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有沒有想兼職或遠程做網路軟件開發的朋友?最好有前端的經驗
想組建個比較靈活的遠程團隊,可以脫離上班賺錢方式

Pinned toot

真相没死,只是你不再相信了——撰文:张洁平 (Matters 创办人) 

@meina 歪脑被墙了,全文记录到这里

wainao.me/wainao-reads/ZhangJi

一个独裁者,要对付一个有影响力的异议者,最有效的办法是什么?

干掉他?不。突然消失只会令他影响力更大。死亡引发的集体哀悼,常是言论转化为政治行动的开始。对独裁者来说,一个异议者的处境无关紧要,真正要紧的,是那些相信他的人——怎样重新掌控他们的心,才是重点。

怎样减弱、消除异议者对群众的影响力?隔离。竞争。抹黑。不消灭他,但限缩他发挥影响、及为自己辩驳的能力。派十个人与他竞争,分薄支持者注意力,并争夺粉丝。寻找弱点、痛脚,想办法抹黑他,破坏群众对他的信任。至此,异议者肉身仍在,甚至仍发声,但人们已听不见他,即使听见,也不再相信他。他就不再是威胁。

对极权政府的观察者来说,以上过程并不陌生。也许你们还能想起好些名字——多年来一度在民间叱咤风云的异议者,那些反贼头目,他们都去哪儿了?

在极权国家,最具威胁力的异议者,不是任何个人,而是真相。

上述推演,是独裁者对付异议者的方式,也是极权政府压制真相的方式。

不过,真相无处不在,并不只封锁一个人、一支笔就可以简单隔离或抹黑。所以在过去,对付“真相”不像对付单独几个“异见者”这么容易。传统舆论管控模式,以阻截真相传播为主要方式——通报禁令、删文删帖,是最常见的。但这种操作,在大范围灭声同时,也会在特定圈层,令事件因禁令反而引发更多关注、更急速传播。到今天,有了以大数据为基础的演算法能力,得到信息技术加持的极权政府,有了比以往更大的能力,去精细化控制言论、压制真相。

所谓精细化的信息统治术,指的究竟是什么?如何逐步发生?

我想起自己在中国舆论环境遇到的三个事例,或能折射这种细致变迁。

第一件事,是2008年前后,中国传媒界出现的一支特殊力量: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它前身是官媒“人民网”创办的杂志,叫《政策信息》,后改名《网络舆情》。杂志封面一句话,清晰陈述它的立场:“帮领导干部读网”。主编祝华新,是有丰富官方媒体经验的传播学者,后来舆情监测室的副主任。

当时,一边,是中国互联网使用者总人数达2.5亿,是世界网民规模首位;另一边,是web2.0潮流方兴未艾,社交网络初兴,互联网去精英化、释放了“人人可以言说”的能量,也带来信息爆炸、热点放大、公共事件短时间快速汇集民意、形成群体事件的现象。站在公民社会的立场,人们视之为莫大机会,可通过网络参与,引导重要事件公共议程的设定,“围观改变中国”,挟民意以倒逼政府改变。站在管治者角度,他们体会到官方声音在社交网络的迅速式微,没人要看那些官式语言,政府成了嘲笑对象,擅长“用常识说人话”的市场化媒体、辛辣有趣的公共知识分子,成了网络公共舆论场的明星。

这种情形下,管治者意识到危机,确定官方要积极介入互联网舆论场的方向。致力“帮领导干部读网”的人民网舆情监测室,成了重要的,给各级官方机构提供舆情分析服务、舆情解决方案的官方智库。

有趣的是,他们的舆情监测报告,数据资料丰富,主体内容也向社会公开,尽管出发点是“帮助官方掌握舆论,并研究怎么疏导舆论”,但《南方周末》等不少自由主义立场的市场化媒体,甚至会给他们“年度致敬”的新闻奖项。

2011年7月,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副主任祝华新提出一个重要说法:“打通两个舆论场”。意思是,官方声音在社交网络不断被边缘化,已形成官方、民间两个舆论场,这是管治者无法忍受的,因而须“打通两个舆论场”。

