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在中文社交网络上有太多自我阉割,到长毛象来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头像来自一个我很喜欢的绘本作品《等妈妈来的时候》,作者是个台湾妹子叫张筱琦 Hsiao-Chi Chang。个人资料页横幅图片也是一个台湾妹子的作品,她叫官孟玄/Meng-Hsuan Kuan,作品叫《小旅行》。

Pinned toot

终于有了一个安全的自留地!交流原则:不要透露太多自己的个人信息,一切以赛博安全为主!

我校工作关于diversity inclusion equity的training,有一个scenario是问你在办公室的门上贴了象征此处是lgbtq+友好空间的标志,但你同办公室的同事说张贴这种标志侵犯了她的自由和人权blabla,并发表了一些lgbtq+不友好言论,要求你把这个标志摘下来,请问你摘不摘?

我们training的这些人绝大多数都选了不摘,因为觉得坚持自己对lgbtq+群体的支持很重要不能向保守势力的反抗妥协,但负责培训的人说,这个时候,你可以考虑把这个标志摘下来,不是作为对那个同事的妥协或者什么,而是因为有这个同事存在,在事实上而言,你的办公室就已经不是一个lgbtq+友好的空间了,如果你张贴这个标志,反而是会对相关人群造成潜在伤害的,例如如果你不在办公室时有lgbtq+人群来寻求帮助,可能这些人会觉得你这个同事也是可以信赖的对象.....当然遇到这种歧视性少数群体的同事你有很多渠道可以report,这种同事也必须得到处理,但这个point在于,你的这种对性少数群体的支持,到底是优先考虑性少数群体可能遇到的问题,还是优先向别人展示自己的支持姿态,,,,,我觉得非常有启发

搭车推荐一个频道「朱宥勳使出人生攻擊!」
他的影片都是集中在如何进行文本解读上面
推荐他的两个主题合集

• 《课本没教的》
youtube.com/playlist?list=PLha
主要是是「语文的学习方法」

• 《真文青养成班》
youtube.com/playlist?list=PLha
阅读和解读文学作品的「正确」方法

他的个人网站也有一些文学评论文章可以参考
chuckchu.com.tw

8月10日晚7点,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称弦子诉朱军性骚扰一案二审维持原判。朱军和此前一样没有出庭。
弦子中午在大家的陪同下到达,晚上9点后才走出法院。因为封路,被驱赶,支持者都三三两两水一样分散了。弦子出来后,朋友们又从四面汇集到离法院有一段距离的广场。
大家纷纷向弦子献花。之后,弦子向等待在外的关注者朗读她在庭审中的陈述,并对到场的人表示感谢。大家拥抱在了一起。
直到9点49分左右,警察将人群驱散。

昨天看的马蒂斯展的引言中的第一句话,在这里摘抄一下:
一幅新的画作必须是一个独特的东西,人类精神的新生,代表世界的新形象。艺术家必须调动他所有的精力、真诚和最大的谦虚,以摧毁那些在工作中容易得手的陈词滥调。——马蒂斯在其1947年出版的《Jazz》中这样写道。

让我想起在上Godard的课时,老师在谈到《精疲力尽》时说到了Godard很相似的想法,他要在自己的影片中呈现这个新的时代的人的精神面貌,因而运用了很多反传统的新的电影剪辑手法,塑造了十分不同以往的主人公形象和电影叙事。

我想到,这种类似的艺术创作的想法,或许也是一种现代性的体现吧?

传闻坚子哥家暴还精神病,十天没出席发布会了,疑似要塌房,而且他级别不够敏感字待遇,消息在墙内已传疯 :blobcateyes:

“那个女的诬陷朱军性骚扰。”我妈也知道了。我问她为啥这么确定是诬陷?反正都是两个人的事,为什么你要选择朱军的立场?她回答不出来。我继续说服她,一个人行为背后,一定有动机,她的动机是什么?她又没要钱,她跟朱军也没仇,当时她只是个实习的学生,她当时跑出来了,自己忍了算了是不是可能对她最“有利”的一个选择?她家庭条件挺好,父母也算有地位,从来没被人这样欺负,朱军虽然有名,她也求不着他,她用不着忍。朱军,只需要一个动机,他是男的,还有权有名,这里有个年轻女人,骚扰一下呗。老妈你摸着良心问一下,谁说的是真的。老妈沉默了转移了话题。
明明男人会骚扰女人,就他妈跟常识一样。女人一旦站出来,就一堆人叫喊诬陷。你家有老鼠,你家面口袋底下咬了个洞,你打老鼠,我要不要控诉你诬陷老鼠?男人会骚扰女人,这是事实及真理,男人不想做被打的老鼠,就不要“进人家屋里”。

