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当今圣上的名号真的数不清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在61篇日志所覆盖的2个多月时间中,小红书审查部门共发现了271条习近平相关的舆情,并添加了564个敏感词。部分敏感词如下:

细颈瓶、XDD、粪坑先生、屎進瓶、屎禁评、吸精瓶、维尼写史、人民领袖、邪大大、大撒币、习和谐、我是一个足球迷、人均接近八千万、亲自指挥疫情、疯狂宇宙、人尽皆知的体育迷、坡涛汹涌、清华毕业、不强自息、满脸喷粪、通商宽衣、不同意的举手 没有 没有、10号跳跳虎被维尼拉清单、错误执行者、大海掀翻小池塘、颐使气指、岿然不动、格萨尔、游泳一千米、祈翠、纳翠党、总书记来我家、捐麦子、二百五大帝、2020全面小康、信女愿一生吃素、甩锅侠、平&强、Adolf Xitler、小学博士、扛麦郎、习包皮、20000T麦子、习奥赛斯库、云视察、狙击手布阵、视频看望、当皇帝的小丑、刁大犬、习公奭、包子病毒、蹄防、无限连任、总加速师、天安门合法继承人、近身平A、支那毒王、习言乱语、庆丰废物、喷粪帝、法习斯、夶、孢、独彩者、沼气专家、倒车斯基、习正日、习尔布特、集金pay、梁家河贵族、野兽主席、亲自脱贫……

愿意跟进、助产葫芦岛污染受害人自述的朋友,可以通过联系下列方式参与:

1. 微信:LEELOVEPHOEBE

2. 邮箱:lixunhuang@gmail.com 或 lixunhuang@protonmail.com

3. Telegram: SQ0lBWIEFJaGGxFAqgi0yFkxfs80na

4. 苹果手机用户,使用App "Wickr ME",搜索添加Wickr Me账号:W9ZaWO7USkvBRmO

5.苹果手机用户,启用iMessage功能,发送信息至:5XeSClcagdhITUcwDVbfZn5E4hgql27oH1VQyBqh@protonmail.com

6. 安卓用户、苹果手机用户,可以至手机应用市场下载App "Microsoft Teams",联系账号:VPWv8hQZx8NPig7e5gpKnmWWnNBq7fUNUl8OCxov@protonmail.com

以上方式,安全性与便捷性的综合排序(由高至低):4、2&3、6&5、1

Show thread

@freemo
You get to the knot of the problem. There are no objective criteria. Different criteria can be set up to serve different ends.
The protection of the fetus is a criteria in itself, that justifies control over people's lives.
If the well being of fetus was the issue, maternal health would be the priority, and that would go beyond pregnancy, it would justify providing free healthcare and other services for all. Institutions complicit with such high rates of maternal death, that normalize access to health restricted to those that can pay, only hypocritically care about the fetus.

1、愚民:统一思想。通过朝廷的政策控制百姓的思想,不能让百姓有自己的思想,像个机器一样地运转即可,这样一来朝廷就不会受到百姓的威胁了。

2、弱民:国强民弱。削弱百姓的力量,不断打击百姓,不断剥削百姓,这样一来百姓的能力就被大大的削减,最后没有什么能力能够跟朝廷对抗。

3、疲民:为民寻事,使民疲于奔命,无瑕顾及其他事。让百姓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整天劳作,整天过着疲惫的生活,这样百姓也就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了。

4、辱民:一是无自尊自信;二是唆之相互检举揭发,终日生活于恐惧氛围中。用各种手段侮辱百姓,让百姓觉得自己是社会的底层,只能在底层生活,只能听从统治者的安排。

5、贫民:除了生活必须,剥夺余银余财(即通货膨胀或狂印钞票);人穷志短。通过加强赋税,压榨百姓的生产劳动成果,不能让百姓富裕起来,一直让百姓处于贫穷的状态,这样百姓只能服从朝廷的安排。