怎么打通?具体的措施,在之后几年间,大家看到了迅疾的展演。

北京成立了中央级别、习近平亲自领导的“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2014年2月第一次会议,就提出“要使网络空间清朗起来”。随即的清网行动,以卖淫嫖娼、偷税漏税、造谣诽谤等罪名,抓捕一批微博最活跃的大V,薛蛮子是著名一例。杀鸡儆猴效果明显,《2014年中国网络舆论生态环境分析报告》指,这一年,微博大V整体发博量少了四成。微博的公共舆论生态,开始朝娱乐、明星化方向转变,公共事件、公共知识分子,渐不再是热门话题。

同年8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提出,要“着力打造一批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包括澎湃新闻,诸多颇受欢迎的官方新媒体集团,“学习小组”“侠客岛”这样用新鲜语言的时政公号,都在这一阶段出现。

对民间舆论场杀鸡儆猴,对官方舆论场着力培养。两个舆论场这样慢慢“打通”。

令我具体意识到这一变化的,是另一件不起眼的事。

2012年7月,北京一场暴雨,夺走79条人命。尽管暴雨数十年罕见,但中心大城市竟多人溺死,基础设施弊病一时令舆论震惊,议论纷纷。北京市府也大为紧张。雨后,许多媒体前往调查,其中《南方周末》寻访到所有死者家属,用八个版面制作《你的名字,你的故事》,写出可确认的每个死者名单、个人故事,预计头七面市。

当时,官方并未公布死亡名单。面市前一天,报纸送印路上,接到官方禁令,八个版面从印刷厂被拦住,强行撤下。次日一早,市民收到的报纸,从头版开始,调查报导消失不见,连续几个版面由广告匆匆填塞。

这本是个寻常的审查、撤稿故事。但这时已是微博年代,八个版面制作完成时,头版编辑已拍照,发在自己颇有人气的帐户上。而后,深夜收禁令,撤稿,版面打红叉,换广告,全程也有编辑在微博直播,引起群情激愤。荒诞过程被曝光,禁令效果大打折扣。

故事并未到此为止。撤稿当晚,我例行看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被画面里黑衣的主播吸引注意力:国家电视台突然插播特别新闻,由主播以肃穆表情,一个一个,念出死者名单和简要介绍。

央视报导引发空前好评,许多人视之为政府机制透明、官媒人性化的进步。而《南方周末》被画红叉的版面只在微博小圈子流传,毕竟影响有限。

这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游戏规则变了:以前封杀真相——“你闭嘴”,现在是“你闭嘴,然后抢过你的话,我来说。”

如果说信息管制1.0时代,是以监管、消灭特定信息和源头为第一目标 —— 控制说真话的人,真相就不会流出去;那信息管制2.0时代,则是回到官方媒体自身,大量制造新式宣传故事,抢夺粉丝,积累群众认同。

2015年,祝华新说“打通两个舆论场”的三年后,看微信公号、微博影响力排名,效果已明显:人民日报、人民网、环球时报等官媒,在大量聘用年轻人,经营青春化网络语言后,成了新的最具影响力网红,粉丝量数一数二。以前的市场化媒体,在悬殊的资源战中,影响力跌出前十、前二十,飞速边缘化。

官方舆论几年调整步伐,重新夺回主流,并借由信息技术加持,比传统媒体时代,影响力更为深远。

也是这时开始,我见识了第三个故事,信息管制3.0时代的故事。

2014年,香港爆发以争取《基本法》所承诺的民主普选为目标的“占领中环”行动,演变成79天的雨伞运动。运动以和平、理性、非暴力著称,有理有据有节,无数感人新闻画面,触动全球观众,包括身在大陆的人。这也引发大陆管治者极大的紧张忧虑。

为避免“和平占领争取民主”形象深入人心,防止民心思变,处理香港新闻时,中国信息策略不再仅是封锁真相、也不再是宣传己方,而更进一步,以“污染”为主导:大量制造谎言,搅浑水,放大运动瑕疵,污名化“争普选”为“谋港独”,污名化“和平游行”为“香港文革”、“颜色革命”,将民主诉求污名化为“经济不行了,优越感下降”的利益动机,放大中港矛盾,煽动中港之间的愤恨情绪。

当时一位资深官方媒体工作者告诉我,这是1989年六四事件以来,他见过最大规模的一次、由官方媒体不遗余力策动的信息污染。污染效果很成功:大量制造假话,真话就听不见了,就算听见了,也没人相信。