paper.wf/thucydides/8yue-10ri-
弦子的法庭自辩是多么有力的称述啊。每个句子,每个段落都自然而铿锵,有热情又讲逻辑。我相信,这是痛苦中的升华,而这种升华,我只有在那些古典作品中有幸瞥见。

很多时候是,孩子小,父母公婆不在,你一个月工资三千,请个保姆四千,这种时候总是女的被牺牲掉呆在家里
不要规训女的,道理大家都懂,算完经济账又是另外一回事情

@claudia @linghe @board 补充一点资料,革命闻道是有先后的,老革命才能分配湘女,起义部队只能供应上海妓女

有位同事的男友是北京疾控中心的,在我们讨论天天掐着点做核酸时,她头也不抬地说自己经常懒得做,让男友把自己的信息填了报上去就行。良民证果然只针对普通人,有微末权力在手都不用遵守这套规则

刚惊闻一个不认识的象友去世了,我去翻了翻她的毛象,真的很可惜。尤其是她记录的日常内容里面其实确诊之前几个月就已经有症状了,但完全被她忽略了… 真的提醒大家,有不明原因低烧、疲劳、嗜睡、体重降低一定要去看医生。不要觉得小题大做,这个其实是早期的危险征兆。还有一定要每年体检,过三十了根据家族史最好加上肠胃镜、粪潜血、腹部彩超、乳腺钼靶、宫颈涂片。最后一定要把toxic的人和事从你的环境里剔除出去。跟爹妈恩断义绝没啥,失业也没啥,自己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在香港欧洲电影节的“欧亚纪录周”观看了阿富汗导演Sahra Mani的作品《A Thousand Girls Like Me》。在阿富汗,女性遭遇性暴力的情况并不鲜见,但受制度和舆论的限制,很少有人站出来公开将加害者告上法庭。纪录片的主角Khatera被父亲长期强奸虐待,生下两个小孩,她选择上电视讲自己的故事,并将父亲告上法庭。这个过程自然是极度艰辛,父亲的兄弟不断上门骚扰,房东一旦知道她的身份就将她扫地出门,她的哥哥甚至也因此找不到工作……但她依然坚持追求正义。支持她走下来的很重要的力量,是她和母亲与孩子相依为命的感情。

导演从伊朗德黑兰和我们连线。这部纪录片在最初被禁之后,曾经一度得以在阿富汗的大学等场合播放,引发民众的热烈反响,但是去年塔利班夺取政权后,阿富汗电影人基本都已经离开了自己的祖国,因为那里不再容得下艺术,更容不下女性主创的艺术作品。

纪录片的名字“A Thousand Girls Like Me”来自主角的讲述:在阿富汗,一定也有成千上万的女孩和她有同样的遭遇。这个片名在香港被翻译成“同境相怜”,它在这个纪录片电影周的放映场合中,似乎又不止于人与人的同境,还有人群与人群之间的守望。欧亚纪录周的组织者说,阿富汗的导演很担心全世界逐渐遗忘这个国家和人民的困境,因此他们特意安排播放这部2018年的影片,不让阿富汗从雷达上消失。此外,周日还有关于乌克兰的影片上映。世界各地的人们都面临着自己的困境,也有着自己的行动与抗争。和我们连线的阿富汗导演Sahra Mani说:塔利班夺权了,付出代价的是我们阿富汗人;但是世界是相连的,如果我们对他人、对远方的苦难视而不见,最终付出代价的将是我们所有人。

呃呃呃虽然之前象就有人挂过这位了但是还是忍不住……如果已经拉黑了的象友当然也好,如果有没拉黑并且不希望自己的嘟文也被爬光拿去做分析是否厌世的我个人是建议直接B了。如果粉觉得没毛病很正常也不用特意说明给我听了,就是发出来大家看看自由选择拉黑与否一下而已。