五者若不灵,杀之。

——《商君书》里的驭民五术。几千年过去了,真的什么都没有改变。

望周知 以下均来自公开信息
健康码首先没有任何大数据可言 它纯粹是靠流调民工在一个一个“赋码” 说白了 它只是官方是否允许你进入公共场合的电子标签 它和西方差异化的技术路线决定了它不仅对防疫更低效(需要人工干预操作)而且被挪用于防疫以外场合更高效
其次 健康码不是被滥用到维稳目的扩大当局权力,相反,健康码本身是维稳体制被挪用到公共卫生领域创新的结果。早在疫情前中国身份制度就与吸毒史、上访史、民族以及政治风险紧密结合,实现刷身份证(并进一步发展为人脸识别)显示风险等级(同样被承包商可视化为绿、黄、红),警察刷身份证可以依次判断是否需野外盘查
总之,诸位所幻想的每个人都根据各自情况被给予红黄绿影响出行,绝不是受健康码启发的维稳创新,而是恰恰是健康码的灵感来源,换句话说,健康码并非“被挪用”到维稳体系,健康码本身就是中国整体维稳体系的一部分。

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很多女权kol只是把父权、慕强的内核包裹上“女权”的外衣,就会被当作“先进”的进步思想。这种内容会激起一些反对的声音,一些反对者能看到“问题不在其父权的内核”,但更多人的认识只停在“这样的内容也是女权,那么女权都是不好的”。我觉得这之中大部分人的反感不是对于“父权”的反感,可能就只是厌女和封建而已………
当然不能因为“其中存在没想明白的人”就全盘否认女性主义、否认行动的努力、探索的尝试。致力于分辨出“谁更完美、道德绝对高尚”也没有必要。觉得“被冒犯”就决定否认女权的人也不会是什么脑子清楚的人,……但现状就只是……在和回声打架。
昨天现实中给朋友帮忙,也听到朋友叫来的帮手之一(男)开“女拳”的玩笑,很明显听出反感情绪,但因为只是突然出现的讽刺、完全没有任何铺垫,加上没时间和他辩驳或吵架、之后也不会有相处机会,我就没有做任何回应。我对此人毫无了解所以不知道他平日在看什么,只是很快就意识到“如果反驳他,也只是和回声打架,他不打算被说服,也没有对此做任何思考”。
所以不太喜欢公开说这个话题。感觉很累,即便知道“有改变就肯定有乱象出现”,看到了还是会觉得很累,人类社会好麻烦……

今天回家给爹说卖了30斤花椒出去,数了2100给爹,爹高兴的不得了。甚至主动送我到街上去赶车,想起上一次爹送我还是三十年前我去县城里读高中……我看还是乙方对甲方感情深 :0171: 坐车上的时候想起昨天刷到微博,提到今年小麦丰收市价又好,有农民的50亩麦子卖了11万也是高兴的不得了,又替爹和其他农民难过。农作物除了是他们的经济来源,其实也是他们的情感支撑吧,哪个成年人共作不需要一些成就感呢?最后就是前期买花椒的象友我都发出去了,因为家里人手不够没来得及筛,里面会有一点杆子和花椒刺,所以每一斤我都多装了一两。当然收到货有任何售后问题都欢迎联系我,我一定尽力解决。家里大概还有两百来斤新鲜花椒晒成干花椒大概还能有十来斤吧,有需要的可以继续联系我购买,谢谢。

从了解到到唐山事件之后一直都感到很愤怒,但碍于我自己的性别,我很纠结应该怎么表达,于是干脆先选择闭嘴。直到今天看了一些象友的发言,打算分享一些男性视角下的打架体会。

个人经验:系统学习拳击和摔跤三年以上(体校),三大项700kg左右,在械斗中胳膊扎过一个眼,左手手心被砍到骨头,右手食指被砍断过,大概脑袋被打过三次甩棍。

唐山的视频我看了几遍,作为一个很强壮的男性,在面对五六个黑社会的下死手围攻的时候,我自觉没有任何反击的机会。看到象上有人说面对围攻的时候要对其中一个目标猛击,我觉得这种说法会误人子弟。如果是我面对这种冲突,我会首先选择逃跑。大概思路是:首先策划一条可以逃跑的路线,然后确定敌人的位置、哪些人会阻挡你的逃跑路线、哪些人正在向你的方向靠近;附近有哪些可以拉远距离的武器,热水、油、沙土、砖头刀具棍棒等等。拔腿就跑,跑步途中思考身边有哪些东西可以当作路障,哪里有自己比较熟悉的人或者容易回应自己呼救的人或是公家机关。

