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您看到我的昵称以及🇨🇳标识有何想法?

没有举白纸,没有喊口号。27号那天在上海乌鲁木齐中路被带走,具体原因不说了怕被认出来。
先是被拖走的,又四脚朝天被拎了一段路,后来让我自己走的。同时进去的男性还有被拳打脚踢的。对我没有。这个时候手机就被收走了。铐上手铐进去之后被分到一个派出所等处置。一个派出所大概处理十几个人,基本上都是这个流程进来的。进去之后询问有没有拍照,传网络。提供手机密码,有也不让删掉。简单录个笔录问是不是党员,有没有国外留学经历,问进来的原因,接着就是等待。再录详细的笔录,查监控,核对细节。十几个人一个个来。态度好承认错误,没有犯大事,说只是去凑热闹的,写个悔过书。总共不到24小时流程就结束了。还有很多详细的事暂时很混乱理不清先不写。
24小时没有睡觉。
总体感受是,公安局我也进过了,体验过一遍了,并没有很可怕,很多流程在法不责众的情况下警力已经出现不足,他们也开始走过场了,我站出去的时候就已经不怕死了,现在我死过一次了,我更不怕了。对方是什么样的我也已经知道了。站出去过的我就是和没有站出去过的我不一样了。

转出禁止带ID

转发(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可以直接联系这位阿姨):
北京一68岁阿姨因家暴离家,报警会被送回家继续被打,妇联等各部门无解。目前诉求是一间愿意租给她的房子或宾馆,她有一定的收入但住不起养老院。有合适的房源、有相关律师、有救助机构,请联系。

我也好想玩儿ChatGPT,可惜我没有美国手机号。

从厨师亲戚那里偷师到一个焯水小撇步
就是网上说冷水焯肉,她说其实应该开水焯,肉下下去之后不要搅拌也不要急着捞浮沫,血会从断面沿出血线渗出来,搅拌会导致出血线断开,等到差不多没有新的血沫之后再拿滤网一次性把面上的浮沫捞出来,就得到了焯好的肉和完美de汤

现在我们知道了,解决政治性抑郁最好的方法就是参与政治。

在想,除了语言里的种种厌女,视觉中也是男性更容易成为镜头的焦点、从人群中突出。尤其刚看了端的《如果转折点没有来》那篇,标题图用了一个男性在另一个男性背上举着喇叭高喊的图片,清晰度很高,构图、氛围都很强烈。乌鲁木齐举红旗的那张也是,那个甚至只是剪影。冲击感与些微不适来自于,这些更专业的报道中构建出的视觉印象与我在长毛象看到的非常不同,在长毛象各种个人拍的、模糊的传得失去来源的图片中,看到的都是女性身影,冲在最前或人数更多。难道受用户群体影响吗?我觉得专业媒体中的图片才更经过了刻意的筛选。不了解内部情况的一个旁观者是否会更倾向于有身高优势和从小在社会中被培养出不同性格气质的男性?新闻摄影是否同样难免带有一些预设?这是否另一个角度的男性凝视:推举出同性的“英雄"?而女性在视觉中可能是被物化性化最甚的一个领域,要么被侮辱被伤害,要么平淡被融入”集体“。特别是经过语言的补充。
另外有想到香港的周庭。
每篇文章都不一样,不同平台可能也不一样。在没有新闻的国家待太久都不习惯媒体的立场这回事了。BBC的图好像都…没什么质量。刚看了彭博社的一篇就专门讲了这次抗争前线的女性,并且里面说“Chinese women are generally more action-oriented and more outspoken than men.” 选的图片也比较符合我的印象。 但是否在更大范围内视觉的塑造和筛选中、在信息一次次过滤中,一些原初的材料会逐渐隐形?现在才这么一点时间,就已经被过滤掉这么多,在历史中究竟消失了多少。

disclaimer:不支持二元性别,仅讨论表面状况。不成熟想法。

现在平台的审核和限流模式又出新招了,我自己帮别的公司运营的自媒体账号因为账户名称中有“x国”字样,原来是敏感时期发啥都不给你过审(无论内容是什么),现在是审核能给你过,但是发布出去之后除你自己在后台以外,其他所有地方都看不到。而且还装得特别像,自己后台点开链接都能看到,但实际上分享链接出去给别人,打开都是404。敏感时期过后还会假模假样地给你分配一些阅读的数据,哄骗你认为过了那段时期就好了,想留你继续在平台生产内容。