2014年后,中国普通人相信:香港人现在经济实力不如中国,心态不平衡了,开始闹腾,要独立,要英美势力支持,以为独立可以解决问题,不仅可恶,而且可怜、可悲。香港普通人,则远望大陆媒体歪曲自己和平单纯的示威行动,觉得心寒愤怒,面对抽象的“中国”罅隙日深,越来越不愿区分当权者与民众、政府与文化。在情绪对立中,真相就算未被全面封杀,也举步维艰。

2014年我们见过的这套信息管制3.0模式,在2019年香港更大规模,也更大破坏性、颠覆性的激烈抗议运动时,发挥得登峰造极。“污染”已升级为资讯战,我们面对的,是一个舆论机器武器化、资讯战开幕的年代。

此前信息统治术精细迭代、升级的十年铺垫,逐渐收编的舆论环境,为资讯战打造了绝佳孵化器。

资讯战的目标,从不是抹黑单一对象,更是让你什么都不信,进而分化、极化社会,掀动仇恨与敌意,令民主失去基础。资讯战的武器,不是禁令、不是谎言、不是给审查加持的人工智能等技术,而是相信了谎言、被它调起愤怒或厌倦情绪的我们每一个人。资讯战的武器,就是失去了自觉的我们。

回到开头的问题,一个独裁者,要对付一个有影响力的异议者,最有效的办法是什么?就是让我们在纷扰信息中,失去诚实自主的判断,进而失去对价值的信任。一切统治术都建基于此,动摇一切的种子,同样深埋于此。

我老婆也帶女兒去學過什麼跆拳道,我的看法是鍛鍊鍛鍊身體就好了,千萬別指望學到什麼實用技能,那麼細一點點胳膊腿,學再多花拳繡腿都沒什麼卵用

我老婆好像上當了,女子防身術到底有沒有用
youtu.be/HUZ_xwDkmjw

這種邏輯的缺失,導致牆國人崇拜敬仰的所謂英雄大多是殘暴的屠夫,這種拜鬼的傳統也讓各朝代張獻忠不斷,至少諸子百家和儒釋道各種宗教都沒有限制住人性中的惡

看看被很多人敬仰的曾文正公是怎麼對待民眾的:

这批俘虏,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从刚出世的婴孩,到80岁蹒跚而行的老翁,从怀孕的妇人,到10至18岁的姑娘,无所不有。清军把这些妇女和姑娘,交给一批流氓强奸,再拖回来把他们处死,有些少女,刽子手将她们翻转来面朝天,撕去衣服,然后用刀直剖到胸口。这批刽子手做剖腹工作,能不伤五脏,并且伸手进胸膛,把一颗冒热气的心掏出来,被害的人,直瞪着眼,看他们干这样惨无人道的事。还有很多吃奶的婴儿,也从母亲怀里夺去剖腹。很多少壮的男俘虏,不但被剖腹,而且还受凌迟非刑,刽子手们割下他们一块一块的肉,有时塞到他们的嘴里,有时则抛向喧哗的观众之中。 上帝纵使宽恕英国参加镇压太平天国的战争,但如何能饶恕它参预对无防御力的妇女和柔弱无知的孩子们的疯狂屠杀呢?我们从贫苦的英国人群压榨来的金钱,拿来帮助两手染着鲜血的恶徒们在中国作战,这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从中国得到黄金的买卖吗?

Show thread

邏輯的細節才是感性和理性的差別,可能也是中國傳統價值觀下張獻忠式的人物層出不窮的原因吧,這也是共黨式的“不惜一切代價”中的流氓邏輯,情緒驅動之下容不得理性的邏輯

Show thread

從回復裏看很多人理解不了奶爸的邏輯
奶爸提到的你如果想為了別人犧牲自己的話,必須要達到幾個高的標準:

  1. 犧牲自己沒問題但不要去犧牲別人,包括你認為是有罪的人
  2. 退一步一定要犧牲別人的話,至少不能故意犧牲無辜者
  3. 萬一殃及了無辜者,你不能拿來為自己開脫
  4. 下地獄是真下,不是拿來做交易和買賣的,不能用來換取金錢或身後的名聲,否則那就是交易,投資或投機

