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抛开政治抑郁 开始重新追星

听了 的一个播客,感觉做喜剧的人表面上好像很快乐,但是私底下真的没那么快乐,压力很大。
他说他在剑桥的时候,上台表演是非常享受且自如的一件事,哪怕上台啥也没准备,也知道自己面临着什么能搞定。并且在他会觉得如果在脑海里想起观众的抽象形象,总觉得观众作为一个抽象的形象是一个女性形象。
但是当他以喜剧表演为生之后,他感觉观众这个形象变成了非常有竞争性和攻击性的男性。并且在他的想象里,他会想象一排排的男的双臂交叉抱在胸前看着他的表演说着:嗯,继续演啊,继续演啊~~
I imagined rows of men with their arms folded and said go on then, go on then……

Qoto Mastodon

QOTO: Question Others to Teach Ourselves
An inclusive, Academic Freedom, instance
All cultures welcome.
Hate speech and harassment strictly forbidden.