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我爱你。我开始想你了。白天的时候其实还好,天一黑下来我就觉得孤独。每次楼下火车经过的时候我都想和你一起出去玩,坐火车,钻进十几公里长的穿山隧道,没有信号,谁也找不到你,谁也找不到我,我们短暂地从世界上消失了,一起消失,手拉着手,嘴唇吻着嘴唇。生老病死都追不上这趟列车,它将从所有过往的快乐和难过中飞驰而过,我们平静地、紧紧地靠在一起,两个人可以离得那么近,近到无法再被分离。

2020.09.13

Pinned toot

夏天,躺在床上,窗外的高楼和树丛都有清晰的轮廓,炎热被玻璃隔离,一切显得特别平静。你脑海中轰隆隆地滚过长短不一的句子,关于妈妈,关于家里陈旧的污垢。视线里的每一样东西,台灯,墙皮,木地板,桌面黑漆上的白色灰尘粒,你把一切看得那么清楚,但看不见时间,它流动,磅礴地,绝对地,安静地,在一些你无论怎样观察思考都始终迷惑最终不置可否的时刻,搅动这房里的一切,融化一切,又将它们缓缓塑成另一副样子。你明白,这就是物件老化的过程,这是家里盆栽死亡的过程,你长大的过程,她衰老的过程。朽坏,新生,并没什么不同,新的和旧的,旧不就是一种新的新?于是你又明白,不存在衰老这回事,只有新,更新,在生病的时候,关节不再灵活的时候,躺在床上失眠的时候,大把掉发的时候,遗落记忆的时候,身体其实并没有老,它仍向着一种崭新奔赴而去,奔赴向另一个新世界。也许那边也有一种和时间相似的东西,总是不甘寂寞地默默将万事万物溶解出别的样子,也许新的世界里没有时间,于是我们可以游荡,和史前的和未来的一起,在同一个房间里,平缓游荡,不得到也不失去。

我爱你。如果你睡了我会替你守夜,如果你错了我会说,如果有一天你要伤害别人,你必须先杀死我。

巨大的棉花糖一样的好会被水一样小小而不停的失望逐渐瓦解掉

世界太大了,天呐!我想一刻不停地旅游,背着双肩包到处走,我不想停下来,我停下来就不快乐,我不快乐时世界就变得很小很小,小得像一个专门为了关我而造出的牢笼。

有时候你问起我,我就顺着你的话谈论自己。我谈论自己就像谈论一场疾病或一种天气。我不是要你拯救我,也无意在字里行间警告你,很多我自己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我当然不会仅凭三言两语就试图丢给你。不要害怕,听我说到底,我只是不喜欢讲到一半就停。从始至终我没有把你当成任何事,你不是一方神奇的特效药,不是医生,也不是病友。你只是一种难得的好天气。你也知道,两种天气相遇的时候,互相看看就好,喜欢的话就抱在一起,谁也不用对谁负责,谁也不需觉得愧疚,谁也不必被迫沉重。听完后你可以告诉我,在你眼里,我是一朵什么颜色的云。

这个世界上比一个人逛博物馆更快乐的事情,可能有,但不多。

爱上每一个刚去的城市,喜新喜旧

我喝水的时候看见杯中浮满灰尘,好奇如果有神这是不是祂看向地球的样子,很多人灰尘一样浮在杯中,忙忙碌碌同时等待,等着终有一日被他们所不能理解的事一饮而尽。

下辈子想当一条火龙,当不了火龙的话当火龙果也行。

虽然疫情使所有人生活变糟,但我还是觉得我失去太多了,我知道每个人都在失去,这种失去无法互相比较,人与人也无暇互相理解。对我来说,它是一种长期消耗,消耗我一整年就不说了,最令人绝望的是这种消耗并不明显。我没有生病,没有暴瘦或发胖,我看起来没什么变化,我聊起来也没什么变化,没有变得疑神疑鬼,没有歇斯底里,没有“变得和之前不一样”,所以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你克服了一些困难”,我总听到这样的话,没有人觉得这些困难真正难到不可战胜的地步,确实有一些难,人们认为,但重点是你已经克服了。你很坚强,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不要再反复咀嚼已经发生的事了,应该迅速开始新的生活。我听得懂安慰里的暗示。通过部分地承认我的痛苦,人们心安理得地绕过了最湍急的漩涡。我在不停地下坠,但是手又留在水面上摆出一个OK的姿势。很难讲清一个人的精神状况,甚至自己也很难讲清自己的。我做了一些测试,发现测试的结果也只是量化了一部分的我的痛苦。总有影响更深远的另一部分,徘徊在其他人的目光之外,徘徊在测试结果之外,但阴魂不散地缠绕着我。事实上,这一部分拽着我无法开始新的生活。虽然我看起来已经开始了,但我知道没有。我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果断地决定,决定了就果断地去做,我甚至没有办法主动思考这些。我推说外界有许多未知和困难绊住了我,但我心里知道只是我自己把自己绊住了,或者是我根本不想往前走。我根本不想翻篇,我根本不想开始新的生活,我的上一段生活还没有一个像样的结束。我开始有一些无法被完成却又总是放不下的事。我等,想着总会想通,自然而然地想通就好了,这些都是急不得的事,时间的早晚除了用于比较外没有其他任何意义。比较本身也无意义。我想通过,但又在遇到什么的时候发现其实还没有。再等。我想着,那些在伦敦的天黑得很早的日子,我感受到的无力、孤独和愤怒是不是并没有随着夏天的到来而被阳光晒透。它们像滴水穿石一样夜复一夜地凿着我,终于在我身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空洞。当我想要一鼓作气把它们填满的时候,我发现必须得花上更长、更久的时间。就算填满了,也不能说是恢复如初。