最後,如果你是為了犧牲而作惡的話,那首先是作惡,其次才是犧牲

為了理想而作惡,不管理想多麼崇高,首先都是作惡。

youtu.be/TnqwHrNhsAg

我們從小接受教育就是萬惡的舊社會,舊的就是不好的,要進步,要不停的改革,不停的革命,毫不憐憫的革別人的命,反革命是大罪,就是錯誤

其實不管保守主義和自由主義追求的都是自由。但和進步主義,自由主義,理想主義不同的是,保守主義相信人性不完全是善,也有惡的一面,相信人們在行動的時候是無知的,易犯錯誤的,需要小心謹慎,周全穩重,而不是性情上的膽怯,怯懦和優柔寡斷。人性是不完美的,也不是可無限的改善的。

審慎就會反對烏托邦,會深沉的勇氣和深刻的反思,會反對傲慢和狂妄,狂暴急切的要求

Show thread

中國有私有產權的傳統,中世紀都知道徵稅要經納稅人的許可,我們到現在不知道。沒有私有產權的意識,就不可能有自由的意識

“豬都有生育的自由,人居然沒有,這是多麼荒唐的事情”

說得好

Show thread

“歐美有自由的傳統,他們可以保守,中國只有專制的傳統,有什麼好保守的?”
哈哈,我也是這麼想的

為什麼國人難以接受保守主義?王建勛
castbox.fm/va/3160490

nil boosted

鴉片戰爭時皇帝對當面遞交國書這件事那麼在意,我覺得主要原因還不是面子,就像你跟某公司打交道,底下人的承諾就不那麼可信,而老闆說話還是要算數的。因為非一把手的承諾可以搗各種漿糊,所謂主動權,比如推託說老闆不同意,有很多手段可以賴賬。而老闆做出承諾就要兌現,因為不好找藉口,除非老闆承認自己傻逼

youtu.be/SQLGD1M-CTg

朝向自由工作者又邁進了一步,以後壓力更大,至少時間上更自由一些,可以多花點時間在家裡了

nil boosted

『母亲的心』
作者:叶倾城
朋友告诉我:她的外婆老年痴呆了。

外婆先是不认识外公,坚决不许这个“陌生男人”上她的床,同床共枕了50年的老伴只好睡到客厅去。然后外婆有一天出了门就不见踪迹,最后在派出所的帮助下家人才终于将她找回,原来外婆一心一意要找她童年时代的家,怎么也不肯承认现在的家跟她有任何关系。

哄着骗着,好不容易说服外婆留下来,外婆却又忘了她从小一手带大的外孙外孙女们,以为他们是一群野孩子,来抢她的食物,她用拐杖打他们,一手护住自己的饭碗:“走开走开,不许吃我的饭。”弄得全家人都哭笑不得。

幸亏外婆还认得一个人--朋友的母亲,记得她是自己的女儿。每次看到她,脸上都会露出笑容。叫她:“毛毛,毛毛。”黄昏的时候搬个凳子坐在楼下,唠叨着:“毛毛怎么还不放学呢?”——连毛毛的女儿都大学毕业了。

家人吃准了外婆的这一点。以后她再要说回自己的家,就恫吓她:“再闹,毛毛就不要你了。”外婆就会立刻安静下来。

有一年国庆节,来了远客,朋友的母亲自下厨烹制家宴,招待客人。饭桌上外婆又有了极为怪异的行动。每当一盘菜上桌,外婆都会警觉地向四面窥探,鬼鬼祟祟地,仿佛一个准备偷糖的小孩。终于判断没有人注意她,外婆就在众目睽睽下挟上一大筷子菜,大大方方地放在自己的口袋里。宾主皆大惊失色,却又彼此都装着没看见,只有外婆自己,仿佛认定自己干得非常巧妙隐秘,露出欢畅的笑容。那顿饭吃得……实在是有些艰难。

上完最后一个菜,一直忙得脚不沾地的朋友的母亲,才从厨房里出来,一边问客人“吃好了没有”,随手从盘子里拣些剩菜吃。这时,外婆一下子弹了起来,一把抓住女儿的手,用力拽她,女儿莫名其妙,只好跟着她起身。

