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ore

如果有一天被要求爱国。 

和朋友闲谈。听说每年都有本国大学提前结束学术研究项目送走研究人员的案例,原因是泄密,发送大量资料回国。都是签了保密协议的,就算是没特别签保密协议,大批量的将正在研究的项目传送到某几个邮箱也是非常不正常的行为。我倒不觉得是奇闻,但对于其频繁度还是颇吃了一惊,每年,数个案例,还不是所有大学的汇总。更何况还不是美国这种科研重地。以前听到比如美国的那些起诉的案例应该都是非常严重的了,可见没有起诉的有多少在发生。

此外,就我以前观察瑞典人处理触犯法律和规范的事,就算是流言满天飞,所有人都知道这人就是贪污了就是泄密了,没拿到实打实的证据,它也不会进行开除或解聘的处理。所以也别问我是不是政治迫害,没证据、不走正常调查与审理程序的,我觉得算,除此之外的自己去判断吧。以及如果觉得是政治迫害,民主法治国家有很多渠道可以申诉。

我就问那这种状况肯定不能算个例了吧, 会不会影响以后再接受来自中国的学术研究申请呢。这个对方没法回答,不过暗示会很谨慎对待让中国研究者接触到核心内容的。

还有就是这些案例高度集中在某个性别上。我不想说。

想起来家中一位长辈曾经过的事情,他那时要去德国工作,组织上派人来,问他,你爱你的国家吗?他说,我爱我的国家。对方问,那你愿意为你的国家服务吗?他说,我尽我所能。对方说,你可以xxxxx吗?他说,我这人有个大缺点,嘴巴不严,爱讲话,我怕我不但没为国家服了务,反倒把这事给泄露出去了。 后来就不了了之了。长辈说,我也不敢直接拒绝啊,拒绝了我可能就走不了了,可是我也不想做也不能干这事。

在极权体制下的人选择余地究竟有多少,拒绝的勇气又有多少。我们心知肚明,也没法替当事人去做决定。我就只想从自身利益评估利弊角度出发,做与不做。
做了会有被抓到的可能(就当下的科技抓到的可能性很大),抓到了就无法再继续学业或研究,继而可能会影响到未来的学术生涯与声誉,可能只有回国继续的可能,而在其他民主国家估计都断了后路。会影响到其他的或未来的研究者(当然这个不是人人都关心的)。拱手让出的是自己的做人行事的标准。
不做呢,可能会被极权体制限制,边缘化甚至威胁,至于这种可能性有多大,靠的是理性判断。而这当中有一样东西是很确凿地不可靠的,那就是侥幸心理。

就写下来这件事,希望大家都不要经历这样的选择,而如果有某天要面对这种选择的可能的时候,有个准备,想想清楚遇到这种境地,你要怎么做,你能怎么做。

「生活在勃列日涅夫时代的苏联年轻人,因为没有对斯大林暴政的记忆,所以才欣然接受斯大林使苏联强大有力的正统记忆,并把它当成他们应有的集体记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有了“苏联沿着社会主义道路奋勇前进”的记忆,有了“苏联共产党具有非凡自我纠错能力”的记忆。这样的“正统记忆”取代了对斯大林暴行的真实历史记忆,它是在几乎全体苏联人对真实历史的沉默中得到维持的。

打破这个沉默,是重新开始真实历史记忆的第一步,它要记忆的不是斯大林的“强国”,而是这个“强国”对苏联人的奴役和迫使他们为之付出的人性代价,其中便包括整个社会从“被沉默”到“自然沉默”的集体沉沦。」
cr:
mp.weixin.qq.com/s/ApJeat7wOme

