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马克思时代是高失业率、高生育率的时代,他并没有跳出历史背景,预见现在全球低生育率的情况。
2.劳动市场需要高生育率来补充劳动阶级(不占有生产资料且不得已把自己劳动力作为商品向资产阶级触手的阶级),所以资产阶级对于劳动力再生产领域是“自由放任”的调控政策。俗话说就是让穷人们多生,越多越好。
3.马克思并没有对这种“自由放任”进行分析,他把劳动力再生产看作人类发展“自然的过程”。
他写道:劳动阶级不间断的持续和再生产仍然是资本再生产的永久性条件。资本家为了满足这一条件,将以依靠于劳动者的自我保存本能和生育本能。【马克思《资本论》岩波文库版,第三卷:112】
我想说人类生育的过程早就不是什么自然的过程了。现在全世界的女性对于生育,并不是满了24岁的女性自然就生孩子了。很多女性议题不解决不改观,生育率会一直下跌的。安全避孕问题、女性因为被期望生育孩子照顾老人而被认为是二等劳动力的问题、女性受教育的问题等等,这些问题不解决,生育率会持续下降的。

资产阶级女性解放思想和社会主义妇女解放论的重合点→女性进入职场才能解放→必须让女性享有自己的劳动力所有权(不能父母让女儿签合同,工资提前预支给父母,丈夫去妻子单位替她领取工资)→但女性即使获得自己的劳动力所有权,她在市场里仍然是不完全的、二流的劳动力→因为无论女性进入市场“外部”(当家庭主妇),还是进入市场内部(当一个完完全全的职业女性)都不意味着解放

》读书笔记

这就是说明了产假制度、社会文化把养育小孩、照顾老人的责任统统放在女人身上造成了女性在市场里仍然是不完全的、二流的劳动力的原因,而那些所谓的娶了贤惠老婆的男人在市场里则是一等一的优质劳动力。这真是令人恶心。

计算GNP(国民生产总值)要遇到的一个问题是怎么计算非生产性劳动的价值。【当市场占有优势时,经济依靠货币作为媒介流通。经济中被称为自然经济的非市场类占了很大一部分。GNP是用货币来表示生产的指标,因此就有必要对自然经济进行货币换算。农家自家消费部分生产量的计算方式是假定将自家消费的部分调拨到市场这一前提下,以农作物的售出的自我定价(生产者价格)或者零售价格(购买者价格)的其中之一来计算的。这就是“假定以市场为媒介”的非市场性经济活动的计算方法。】《 》第28、29页 | 有了这一套计算方法,就很容易计算出世界上所有的“家务劳动”的价值,但是为什么很多国家并没有按照这种方法来计算“家务劳动”的价值,并且在很多国家 依然是无偿、不支付薪酬的劳动。这实在是让人气愤,我想我以后做的家务,使用价值要尽可能地只让我自己享受。

Qoto Mastodon

QOTO: Question Others to Teach Ourselves. A STEM-oriented instance.

An inclusive free speech instance.
All cultures and opinions welcome.
Explicit hate speech and harassment strictly forbidden.
We federate with all servers: we don't block any serv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