外婆一路把女儿拉到门口,警惕地用身子挡住众人的视线,然后就在口袋里掏啊掏,笑嘻嘻地把刚才藏在里面的菜捧了出来,往女儿手里塞:“毛毛,我特意给你留的,你吃呀,你吃呀。”

女儿双手捧着那一堆各种各样、混成一团、被挤压得不成形的菜,好久,才愣愣地抬起头,看见母亲的笑脸,她突然哭了。

疾病切断了外婆与世界的所有联系,让她遗忘了生命中的一切关联,一切亲爱的人,而唯一不能割断的,是母女的血缘。她的灵魂已经在疾病的侵蚀下慢慢地死去,然而永远不肯死去的,是那一颗母亲的心。

#观止 #每日一文

個人覺得學前端,CSS,js和框架語法都不難,跨度比較大的部分是怎麼使用框架和眼花撩亂的組件庫的組件搭出像樣的頁面。

感覺自己的觀念漸趨保守了,幾年前還不是這樣,可能是因爲看透了一些事情吧

這條: 對技術的熱情或初心,需要表現在這麼幾個特質上,執着,堅持,堅韌,不服輸,擔當,不妥協,不浮躁…… 我相信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這些特質,這些寶貴的物質很容易就丟掉了,要小心呵護。不然,就跟一條鹹魚沒什麼兩樣了。

不幸言中,現在基本就跟一條鹹魚沒什麼兩樣了,哈哈

Show thread

整理資料,看到一張陳皓的《面試中的雞湯和毒藥》

裏面提到的問題我都很贊同。不知道能否看清

比如這條:
你一定要明白, 對於很多公司來說, 真正解決用戶問題的不是前端也不是後端,不是因爲你技術有多好, 而是因爲銷售酒喝得好,回扣給的好,是因爲運營做的好,用戶忽悠的好,技術在這些公司裏纔是真正的輔助,這類的公司除了問題一般都會找技術背鍋

今天说到linux, 陈皓以前写过一篇《应该知道的LINUX技巧》很不错,说到:“在Unix/Linux下,最有效率技巧的不是操作图形界面,而是命令行操作,因为命令行意味着自动化”。
我爲什麼說搞技術的需要會用linux,因爲命令行意味着自動化,點鼠標不是自動化,搞技術的常需要用自動化的思維來解決問題

应该知道的Linux技巧
coolshell.cn/articles/8883.htm

生活不易,長大就意味著責任和擔當

可能又一個被極端女拳害慘的人
youtu.be/QQH5zaoO0vw

另一個問題,mastodon的一些設計,比如下文提到的:
当一个实例的用户 follow 其它实例的用户时,两个实例的数据库把外来实例用户的信息和 public key,保存在各自的数据库里(也是本地用户和外来用户存在同一个数据表里……)。当外来实例的用户发布新文章时,外来实例的服务器会把这条新文章,主动 push 到订阅了它的那些服务器里存起来。

這種設計就是說你發了一個帖子,這篇帖子要被follow你的所有實例存儲,那mastodon實例註定存儲量不會小,而且你要把發出去的帖子刪除掉就不那麼容易

今天有人提到,服務器一般不會真正刪除掉信息,只是把需要刪除的信息標註,讓前端查詢不到而已。我沒看mastodon的設計,大體也是你發出的帖子同步到其他實例後的刪除也只是標記一下

這樣的話建立一個實例蒐集所有mastodon網路的公開信息並不那麼難。那在毛象網路中保持匿名就很關鍵,安全性並不像我們預想的那麼好

Mastodon 的「去中心化」所导致的……?
blog.fivest.one/archives/5832

Show thread

其實用golang把pleroma的後端重構一下,資源佔用和部署就會容易很多。沒有玩pleroma主要也是雖然資源佔用比起mastodon是好太多了,但部署依然很麻煩
想要的效果是下載個文件丟到vps或路由器上就好了,無非要搞個ssl證書。

Golang fediverse server.
github.com/superseriousbusines

owncloud重新變得有趣起來了,終於想起把php的server用go重構一下了

owncloud.dev/ocis/

Show more
Qoto Mastodon

QOTO: Question Others to Teach Ourselves. A STEM-oriented instance.

An inclusive free speech instance.
All cultures and opinions welcome.
Explicit hate speech and harassment strictly forbidden.
We federate with all servers: we don't block any serv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