如果可以的话,随身携带刀具是比较好的选择。尽可能选择长的。一把折叠椅,椅子腿,金属水管和钢筋就可以防御住匕首,但匕首依然可以震慑住任何徒手的人。防狼喷雾是最好的选择,我依然建议喷完就跑。

为了自卫,学习“中国传统武术”、“合气道”、“跆拳道”、“防身术”【以外的任何格斗】都是有效的。去【做力量训练】也是很有效的,厚实的肌肉能保护内脏组织不受到严重的伤害,万一遭遇不幸也能在卧床休息中获得更好的恢复力。短跑、定向越野和跑酷是我认为最好的选择。这些项目中快速启动和急停急转对于逃跑有很好的帮助。

题外话,我觉得唐山事件中烧烤店老板做得很好,能把这份视频曝光出来真的需要很大勇气。打人当场看到这些黑社会是完全没有办法伸出援手,当场制止事后一定会遭到报复。

在“女生尽量别去xx场所”下面看到的陌生网友金句:

你去的地方越少,坏人离你家越近。

@konatasick 在星巴克搬砖的时候奶油的做法是:500ml淡奶油+6(or8)泵糖浆,混合均匀,加入气弹打出来。
糖浆的做法:(不是星巴克学的,是我自己后面琢磨的,可以做不同口味的糖浆)糖和水比例2:3,加入特殊风味物质比如香草精/柠檬皮/蓝莓果汁/葡萄果汁……注意,加入风味物质之后不能使糖水比下降到1:2以下,不然很快容易变质。

家庭奶油做法:50ml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奶油,加入你喜欢的糖浆,达到你认为有淡淡甜味的程度,打发到奶油变得很硬,比抹面和夹心都要硬的程度(奶油在打蛋器拎起来时会有锯齿纹路,几乎像打废了的蛋清那样),挖起来放在奶茶上。
完成。

注意的点:
1.不要让奶油加糖浆后变成“恰好的甜度”,要刚好可以吃到点清甜的程度
2.暴力打奶油,让更多空气打入其间,不要管是不是奶油不能抹面/做蛋糕夹层
3.做之前把奶油放在低温处冷藏,打出来之后才会吃起来像冰淇淋(是的,没去他家打工之前一直以为星冰乐上面是冰淇淋来着……)

希望你吃得开心。

和男人聊女权的体验:你说东,他说西。你说女人的命很重要,他说男人的命也重要。你说男人打女人,他说男人也打男人,也有女人打男人。你说女人被催婚催育,他说女人有彩礼。聊到最后你说你累了,他说咋不继续啊这不聊挺好的吗。

本来不想说什么但还是给首页一点理论武器吧。请不要转出毛像。
今天讲一下“厌女的逻辑”和仇女暴力犯罪。很多人觉得一些事情不能算针对女性,因为他们觉得如果不能证明性别是导致暴力惟一的因素——那就不算仇女或针对女性的暴力。也就是说在他们脑内,针对女性的暴力大概是,一个人看到女的就打;你问他为何行暴,他说,“我就是仇恨女性,看她们不顺眼”。很多人特别男性脑海里,觉得这才叫仇女或者针对女性的犯罪。

事实上仇女的逻辑不是这样的,仇女的人不是所有女人都恨的,他不恨贤妻良母也不恨“识趣”的女人。比如黑帮世界里,他们对大佬的女人,兄弟的女人,这些符合他们规矩的女人都是很尊敬的。他们恨的是不愿符合他们对女性的这一套逻辑的女人。比如“不识趣”的女人,“不给面子”的女人。比如梅艳芳很多年前在九龙酒吧被人扇了一耳光,后来闹得很大造成黑帮互砍。她为什么被扇耳光呢?是因为一个黑帮大佬叫她现场献唱她不愿意,对方威逼利诱发现她真的不给面子,于是骂她戏子婊子等而且扇了她一耳光。几分钟前还是是喜欢欣赏的女歌星,一旦发现她“不给面子”就变成了戏子婊子而且这男人觉得自己男性尊严受到了极大的挑衅以至于不扇耳光不足以出气(后来他被砍死了……砍死他的人也被砍死了……)。
这种暴力是针对sexually unavailable的女人,不仅unavailable,而且估计也不会“婉拒”,也就是在符合厌女逻辑的前提下下台阶。

