻家庭》,再看《摩登家庭》,至少我完全看不进去了,后者就是公共电视网面对中产家庭为主要收视对象,要搞各种平衡和政治正确后的寻常物。“

贊同,這十幾年看了有數百部美劇吧,shameless可能是我唯一看了好幾遍的。

美国真的有《无耻之徒》中的几个主角家庭那样生活的家庭吗?
zhihu.com/question/20979625

現在本科生在杭州找到工作就可以拿到4W。有沒有要找工作的?

nil boosted

替巨头企业审查(Big Tech Censorship)和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辩护的人经常提出这样一种观点:(第一修正案所规定的)言论自由限制的只是政府,而不是团体和组织,而且言论自由也并不意味着你可以免于批评或免于承担后果,因此,如果某人遭到了政府以外机构或团体的审查,抵制,或者”取消”,他的言论自由并未受到侵犯。


这种观点所暗示的是,言论自由的合法性来自于且仅来自于法律,在法律规定的范围之外,团体和组织对言论自由的限制和封杀就是合理的。


但言论自由,作为人们的一项基本权利,真的是法律所授予的吗?如果某个独裁政党上台,修改了法律呢?如果一些自命正义的人士控制了立法,而他们认为自由应该让位于正义呢?是不是这就意味着言论自由不是一项权利呢?


对于这一个问题,启蒙主义早已给出了答案,那就是人的自然权利要优先于具体的法律条文,人权作为“人类天生要享有的权利”,并不是宪法赋予的,宪法的作用仅仅是保障和实现人权的一种手段。正如《独立宣言》中说到的那样:


我们认为下面这些真理不言而喻: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正是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们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力,则来自被统治者的同意。任何形式的政府,只要破坏上述目的,人民就有权利改变或废除它,并建立新政府。


也就是说,人的基本权利是与生俱来的,是造物主赋予他们的,人的自然权利本身,要优先于人们为保护这些权利所做出的制度安排。至于具体的法律,人们在制定它的时候,总是要反复推敲,考虑其可行性的。第一修正案只对政府做限制,我想更大程度上是因为它在现实中可以操作,如果它连非政府组织也要管的话,一是不现实,二是会损害人们的其它权利,例如自由结社的权利。可是,虽然第一修正案没有对政府以外的领域进行规定,但这并不表明在这些领域中言论自由权就是不存在的。第一修正案没有对这些领域进行规定,不代表在这些领域中言论自由无关紧要,恰恰相反,这正好表明了在这些领域中,言论自由更需要人们的争取和捍卫,因为”自由的代价就是永远保持警惕”
既然法律管不了,那么自由就只有靠民众自觉的捍卫。政府管制固然是对自由的一大威胁,但公众舆论、道德习俗对自由的威胁,也就是约翰·密尔说的”习俗的暴政”,同样不可轻视。 如果在民间社会中言论自由的精神不再被坚守,那么再好的法律也无法保护言论自由的权利。正如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说的:”政体的原则一旦腐化,最好的法律也会变坏,成为对国家有害的法律。但是当原则健全的时候,即使是不好的法律也会产生好的法律效果;原则的力量能够带动一切事物。” 言论自由,作为现代民主制度的核心价值,远非是法律条文上的规定那么简单。


那么言论自由是否不意味着你可以免于批评或免于承担后果呢?当然不是!因为自由是所有人的自由,每个人都有批判或赞扬的权利,我无意否认这一点。但是我的确认为,基于理性和证据的文明讨论,要远远地好于煽动情绪的断章取义,和掩盖事实的恶意中伤。


言论自由当然也不意味着所有的言论可以免于承担后果。问题在于,这里的”后果”指的具体是什么?如果某人刻意地散播关于另一个人的谣言,对另一个人造成了明显的经济损失,或者向外国散播本国的军事情报,那么他当然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可以如果某个人只是真实地表达了自己与正统意见不同的看法,就要被媒体和社交封杀,丢掉自己的工作,那么这无疑是对言论自由的无耻攻击。我不认为所有言论都可以免于承担后果,但我的确认为,任何人都不应该因为持有异端思想而被封杀。寡头企业与觉悟左派是当代言论自由的大敌,捍卫言论自由即意味着与这两者作战。

nil boosted

#万能的长毛象
作为冲国在校大学生,有什么办法跑外面医院看精神科/拿药不被学校知道吗……之前听室友讲由于挂号必须用身份证,身份证又暂时归大学生公费医疗保险,所以会直接通知辅导员 :0120:
小李快顶不住抑郁症了但是不想上学校那种问题学生名单,主要是normie又不知道他们越劝我我越想跳楼……

給打殘廢或死了要情緒穩定,別鬧事。。

nil boosted

《Laisky|因转发“浙江桐乡积分制”的报道 我被迫注销了推特账号》

实际上经历比这曲折。最初警方只告诉我“发布了危害国家安全的不当言论”,要求我立刻删除。 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言论,只说 “你说过什么你自己知道,什么是有害的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中国数字时代

下面一個回覆:
华人支持黑命贵的,想想黑命贵的主要诉求是什么。削减警费,裁撤警员,让警察不敢对他们严格执法。然后呢?谁最遭殃,没了警察管,黑命贵可以肆无忌惮的当街殴打抢劫亚裔了。以后警察裁撤了,你打911也没用了,真是讽刺

那些學着共產黨和白左支持美國黑命貴運動的,覺得自己和黑人一樣是少數族裔應該受到更多優待的,你比黑人人數少,體格差,又有錢,在司法和警察體系被白左扭曲之後,你只怕很大概率成爲黑人打劫和欺負的對象,到時候白左媒體會打破政治正確站出來幫你主持公道麼?

Show thread
Show more
Qoto Mastodon

QOTO: Question Others to Teach Ourselves. A STEM-oriented instance.

An inclusive free speech instance.
All cultures and opinions welcome.
Explicit hate speech and harassment strictly forbidden.
We federate with all servers: we don't block any serv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