说一下transfem对卫生巾的需求。
我自己的卫生巾用量大概是每天1-2片,多的时候三片。因为我不会来月经,只会每次上厕所漏一点尿。我是时时刻刻都穿着,又因为我会为了卫生会勤换一点,所以我的使用量会大于会来月经的个体。而有一部分(我不知道具体比率,但想来应该会挺大)进行过hrt的transfem(或者non-binary amab;transmas我倒不知道)都会经历这种漏尿情况。
如果是手术后的transwomen,在进行术后康复的时候,下面也会不受控制的漏出液体(应该不是尿),有的个体还会经历大量的出血(我见过的例子是做完手术的大概第三个月还在出血),因此就非常需要卫生巾。

#跨性别者

那些人不是在反对在高铁上卖卫生巾,不是的,如果高铁上突然开始卖卫生巾,他们也不会说什么。他们真正反对的,是“居然有人提出应该在高铁上卖卫生巾”——你们不是应该默默地承受各种不便,想办法自己解决,如果解决不了就责怪自己愚蠢无能吗?这样一个基本逻辑如果被破坏了,大家都学你那样去提要求,这还怎么得了?你去看看那些人的过往的微博,就会发现基本上都是粉蛆,因为这就是粉蛆思维的底色。

《Patagonia 创始人捐出公司对抗气候变化》 创办户外服装公司 Patagonia 半个世纪之后,Yvon Chouinard 这位不情不愿成为亿万富翁的创始人捐出了他的公司。Chouinard 夫妇及其两个成年子女没有出售公司或将公司上市,而是将公司所有权转让给一个专门设立的信托基金和一个新成立的非营利组织,Patagonia 价值约 30 亿美元。它们将保持公司的独立性,确保每年获得的大约一亿美元利润全部用于应对气候变化和保护全球未开发土地。83 岁的 Chouinard 希望他的做法能影响一种新形式的资本主义,这种资本主义不是以少数富人和多数穷人为结局。Chouinard 家族之前一直控制着这家年销售逾 10 亿美元夹克、帽子和滑雪裤的公司,上个月他们将公司全部的有投票权股票(占总股份的 2%)不可撤销的转让给名为 Patagonia Purpose Trust 的新成立实体,该信托基金由家族成员和顾问监督, | solidot.org/story?sid=72778

【上海一饭店老板告民警“吃野味喝茅台不付钱”被驳回 警方称系刑侦行为】9月14日,一份上海市宝山区法院发出的民事裁定书在网上流传,网传信息显示,原告葛某某系一家餐厅老板,其状告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长白新村派出所民警夏某吃饭未付餐费,要求支付餐费5688元。
原告葛某某提出:2017年5月26日,被告夏某至原告葛某某开设的位于上海市闵行区的一家餐厅预订包房,并留下个人手机号,谎称自己姓吴,要请领导吃饭,第二天,来了四人在包房消费了一瓶飞天茅台酒在内的野味大餐,共计5688元。但被告夏某仅支付了让原告购买香烟的300元,餐费至今未付,故原告葛某某诉至法院,要求判如所请。
法院经查,原告葛某某在上海市闵行区一家潮汕蛇庄经营蛇类火锅等食品,2017年5月25日,公安机关在上述店铺内查获待销售的眼镜蛇三条,并于次日将原告葛某某抓获。经鉴定,涉案的三条眼镜蛇为舟山眼镜蛇,系《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二物种。后原告葛某某因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法院判处拘役四个月又十五日,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
审理中,夏某表示原告所述不实,自己去餐厅系侦查行为。法院至长白新村派出所调查时,所里也表示被告夏某系该所民警,当日至原告处就餐系刑事侦查行为。法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不属于民事诉讼的受理范围,遂裁定驳回原告葛某某的起诉。更多详细内容请查看原文>> :sys_link: 3g.k.sohu.com/t/n634216385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M5RTWFz1N

#搜狐新闻

江西发生三起强奸幼女事件,两名女童死亡

江西近期发生三起强奸幼女事件,包括 8 月 16 日武宁县 13 岁幼女被同校老师之子强奸后自杀,9 月 2 日上饶市 13 岁幼女被陌生男子奸杀,9 月 10 日贵溪市 12 岁幼女被村支书强奸。