还有就是认证,我手上的账号因为是时代遗留产物了,所以账户昵称上还能直接带国家的名字。现在想开类似的认证账户,比如你想开一个叫“美国那些事儿”的微信公众号,认证的时候你必须提交你所在机构、公司的名称里就有“美国”两字的证明(比如所在机构就叫“美国文化协会”什么的),否则无法认证。不过就连这个大概也是老黄历了,是3年前我想帮某国外学校认证的时候发现的问题,现在可能别说认证了,创号没准都创不了。

最后还有一个傻逼的点是提交认证的材料不管什么都要盖公章,欧美的正式文件都是负责人签字居多,哪有公章这种玩意儿,最后给逼急去给刻了个全英文的章才把这事解决......真的太傻逼了。

坚子身份证登记住址和我同学一个院。虽然那是个低调华丽老破小,人家也不一定住那儿,但想想老爷也住老破小就感觉好奇妙。

这种情况会让我觉得没救了,如果现在中国换个李强上台回到江泽民那个时代,或者习近平不搞清零了,只要比习近平比现在稍微好一点能出门能活下去,中国人就觉得不用反抗了,纷纷变成顺民。

注意现在80后90后怀念的江泽民时代是你无忧无虑的童年,天塌下来有大人顶着,成年人经历的那个残酷的社会才是真实的江泽民时代:
去举报政府是会被警察割舌头(刘晓波关于李绿松的文章:割去社会的舌头);
没有本地户籍会被收容所随意抓走打死(孙志刚);
大下岗夫妻不得不卖淫为生;
农民被系统性歧视,女性自杀率世界第一,农民被人头税逼到1万人冲击政府才取消农业税

比习近平好一点就不反抗了,觉得没必要追求民主了,反而去歌颂独裁者,那就活该十年后又来一个习近平,那就只能说中国人和独裁者很配,生生世世不分离

身在国内参加白纸革命的朋友,如果自身还相对安全,请务必要接受外国记者的采访。现在全欧洲24座城市都将举办乌鲁木齐大火纪念活动。请把你们的声音传出来,我们是你们的回声。如果需要外媒的联系方式我把TG链接放出来

人们感怀江泽民时代的自由气氛时,常有人指出这是监控技术原始的缘故。60年代技术比90年代原始,但政治气氛萧瑟得多。
太阳落下还是升起,抬头便知。

之前在北京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跟巡警搭讪,北京几年前就查手机和身份证了,巡警会把你身份证放到机器里扫一下,看看是不是良民,把你手机也插在机器里扫一下,不知道扫什么。
有时候看到路人快被拦下了,我就横插一杠叫住巡警问路,警察同志,北京哪里能吃到正宗烤鸭?警察同志,公共厕所在哪?警察同志,附近有豆汁吗?麻烦您带我走一段,谢谢谢谢,北京警察就是热心肠呢,回头给您写表扬信!路人也很上道,快快地溜之大吉。
谁也没伤害到,我看连巡警也挺满意捏。