另一种针对女姓暴力是亚特拉大针对女性的枪击。因为枪击者觉得这些女性造成他性瘾(采取官方说法吧)所以他必须杀死她们。他把自己的性欲和性瘾外化到别人身上,把这些女性客体化为“恶魔”。这是因为她们也许too sexually available以至于让他觉得自己失去控制——也是对他男性气质的挑战。

而唐山这件事,光看起因就是因为一个人试图搭讪,而对方女性不愿,觉得自己尊严受到挑战于是诉诸暴力。这是再典型不过的将女性看成性资源,一旦不可用就瞬间语言或身体暴力来挽回自己的"面子"。这不算仇女不知道什么算仇女,这不算针对女性犯罪不知道什么叫针对女性犯罪了。

最后说一句,确实不是所有包括女性的暴力都是仇女或者针对女性的犯罪。但这件事起因如此清楚,和所有仇女事件国际国内一脉相承。摊手。

看到ex立深情人设,被前女友疯狂打脸。爽到

我知道查办力度不会小,纯因为过去被查的人是我亲爹。

既然是男权社会,那么男性的认可才是认可。正常男人如果想和傻逼男人割席,就去对傻逼男人说,去向傻逼男人证明“我和你们不一样”,而不是对着女人说“我和他们不一样”。
女人完完全全不需要拥有鉴别男人的能力,因为远离所有男人才是成本更低效益更大的选择,黑名单太长的话就设立白名单。

其实唐山男群体暴力女孩的事情,我都觉得没什么好讲的……之前看到有人讲“责任分流”导致人们不知道谁该做帮助行动的领头羊,于是在从众心态下人类会选择集体不帮。这确实是一个常见的社会心理现象,而且确实是可能导致唐山事件的原因之一。

但如果你们关注女权运动的发展史,就会发现上世纪70、80年代的美国女权运动已经普遍化之后,针对女性的犯罪事件也随之增多,也是那段时间之后,到了相对平稳的90年代开始涌起很多女性角色作为展示暴力的主要形象的影视剧,这其实都是因为一个最典型的问题,女权主义兴起导致的父权社会对女性自由权利的反扑,这类型暴力事件可以被归类为“性别惩罚”。

现在中国就在这个阶段里,网络女权主义趋向普遍化之后,男权话语里仇女厌女的话术同样也开始增加,而由男性把控的一些文化圈层非但没有因为越来越多女性的进入而被打散,相反因为网络的信息传播方式、和爱好以及消费习惯的不同,男性中原本弱社交的爱好交流板块,现在都可能变成强社交的俱乐部圈,他们在其中更为放肆的去宣泄在和女性社交时遭遇挫折的任何情绪,而越是封闭越是同质化,他们就越会在话语里彰显谁更不在乎女性,从而发展到全方面的对女性的蔑称和鄙夷,并将这种态度带到日常生活里。

甚至即便有些人不是实质意义上的incel(甚至可能还有相处时间很长的女性伴侣),也会由于长期在这种环境里接触话术的规训而变得脾气更暴躁。在这样的规训之下,原先女性遭受侵害的类型事件里,这些男性可能还会依从朴素传统道德去分辨该女性是否“值得帮助”——尽管这种“值得帮助”的条件原本就十分苛刻,比如女性最常见的来自家暴的威胁他们几乎都会不帮——但现在范围扩大了,陌生人性侵害、异性同事之间的职场纠纷,也会被囊括进来,毕竟给女人帮助有什么好处呢?转头人家就在网上辱骂蝈男了,就像他们在其他网络女性俱乐部里见到的那样。

而当他们涌起这种想象时,他们表达自己的“不帮”就有了一种惩罚女性的意味与随之而来的权能感:叫你们平时在网上嘴硬吧,活该😄女权不是能耐吗,不是照样被老子们打。

这就是“围观性别暴力”作为“性别惩罚”的由来和解释。

所以那些虎扑上说着“不帮”的男的,恐怕比你们还清楚你们在面对的东西是什么。

纽约的亚男同学:我可能还想回去,不过女生我劝还是能润就润,别来东海岸。
:你说得很对

Show more
Qoto Mastodon

QOTO: Question Others to Teach Ourselves. A STEM-oriented instance.

An inclusive free speech instance.
All cultures and opinions welcome.
Explicit hate speech and harassment strictly forbidden.
We federate with all servers: we don't block any serv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