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真部署重兵了,結果美國官員說因應方案還沒提給阿拜。騙誰啊? :ablobunamused:

"美方官員估計,目前陳兵克里米亞與烏克蘭附近的俄軍已多達8萬人,約為4週前的近兩倍。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波瑞爾(Josep Borrell)則估計俄軍有10萬之譜,比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時部署的部隊還多,也遠高於目前陳兵烏克蘭東部的規模。"

cna.com.tw/news/aopl/202104220

西方這廂武器小補, 俄羅斯那廂不甘示弱:

"根據《路透》報導,「Maxar Technologies」指出,衛星在2月4日拍下俄軍在白俄羅斯葉利斯基(Yelsk)、列奇察(Rechitsa)及盧尼涅茨(Luninets)的部署概況,上述三地都距離烏克蘭邊境不到50公里。

衛星拍下俄軍在列奇察的一處部隊營舍、停車場及火砲部署點,在葉利斯基則發現俄軍出動的飛彈發射車及火箭發射車,在盧尼涅茨某處機場則拍到俄軍攻擊機。"

news.ltn.com.tw/news/world/bre

Show thread

讓人翻白眼的馬後炮反應:

"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蘇利文(Jake Sullivan)接受多家電視新聞台的訪問,他告訴「福斯週日新聞」(Fox News Sunday):「我們處於關鍵時刻,當前任何一天,俄羅斯都可能對烏克蘭採取軍事行動,或是可能從今起約數週後,亦或是俄羅斯可能選擇採取外交途徑。」

而蘇利文接受美國國家廣播公司新聞網(NBC News)節目「會晤新聞界」(Meet the Press)訪問指出,俄羅斯可能採取的行動包括,併吞烏克蘭的頓內茨克(Donetsk)地區、網攻或全面入侵烏克蘭,並說俄羅斯可能最快7日就會採取行動,但也可能需時數週。"

news.ltn.com.tw/news/world/bre

Show thread

無論歐美跟俄羅斯有多雞同鴨講,俄羅斯擴張領土傾向從十九世紀的大斯拉夫主義就顯而易見了:

“俄羅斯與多數的歐洲國家並不一樣,民主自由的觀念並沒有深植在這個社會之中,相反的,認為強而有力的領導者才能領導俄羅斯的想法,反而更加的普遍。這與許多亞洲國家長期無法擺脫威權統治,多數人傾向相信民主制度並不適合亞洲社會,頗有其異曲同工之妙。俄羅斯人或許已經擺脫了蒙古人的統治,但是卻繼承了高壓專制的政治體制,如同典型的亞洲國家一樣,更強調每一個人都應該為國家的整體利益犧牲,統治者擁有如家父長式的權威。這也難怪作者馬丁.西克史密斯會在書中又說道,蒙古人的入侵讓「俄羅斯孤立於歐洲之外,錯過了文藝復興,其國家進步中斷了兩百多年,就某些方面而言,她將永遠無法迎頭趕上歐洲的文化與社會價值,」

而這樣的亞洲性格,覺得需要有一個強有力的領導者來領導國家,又往往肇因為不安全感。很多亞洲國家凝聚社會向心力並讓政權穩定的方式,都是選擇不斷強調外在的危機,以教育社會大眾團結對外的必要性。而且這樣的情況不分專制或民主、貧困或富裕,非常普遍地存在於亞洲社會之中。”

vocus.cc/article/5b679fb9fd897

Show thread
Follow

補一下幾百年前的根源:

"自法國大革命後,民族發明的兩種基本模式

這兩種基本模式,來自於歐洲中世紀結束後,接替封建時代的兩種巨大力量,一種是啟蒙主義,一種是浪漫主義;前者源自於哲學上的理性主義,後者則根源於哲學上的先驗主義。這兩種思想先後登上世界近代史的舞台,先是啟蒙運動及法國大革命所引發的理性主義風暴,而緊追其後的則是抵制理性主義而興起的浪漫主義,這兩種力量都試圖接管封建主義衰微之後的歐洲世界。

這兩種力量之間的鬥爭,最終導致了兩種不同的民族發明,第一種是法國大革命後,體現理性主義原則的法蘭西民族發明,它的民族最初被稱為「國民」;不論國民講何種語言(普羅旺斯方言、洛林方言、布列塔尼方言、諾曼底方言),只要他運用理性,遵循普世真理、熱愛拿破崙法典並認同法蘭西,那他就是法國人。

然而拿破崙在一八一○年娶了奧地利哈布斯堡家族的瑪麗公主,撕下共和外衣而稱帝,並宣告他們的兒子將被封為羅馬王,像秦二世一樣將成為未來整個歐洲的唯一統治者。未來的歐洲,將在法蘭西文化和理性主義的統治下步入「康莊大道」。這樣的偉大進步圖景,讓德意志地區的知識分子感到萬分恐懼:法蘭西式的民族發明無非是讓全世界的人都變成法國人而已!這難道不是一種大一統思維下的「大民族主義」嗎?

因此這種民族發明遭到抵制,德意志的知識分子追求基於鄉土情感與歷史傳統的身分認同,通過所謂的方言土語和歷史傳統而發明出「民族」。浪漫主義是對法蘭西理性主義的反動,自十九世紀以來,逐漸擴散到東歐和波羅的海地區,最終蔓延到整個世界。直至今日,世界上超過四分之三的主權國家,都是宣稱自己是個自由而獨立的民族國家。"

"浪漫主義者結出了很多果實,萊茵河以東的歐洲大部分國家都是他們結出的豐碩成果。在拿破崙戰爭結束後,浪漫主義運動推動了以中歐為核心的歐洲邊疆地區的民族發明,最終在十九至二十世紀之間,陸續誕生了一系列新興的民族國家(NATION),包括以普魯士為核心的德國、波羅的海沿岸諸小國、芬蘭、烏克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及波蘭。"

readmoo.com/book/2101598520001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Qoto Mastodon

QOTO: Question Others to Teach Ourselves. A STEM-oriented instance.

An inclusive free speech instance.
All cultures and opinions welcome.
Explicit hate speech and harassment strictly forbidden.
We federate with all servers: we don't block any serv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