吃完午饭,精神稍微好一点了,再写写后来发生的一些事。
在我被押上车后,陆陆续续还有五六个人被推进来,有和朋友出来吃顿饭的,也有穿着短袖短裤出来跑步的(均为自称),车里警察和我们的人数一直保持在至少一比一的状态。我自身经历而言,被上手铐的加上我只有三个人,均为外表看上去比较高大的,后来被送进来的人中,那位自称是跑步路过的人,虽然能看出来有挣扎痕迹,衣服已经被撕扯变形,但在上车之后也没有被更多地限制自由;还有一位年轻女性,同样也没有收到多余的恶意对待,在提出去洗手间的需求时,也会(在等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后)有女警陪同。在我看来,他们在确保你不具备反抗能力时,就不会对你进行更进一步地对待。当然,这些只能代表那一天晚上我个人遇到的情况,无法保证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时间他们会遵从同样的标准,与我一同被关押的人告诉我,在那天晚些时候,警察已经选择使用辣椒水,并且在大巴车上有用私刑的情况,所以仅供大家参考。
然后讲一下派出所的羁押室的条件,我所被关押的地方一层有三个房间,三面是墙,一面玻璃,每间大概四平米,在两面墙边有长条的椅子,理论上来说,每间只能关四个人。卫生间只有下半扇门,而且和最近的羁押室只隔了半米宽的走廊。现在回想起来,我对玻璃房最深的印象,就是头顶上永远不会熄灭的灯,让我想起之前在《1984》里读到的“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和我关在同一间玻璃房的,有出门做核酸的阿姨,有前一天凌晨四点被抓的帅哥,也有出门吃饭的灯光设计师,也有大四的实习生,他们抓人时,不在乎你具体是谁,只在乎你是不是站在他们面前,所以朋友们,我不会告诉你你该做什么,我只会讲,我们是成年人,在自己独立做出选择的情况下,如果你不想遭受我和其他人所遭受的情况,那请你务必远离,保护好自己,就像我之前说的,监狱放不下所有人,可这不意味着所有人都要去监狱。
可能是因为被抓的人太多,我在羁押室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等待处理,实际被传唤的时间大概只有三到四个小时左右,在这个过程中,首先会让你在一个密闭的房间里,录指纹,拍摄正面和两个侧面的照片,同时会让你脱光衣服,在摄像机前蹲着跳两下,实在是很屈辱,做完之后会采集你的血液样本,抹在一张纸上,具体的用途似乎是检测是否吸毒。然后会去另外一间房里,你和两个警察隔着玻璃,坐在刑讯椅子上做笔录,到了这一步,就非常看运气了,审讯我的警察比较温和,在做笔录的过程中,比起问话,我个人更感觉是给我两个答案让我自己来选,比如“你是自己临时起意还是受到了什么组织的指使?”这样。顺着他的思路走,不要明显地反抗,也许会使整个过程比较快速地结束。不过在后来等待释放的时间里,我有看到一位被抓的人态度比较激动,同时审讯他的警察脾气很暴躁,导致他的笔录时间拖得很久,同时他的微信聊天记录也被截图打印了下来送进了审讯室。我想说的是,羁押室的条件不是正常人应该呆的地方,第一次抓我们,最多只能传唤24小时,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不给他们扣留我们的理由,早点离开可能是更好的选择。无论选择怎样的方式,我只希望大家是基于自己的实际情况,做出自己能负责的选择。
我由于被抓的时候就已经被上了手铐,所以没能对自己的手机做出相关的保护措施,如果你不幸被抓,且能够操作手机的话,请务必看看象上的信息,上面有如何保护自己信息的相关嘟文,请务必查看。有一点我没在这里看到,所以分享给大家,Sim卡是可以上锁的,每次手机重启后都需要解锁sim卡才能使用正常功能,也许大家可以尝试使用。

百灵果在这一期采访了一位叫A的维吾尔族男性,他提到:

1.实际上的遇难者人数有四十多位,其中最小的孩子只有十个多月;

2.遇难者多为女性和小孩,男性不是在方舱就是在集中营;

3.因在微信上告知他人实际死亡人数而被拘留两个星期的苏女士其实是维吾尔人。她也很可能不是被拘留的个例,实际上会有更多维吾尔人被拘留或者直接送到集中营;

4.火灾发生后信号屏蔽车开入小区,所有住户的手机都被一一检查,删除敏感信息;

更完整、更准确的内容请参考视频或音频节目,4:27秒开始。

【『直播』 聊聊中國抗議:跟中國、香港、維吾爾、台灣人直播聊】
youtube.com/watch?v=STOrnWctl4

前两天在上海被带进去的女生朋友出来了。

她在现场看到,警察对着毫无反抗能力的瘦小的女生暴力执法,推压在地上;

到了警局,警察们对着这些年轻漂亮,高知高薪的女性,发表带着颜色笑话的“思想教育”;

到了最后的按手印环节,更是毫无必要的握着我朋友的手,一根根手指慢慢的按。。。

这些基层男性,总算是在权力的淫威下,骑在优秀女性身上,一展雄风了。

@旧常识:「从他的时代到今天的方舱时代,就像从金庸小说里的诗酒剑侠,到刘三体的三体人和人肉阵集成电路,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个更广的历史洪流的侧影。 ​​​」

Show more
Qoto Mastodon

QOTO: Question Others to Teach Ourselves
An inclusive, Academic Freedom, instance
All cultures welcome.
Hate speech and harassment strictly forbid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