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ore

这个世界给真诚的人分配了更多困难。一开始你只是想不那么糟糕,后来发现仅仅是做一个不那么糟糕的人,就要花去那么多力气。而其他人,你想着,也许大家一开始都和你一样,想真诚一点,没有什么特别英雄主义的原因,仅仅是想不太糟糕。只是就连不太糟糕也太累了,太困苦,太渺茫。

我不想做excel了,我想成为excel,动不动就可以not responding,很坦然,很自我,很自由。我也想动不动就对一切都not responding,我就突然不respond了,别管我什么原因,别管我什么时候恢复回应,我不respond的时候谁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只要开始,就会放弃,只要放弃,就不后悔。

我实在太会合群了,但就像其他所有事一样,我特别会的时候,我就没有欲望把它做好。

我一路走,看了太多风景,见过一些人。我一路走啊,有想说的话,想了又想还是说不出,只好全都含在嘴里。许多许多句,时间一久就含化了 ,拥塞得挤不出来的语句,化成眼中泪,额边汗,化成一场一场瓢泼又沉默的大雨。我一路走,一路打湿风景,打湿旁人,打湿我自己。我一路走,一路湿透,湿透又再湿透。

趁没有后顾之忧 去做困难的事 去接受考验 去和未知搏斗 去受伤害 相信这一切会在未来某个时刻 成为我挺身而出的勇气 成为我坚持下去的理由

浪费是必要的 浪费会让日后真正有所选择时 义无反顾 破釜沉舟 永不回头

今天从互联网受到的鼓舞:“如果出于本能做这件事,就一定能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深夜去lft把自己17-18年写的同人看了一遍 算不上完整的好 但是有点灵妙的东西 可惜以及全部不能发布了 有各种各样的违规内容 然后后知后觉地想起为什么不写了 是因为内容不能发 又不愿改 去其他平台又会失去已经建立的读者关系 最后一气之下 把笔放下了 真不好啊 如果坚持写下去的话 我今天也能看到更精彩的故事吧 笔放下容易 拿起来难啊

我一点也不感谢自己的努力或刻苦 那都是被迫的 被逼无奈的 不那样我就活不下去了 我感谢在所有努力中我偷着玩的时刻 那才是我主动的选择 我只感谢所有发自我内心的选择

死了以后就住到山洞里去,不会无聊的,把自己的头骨踢来踢去,卡在角落里就留给蜘蛛做巢。出不去的山洞,潮湿将我分离的意识粘在一起,在门口日夜守望城市里的通天高楼,每个小小的窗台放射出冷白荧光,居民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像太平间里一只只方正冰冷的柜子。推进去,挂霜,拉出来,吻别,嘴唇像极地冻住的海水。死了之后我就赤身裸体地跳舞,从平原的白天跳到平原的晚上,在火堆里跳舞,火苗是舞动的发梢和手指。太阳落山后,山洞里的人潮水似的漫到大街上,拥挤不堪,身体穿过身体时才有一点温度,我们穿来穿去,感受活着时喜悦温热的感觉,那种久违的太阳升起,爱人偎依的感觉。然后我看到你了,同一时间有人在山上放了一把火,熊熊燃烧,烤着我的骨头。也许就是你放的火。我带着愤怒把模糊的脸擦清楚,愤怒有一种烤焦的气味,衣服一件件飞回身上,高楼陷落,回到了小时候的家。我又高兴又难过,知道在太阳升起之后就得像正常人那样生活。

2020.3.22

“你携带着什么武器呀?你身上只有自己的孤独。”

罗贝托·波拉尼奥

没有其他大的问题,你只是知道自己在任何地方都是不被欢迎的。

人是怎么工作十年的 我工作一个月都觉得快死了

睫毛纷纷掉落时 我觉得我的眼睛就像一只燕子

真是厌倦了人一开口就带着为你好的潜台词 诚恳或不诚恳 我都有点应激 受不了 受不了其他人诚恳或不诚恳地说 我觉得你应该那样 那样就更好 就好像我自己没判断力 就把我打回一种被动接受的局面 好像我是弱小的 是无法理解这一切的 所以需要你来告诉我 所以你的意见很重要 去你爹的 真为我好就一刀捅死我 捅准点

你不用认识我 我只是随处可见的空洞

没办法 还是得找一个关上门谁也进不来的只属于我自己的家 还是得去赚钱 去租那几平米 买那几平米 就那样 所有我生活过的地方 都有一套他们自己的规则 那套规则并不和我合拍 那些地方也从未真的欢迎我 这样来看 还是花钱买家最简单 像入住宾馆 只要给钱 关起门来 房间里只运行我自己的规则 我欢迎我

上班的痛苦不是那种一瞬间万念俱灰的痛苦 是一种绵长的麻木 消蚀着内心的能量和平静 最终在一种无限轮回永不停歇的灰色边缘里 迫使你主动放弃追逐心里的太阳

年轻是你拥有这个世界上所有门的钥匙 你每打开几扇门 就有几扇门关闭 到最后 只有一扇门为你开启 你打开它 再关紧

Show more
Qoto Mastodon

QOTO: Question Others to Teach Ourselves
An inclusive, Academic Freedom, instance
All cultures welcome.
Hate speech and harassment strictly forbid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