(没有错我在地图炮)
我的科幻阅读量感觉没有很大,但没有专门挑男女作家,属于样本数量不大但是分布均匀的那种。

感觉男作者对生命的再生产过程想象极其贫乏,别管中间多少高科技,最后基本都会回到“小孩,还是从女人子宫里出来的好”,而产生小孩的过程基本也是两性生殖。我能想到的例外是阿西莫夫的《神们自己》,平行空间三位一体的家庭繁衍形式的想象能击败99.99%的男作者,但人家可是阿西莫夫啊。

女作者就不一样了,对生命、家庭、繁衍的想象基本持平《神们自己》,比如勒古恩《黑暗的左手》里平时无性发情期随机转换性别的冬星人、巴特勒《血孩子》里由宿主外星人和被寄宿的地球人组成的家庭,无论是形式上的探索还是隐喻层面的思考都高上许多。

弦子诉朱军的二审要开庭了
周三下午两点

读完了《看不见的女性》,比我平时看完一本书所需的时间要长许多,因为几乎每读完一章我都愤怒得无法接续,必须要和朋友讨论或者做点笔记。

我一直认为自己还算关注gender data gap:两性薪酬差距、女性在家庭领域的无偿劳动、医学领域对女性身体的隐性歧视……但这本书呈现给我的数据仍远远超乎我的想象。厕所数量、公交系统、炉灶使用……事实上,性别差异并非某几个领域中出现的偶然事件,而是普遍存在于几乎所有领域的根源性歧视,区别只在于它有没有被观察到并揭示出来。

我愿意向身边的每一个女性主义者推荐这本书,原因很简单,我们都遇到过男性甚至小部分女性提出的类似质疑:“其实我觉得现在两性挺平等了”、“感觉有些女人太小题大做”。如果你阅读了这本书,那么你可以在这种情况下直接援引本书中的事实和数据,并在长达77面的细致注释中找到数据的官方来源,告诉对方,他的意见只是失真的歧视。

长期宰制女性生活的不公平在这些数据里显形。在第四章优绩主义的神话中,作者提到才华偏见:“美国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当女孩在5岁开始上小学时,她们和5岁的男孩一样认为女性可以非常非常聪明。但是到了6岁,情况就不同了。她们开始对自己的性别产生疑问。她们开始限制自己:如果一个游戏是为非常非常聪明的孩子准备的,5岁的女孩会跟男孩一样想玩,但6岁的女孩突然就不感兴趣了。学校教育小女孩,才华不属于她们。”

而在后续的成长中,女性会把自己在特定领域缺乏才华归为个人原因,甚至难以意识到被内化的社会性别歧视观念。我的青少年时期一直生活在这种偏见里,对这一点深有同感。如果学不好一个科目,我首先归因于自己不够聪明,看不到阻碍我的暗礁。如果我十三四岁时就知道“才华偏见”理论,也许能减少不必要的自我怀疑——想让更多的人意识到一种困境真的存在而非源于幻想,首先就要准确地命名它并讲述出来。

在读第16章时,我发现对开页的页眉(即书名与章节名)连起来像是一句话:看不见的女性,杀死你的并非灾害。

“……杀死你的并非灾害,而是性别——以及一个没有考虑到性别如何限制了女性生活的社会。”

#万能的长毛象 @board 想问一下象友们有什么即时通讯工具推荐吗?因为感觉微信QQ聊天隐私没有保障,想找一个可以满足①隐私安全,不绑手机 ②不需要翻墙 ③最好是网页版就能用的软件。
目前在探索的是element,只需要邮箱注册,网页版,不用翻墙,但刚刚注册,还没完全整明白它的功能。希望能有象友推荐一些同类的工具 :blobcatadorable:

element的网址:chat.mozilla.org/

半夜 我的大脑 

半夜的大脑无法停下来
想了那么多
甚至写起了自传
我好想给我的大脑连一个键盘 一个word软件 一套绘图硬件软件
让它去写去画
让我其他的身体
脱离大脑去睡觉
:ablobsleep: :ablobsleep: :ablobsleep:

Show more
Qoto Mastodon

QOTO: Question Others to Teach Ourselves. A STEM-oriented instance.

An inclusive free speech instance.
All cultures and opinions welcome.
Explicit hate speech and harassment strictly forbidden.
We federate with all servers: we don't block any serv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