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情世故让我很痛苦啊,如果真的可以按规则办事就好了,或者人情世故也有一套可以遵守的规则

我爸不知道为什么还在劝我入党,诚心希望我有朝一日走上仕途,我说我野心太大了你这个仕途装不下,我直接加入共济会,真正执掌世界,我爸说你入党后再去共济会发展两个人就能成立党支部了,我说啊?然后呢?我爸说然后你就在共济会当书记呗

跟我妈聊天,我跟我妈说我都挺好的,就是觉得特别没意思,我妈说工作没意思吗,我说也不全赖工作,不工作的时候也没意思,但这个也不影响我生活,我就是无聊得挺好的。我妈说当时为了建一个工厂,我连着出差那么多年,把你扔家里没人管,现在这个工厂全拆了,今年我退休,那块地上什么也不剩,你说有什么意思。我说,那其实挺好的,要是那块地上真的一直有一个工厂,环境污染什么的,你后悔都来不及。我妈说,人总不能什么都不干吧,要是大家都和你一个思想,我说大家都和我一个思想地球比现在健康一百倍。真的,我实在觉得人少点企图心,少点“我必须得干点什么”,能健康一百倍。哪来那么多必须干的事,我觉得唯一的必须就是死,人必须死。

今天的落日一定很好看,一路上看到很多对着天空举起手机的人,但是我一直也没回头去看,只是不断与这些人迎面擦肩。这就是我处理事情的方式,我不用非得亲自看到底,我甚至不想接近它本身。心里已经知道今天的落日是漂亮的,这就够了。

我恨男性握着自由的笔而女性只能在他的字里行间流泪

上班使我成为了一个好乏味的人,好乏味,而且淡淡散发出一种倦怠的苦臭

你的每一次不支持都会让我在自己想走的路上前进一大步

我最渴望过上的人生就是不长结节的人生。

猫的脚可真多啊,我也想长四只脚,这样我就会变成半人马,这样我就可以带你出去兜风而不用买车

安慰别人的话此刻再借来安慰自己没有用,没任何用。

有时候我不希望你特别幸福,因为我觉得你特别幸福就会死得早,我觉得你特别容易无欲无求,特别幸福就是无欲无求,特别幸福就是ok到这可以了,不用再有更多了,对之后也没有任何期待了。我觉得这样子,人就非常平和,平和且脆弱且自知,可以非常坦然顺利地接受一切,包括死,人就可以平和脆弱自知地去死。所以我有时候也会想,在某个我们特别幸福、平和、可以双双去死的时候,我还是得稍微坏一下,象征性地吵闹,拉拉扯扯,这些小小的可爱的不愉快,最终会像钩子一样,把我们挂在人间。

这一年,我总觉得自己身上携带潮水。我总是湿漉漉地穿过干燥的街道和人群,时常感觉体内的潮水在阳光和目光的夹击下,蒸腾成怯懦的水汽,从眼眶、耳廓、皮肤的每一个毛孔里可怜地流出来。我走在人群里,总是越走越轻。但是到了夜晚一切就不一样了,夜晚或是我在读书的时候,我感觉它起伏得剧烈,像暴风雨前的大海,像开闸,像海啸,足以吞没一座旧得惹人讨厌的城市。我渐渐无法保守这个秘密,它总是剧烈地震荡,不止不休,有时候甚至是白天——在它原本应该瑟缩休憩的时候——也在我体内卷起巨大的漩涡。我的潮水。白天是我驮着它,夜晚是它乘着我。澄澈的、不竭的潮水。我想为你找一个出口,你散漫地经过时,我是侍奉你的沟渠。我也希望你慢些流走,一旦你流尽,汇入更宏伟的水中,我一生的意义业已走到尽头。

人与人之间化学反应的强度,第一次见面其实就已经定下了区间,后面的无数次相见、相触、乃至反复相认相磨都只是在这个区间里上下浮动,微调而已。

你的离开像一场黑夜中的退潮

真的只能安慰自己好事多磨 但其实心里真的知道坏事才多磨 我概念里的好事从来都是不带任何痛苦流星一样从天而降把人砸晕的 辛辛苦苦磨光心血流尽眼泪换来的一点点好 说实话连补贴一路以来受的伤都不够用

就是会逐渐觉得,可能就这样吧,一直就这样,没法变得更好,也逐渐没有变好的欲望,什么欲望也没有,只是对自己失望,以及不断不断地对一切都失望,感到心灰意冷,感到自己像黑洞,像以前那个黑洞,感受不到好、温暖、所有太阳一样的东西。只是在一次次尝试之后,变得不想再尝试更多了。

和你做朋友总胜过和你做爱人

爱是不是就是那样的,一阵特别喜欢,一阵觉得还好,然后只要在觉得还好的时候忍住不生波澜就可以顺利地迈入下一段特别喜欢?爱不是从一而终地爆发,是不是?可我一丁点也没法忍受觉得还好这件事。我觉得只要不是特别喜欢,爱其实就没有在场,只有惯性在场,惯性维持我们度过一段又一段的还好。但我讨厌惯性,惯性是我在做非我本意之事,而在爱上,若不是本意,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要养一只大象,但我把大象养在象群里,这么一想,其实是大象养着一个我,象群里的大象把我养在人群中

我在时代投下的巨大阴影里,小心翼翼守卫着自己的蜡烛。我既要保护它永不熄灭,也要保证它不会化成熊熊大火吞噬我。

Show more
Qoto Mastodon

QOTO: Question Others to Teach Ourselves. A STEM-oriented instance.

An inclusive free speech instance.
All cultures and opinions welcome.
Explicit hate speech and harassment strictly forbidden.
We federate with all servers: we don't block any serv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