21.11.17

买了一件很大很不合身的羽绒服,很开心,可以完全缩进衣服的黑洞里消失,像把宇宙穿在身上

@board @friend

下午好!
我这周末去阿姆斯特丹,下周末去维也纳,想问有没有缘分伙伴一起玩,我主要看看博物馆吃吃喝喝,酒精过敏但很爱聊天。另外最近新买了一双运动鞋,每天可以走两万五千步,但是再多就累了。攻略我也做了些,来了可以直接玩现成的,没时间玩的话一起喝杯咖啡也很好!
祝刷到这条的各位朋友心情愉快。

爸妈不是喜欢我,爸妈是喜欢好孩子,只是很多时候我恰巧成了好孩子。在那些我只愿作我的时刻,其实没得到多少爱和理解,好孩子是幸福的,我是孤独的。

这周末去阿姆斯特丹,tl上有没有缘分伙伴一起玩,我主要看看博物馆吃吃喝喝什么的,酒精过敏,但很爱聊天

慢慢和对你的幻想分手,慢慢开始和真实的你恋爱。

如果要聊天的话 就聊点好事情吧 聊点吃吃喝喝 聊点轻松的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 我再也说不清自己遇到的那些坏事情 很可能是我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想明白 去看清楚前因后果 感觉自己像一只皮球 被踢了一脚 于是就像那个方向滚动 再被踢另一脚 说真的我没法停下来跟谁解释别踢我了 真挺疼的 我也没有时间想明白那是不是我想去的方向 我只是 被踢 滚动 减速 等待被踢 被踢 所以你如果遇到我 就跟我说些好事情 祝我一路顺风 我也告诉你些好事情 一路上我也经历过一些颠三倒四的快乐 只是快乐的前因后果我同样说不太清楚 最后我也会祝你 旅途愉快

太喜欢你了,太害怕你不喜欢我了,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夜里做噩梦,白天哭,但是我有时候又想,你知道吗,等有一天你亲口跟我说你不喜欢我了,那如果是一个周末,我会继续看自己没看完的书,如果是工作日,我会去上班。我会吃饭,我会洗澡,我会睡觉。我甚至会比现在踏实一点,像头顶悬着的剑终于落下来,我终于不用再等,再恐慌,我只需要带着鲜血淋漓的伤口平静生活。

总是在不断的退让中才察觉到哪些其实是自己无法退让的,退让了就元气大伤的,没关系,还有时间,遇到下一个人的时候就不会再在同一个坎上难过。

我想变得更好,好到可以自己支撑自己的生活,以一种健康的痊愈了的方式。不再陷入任何一种病态,不再让任何一种病拖我下坠,也不再需要任何人来救我,不再流泪但什么也不做。我自己来救我,我自己接住我,我改变就去改变,不为任何人停下脚步。我想成为一个这样的人,有很多爱和满足和感激,因为很多,所以当别人来掠夺的时候,欺骗我的时候,害我的时候,我也可以真正地快速地原谅他,而不是总拽着不放手。我想等我真的成为一个这样的人,一个完全凭借自己生活的人,自足的人,我才可以真正给出好的东西,我才可以付出一些无毒的爱,我也才有可能遇到同路者。

我爱你。我开始想你了。白天的时候其实还好,天一黑下来我就觉得孤独。每次楼下火车经过的时候我都想和你一起出去玩,坐火车,钻进十几公里长的穿山隧道,没有信号,谁也找不到你,谁也找不到我,我们短暂地从世界上消失了,一起消失,手拉着手,嘴唇吻着嘴唇。生老病死都追不上这趟列车,它将从所有过往的快乐和难过中飞驰而过,我们平静地、紧紧地靠在一起,两个人可以离得那么近,近到无法再被分离。

2020.09.13

不想上班了,办公室好冷而且没有人爱我

Show more
Qoto Mastodon

QOTO: Question Others to Teach Ourselves
An inclusive, Academic Freedom, instance
All cultures welcome.
Hate speech and harassment strictly forbid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