武宁县强奸幼女案由自称受害者母亲的吴小英在微博求助后引起关注。她称,女儿被同校老师的儿子灌醉后强奸,然后自杀,而犯罪嫌疑人被公安机关抓获后,检察院以证据不足将其释放。吴小英的帖子被微博删除,目前尚无警方通报。

上饶市奸杀幼女案事发一周后,警方通报和媒体报道显示,犯罪嫌疑人下班后尾随受害女孩并将其拖到草丛中,因女孩反抗,犯罪嫌疑人将其掐死后强奸。

贵溪市 52 岁村支书强奸 12 岁女童案由自媒体陆火 Media率先报道,称女童回家后一身血,经家人询问后得知被强奸,而当时其父母正在方舱隔离,得知后“要冲出方舱,被公安拦住了“。媒体人李微敖引述知情人称,村支书曾许诺给受害者家庭两个低保指标而让其不报警。

次日,当地警方发通报称,强奸案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但受害者父母未进方舱,警方呼吁不传谣不信谣。该“辟谣“通报引发网民愤怒。

《中国青年报》发布评论称,网友归根到底关心的是受害人是否处于无人监护的状态,又引发新一轮质疑。批评者称,村支书在当地的权势和恶劣法治和性别环境才是悲剧发生的根本原因,而讨论事发时父母究竟在哪儿是避重就轻的故作冷静分析,把注意力从村政府的系统性黑暗引导至别处。 #强奸幼女

《YouTube 主播用 /pol/ 讨论版内容训练 AI》 YouTube 主播 Yannic Kilcher 使用 4chan 匿名论坛政治不正确讨论版块 /pol/ 三年的内容训练了一个 AI 语言模型。 /pol/ 是 4chan 上最活跃的版块,以其种族主义和其它极右极端主义内容著称。Kilcher 将该 AI 模型用于 10 个机器人程序,然后去 /pol/ 上发帖,24 小时发了 1.5 万个帖子,占了当天该版块所有帖子的十分之一。该语言模型被命名为 GPT-4chan,它在模仿 /pol/ 用户发帖上做到了惟妙惟肖,虽然偶尔会犯错,但该版块的用户花了两天时间才注意到问题,并识别出了其中一个机器人账号。机器人账号导致了用户之间的不信任,即使 Kilcher 关闭机器人程序之后用户彼此之间仍然会指责对方是机器人。 | solidot.org/story?sid=72764

龙王卖伞那个逻辑,还真没吓住我。但是现在看到一个新说法:只要坚持动态清零,经济崩盘就不是政府的错。这个逻辑,是真有点吓到我了。就好比只要火继续烧,多少烂账都可以借此报销。

不知道是不是冷知识:体制内嫖娼被抓,仅需单位负责人去派出所捞人就可以直接重获自由,档案都不会留。

男的为什么喜欢嫖,还不是有嫖文化在先,就好像明清汉男为什么全喜欢残疾脚,又不真的人均足控慕残,内化了而已,跟狗差不多

看到微博上一个在西藏的博主,主页发的每一条都是最近拉萨人的惨状,真的是惨状:封城一个月了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藏族老奶奶佝偻着背拄着拐杖排队进camp,戴了两层都洗得起球了的口罩,藏族姑娘两周洗不了澡后背长满了痘痘,高原开水80度泡不开泡面,有人牙痛到不行也去不了医院,有人去camp以后说至少不会被饿死因为之前在家就发了一个土豆和洋葱,大门又是锁上的,馒头掉地上了,赶紧捡起来继续吃……我转了几条现在有种被掐着脖子的难受,好想杀人啊把你们这群畜生全杀了!

Show more
Qoto Mastodon

QOTO: Question Others to Teach Ourselves
An inclusive, Academic Freedom, instance
All cultures welcome.
Hate speech and harassment strictly forbid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